刘宋经第一次北伐大败,一时无力再举,遂整顿政治、恢复国力,以图再举。宋文帝北伐之志不曾懈怠,待国力稍见恢复后,立即着手进行北伐的准备工作,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杂盒子小编一起往下看。

  元嘉二十一年(444年),以左军将军徐琼为兖州刺史,由彭城(今江苏徐州)移镇须昌(今山东东平西南),以大将军参军申恬为冀州刺史,移镇历下(今山东济南西)次年,以武陵王、南豫州刺史刘骏为雍州刺史镇襄阳(今湖北襄樊)。接着,罢南豫州并入豫州,以南平王、南豫州刺史刘铄为豫州刺史,镇寿阳(今安徽寿县)。

刘宋第二次北伐做了哪些准备?最后有没有成功?

  元嘉二十三年(446年)三月,北魏高梁王拓跋那等人率大军攻入刘宋边境,侵扰兖、青、冀3州,并掳走百姓4000余人,牛6000佘头。宋文帝遂将北伐列入议事日程,向群臣谘询北伐之策。

  御史中丞何承天上《实边论》陈述己见,他提出如果想彻底解决北魏侵扰问题,应当“大田淮、泗,内实青、徐,使民有臝储,野有积谷,然后分命方、召,总率虎旅,精卒十万,使一举荡夷,则不足稍勤王师,以劳天下”。又说:“奇兵深入,杀敌破军,苟陵患未尽,则困兽思斗,报复之役,将遂无已”。

  因此,他主张宜安边固守即所谓“坚壁淸野,以俟其来,整甲缮兵,以乘其敝”。应该说,何承天的意见,较为切合刘宋对魏战争的实况。但宋文帝志在北伐拓境,未能采纳何承天的安边之策。彭城太守王玄谟迎合宋文帝,屡上疏陈述北伐,却大为宋文帝宠信。

  王玄谟字彦德,喜欢空谈兵事。他喜欢谈,宋文帝喜欢听,听得人神时还对左右说广听玄谟所陈,令人有封狼居胥意御史中亟袁淑会拍马屁,便说陛下席卷赵魏之后,定要封禅泰山,臣逢千秋难得的机会,愿意写上一篇《封禅书》。文帝听了大为高兴,似乎中原已经回到了宋朝的版图。

刘宋第二次北伐做了哪些准备?最后有没有成功?

  元嘉二十五年,宋文帝以彭城地当南北要冲,以武陵王刘骏为安北将军、徐州刺史,镇彭城。次年,以竟陵王刘诞为后将军、雍州刺史,镇襄阳。因襄阳为临魏境军事重镇,朝廷“欲广其资力,乃罢江州军府,文武悉配雍州,湘州入台税租杂物,悉给襄阳”。这些措施都是为大举北伐而做的准备工作。

  元嘉二十七年(450年)二月,北魏太武帝拓跋焘亲率大军10万南进,刘宋陈、南顿2郡太守郑琨,汝阳、颍川2郡太守郭道隐弃城而逃。拓跋焘围攻悬瓤(今河南汝南),守将陈宪率不足千人的守军奋力抵抗。魏军围攻40余日不能破城。刘宋救兵将至,拓跋焘遂撤围北还。

  北魏撤军之后,宋文帝决定立即大举北伐。

  战前准备

  1、东路军6万人由辅国将军、青、冀2州刺史萧斌为统帅,以宁朔将军王玄谟率太子步兵校尉沈庆之、镇军谘议参军申坦等水军1万为先锋,经淮、泗入河,进攻镐礅、滑台等地。镇军将军、徐、兖2州刺史武陵王刘骏率水陆继进,并兼统东路青、冀、徐、兖4州之军。

  2、中路军以太子左卫率臧质率东宫禁兵,帅骁骑将军王方回、建武将军刘康祖、右军参军梁坦等步骑10万,直趋许昌(今河南许昌)、洛阳。豫州刺史、南平王刘铄率所部后继配合。

  3、西路军以雍州剌史随王刘诞为统帅,率所部进攻弘农(今河南灵宝北),直向长安(今陕西西安西北),梁、南秦、北秦三州刺史刘秀之统率所部袭扰汧(山名,在今陕西陇县西南)、陇(山名,在今陕西陇县至甘肃平凉一带)一带,威胁长安。

  此外,宋文帝又特派太尉、江夏王刘义恭进驻彭城,统一调度诸军。

  刘宋朝廷为补充兵力的不足,从尚书左仆射何尚之议,大发青、冀、徐、豫、二兖六州民丁,三丁抽一,五丁抽二,凡所发民丁,“缘江五郡集广陵,缘淮三郡集盱眙”。又募天下弓弩手,若有马步众艺武力之士应募者,加以厚赏。宋廷为了筹足军资,下令扬、南徐、兖、江4州富民家资满50万,僧尼满20万者,“并四分换一,过此率计,事息即还”。

  从刘宋政权在战争开始时所采取的这些措施,可以看出刘宋不仅在谋略上没有经过仔细的筹划,而且北伐的兵力和财力的准备,也是很不充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