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嘉二十七年(450年)七月,当宋魏战争刚刚开始的时候,宋处于战略进攻,北魏处于战略防御的地位。在战争初期,刘宋三路大军进展顺利,取得了程度不同的胜利,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杂盒子小编一起往下看。

  七月中旬,宋东路军向魏军发起攻击,青、冀2州刺史萧斌部下建武司马申元吉率军猛攻镐礅,北魏碻磝戍主、济州刺史王德弃城逃跑,宋军占领碻磝。与此同时,萧斌遣将军崔猛进攻魏青州剌史张淮之镇守的乐安(今山东广饶北),张淮之亦弃城而逃。

刘宋第二北伐的过程如何?最后的结果如何呢?

  宋军又攻占乐安。萧斌进驻碻磝,亲临前线指挥,命王玄谟部沿河西攻滑台。王玄漠命钟离太守垣护之领百舸为前锋,进占滑台西南120里处的石济津(黄河渡口),全军进攻滑台。王玄谟军士卒众多,器械精良,魏滑台岌岌可危。

  同时,豫州剌史刘铄所率中路军,也向魏境展开进攻。刘铄命中兵参军胡盛之、到坦之分两路会攻长社(今河南长葛东)。魏长社戍主、荆州刺史鲁爽败走,宋军攻克长社。接着,宋幢主王阳儿、张略等进据小索(古城名,在今河南荥阳)。

  北魏豫州刺史拓跋仆兰闻知,率步骑2000从大索(古城名,在今河南荥阳,距小索城四里许)阻击宋军,被王阳儿击败。到坦之等进占大索,仆兰逃奔虎牢。于是,刘铄又派安蛮司马刘康祖率军为到坦之部后继,合军进攻虎牢。

  当宋东、中两路军发起进攻时,西路军积极配合。八月,雍州剌史刘诞派中兵参军柳元景率振威将军尹显祖、奋武将军鲁方平、建武将军薛安都、略阳太守庞法起、广威将军田义仁等众军,自襄阳分头北进。闰十月,西路军大败魏军,攻占弘农(今河南灵宝北)。随后,薛安都、鲁云平、尹显祖等人进攻魏陕城(今河南三门峡西)。

  北魏洛州刺史张是连提率步骑2万赴援,与宋军展开激战。薛安都等大败魏军,斩首3000佘级,俘虏2000余人。攻克陕城,阵杀魏军统帅张是连提。西路军另一部庞法起军在薛安都等人进攻陕城之时,率军一举攻占潼关。这时“关中诸义徒并处处锋起,四山羌、胡咸皆请奋”。西路军的胜利,使北魏关中摇动,这对宋军的北伐非常有利。

  当刘宋各路北伐大军进展顺利之时,东路军王玄谟部以精锐之师,围攻滑台数十日之久,却未能攻克。玄谟军围攻滑台之初,众将士以城内多茅草房,建议用火箭射城内,引燃茅房,使城内军民惊慌,宋军乘势攻城。玄谟不许。十月,北魏救兵将至滑台,钟离太守垣护之建议强攻,以便迅速破城。

  他写信给玄谟说:“昔武皇(指刘裕)攻广固,死没者亦众。况事殊曩时,岂得计士众伤疲,愿以屠城为急”。玄谟又不采纳。众将士再建议发车为营,以抵抗魏骑兵救援,玄谟仍拒不采纳。王玄谟一再拒绝正确的意见,多次失去战机,屯兵滑台近3个月而无所获。

刘宋第二北伐的过程如何?最后的结果如何呢?

  闰十月初七日,魏太武帝大军进至枋头(今河南浚县西,位置在滑台以西古黄河北岸),立即派殿中尚书长孙真率骑兵5000自石济津渡过黄河,切断宋军退路,以防止王玄谟军逃跑。又派关内侯陆真乘夜率数人潜入滑台城,抚慰守城将士,并登城察看宋军动静,然后连夜回营还报太武帝。

  次日,太武帝亲临前线,率大军渡河,直逼宋军。魏军众号百万,鞞鼓之声,震动天地,军势甚盛。王玄谟见北魏大军逼近,惊慌失措,弃军逃跑。宋军失去主将,阵势大乱。魏军乘势进攻,斩首万余级,缴获军资器械无数。

  太武帝进驻东平(今山东东平东)。魏军遂以缴获宋军的战船,用铁索相连,在黄河上组成3道封锁线,企图截断滑台以西垣护之率领的宋军。王玄谟败逃,顾不上告知垣护之,因而垣护之得知宋军败退时,退路已被魏军截断。垣护之急命部下乘河水迅猛,顺流而下,如遇拦截铁索便以长斧砍断。在垣护之率领下,宋军将士奋勇作战,全军冲破封锁线退还,仅损失一艘战船。

  王玄谟狼狈逃回碻磝,手下将士死亡殆尽。东路军主帅萧斌大怒,欲将王玄谟斩首,经太子步兵校尉沈庆之力劝乃止。萧斌见前锋已败,准备亲率主力固守矿礅。沈庆之劝他说:“夫深入寇境,规求所欲,退败如此,何可久住。

  今青、冀虚弱,而坐守孤城,若虏众东过,青东非国家有也”。正在这时,宋文帝诏书至,不许萧斌后退。沈庆之仍坚持退军说;“阃外之事,将所得专,诏从远来,事势已异”。于是萧斌重新部署诸军,以王玄谟守镐礅,申坦、垣护之守清口(今山东东平西,为清水入黄河之口),自率诸军还驻历城(今山东济南西)。

  这时东路军的失败,已成定局。此后,总统北伐军事的太尉刘义恭以镐礅孤城,必不可守,召令王玄谟退军,碡礅落入魏军手中。

  宋文帝认为东路军败退,魏兵深入南境,西路柳元景等军不宜独进,遂令其撤退。于是弘农、陕城、潼关又为魏占有,西路军所取得的辉煌成果,遂付之东流。刘宋东路军的败退,实际上影响了整个北伐战局,此后北魏发起全面进攻,刘宋则由全面进攻转为全面防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