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问始终以复兴汉室为使命的刘皇叔是何时被彻底击垮的,那么毫无疑问,夷陵之战的大败溃直接让他和他的蜀汉政权丧失了逐鹿中原的最后家底,也直接将他气进了坟墓里。为什么刘备会在这场胜率极高的战斗中一败涂地呢?

夷陵之战准备充足,为何刘备却仍然一败涂地呢?

  01 正确的战略选择

  热恋期的孙刘联盟在孙仲谋这个背刺狂魔的一计掏心后,瞬间成为历史名词。

  在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的荆州之战中,刘备不仅失去了自己的兄弟兼猛将关羽,更丧失了包括武陵郡、零陵郡与南郡在内的西荆州三郡之地。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包括张飞在内的刘备创业集团以及荆州集团都断然不会选择忍气吞声,尽管诸葛亮与赵云出于保守考虑不建议出兵伐吴,但是大众的意识是不可以违背的,刘备这样的集团领导必须响应才能保证自己在政权中的领袖地位。所以,刘备的东征是蜀汉政权大部分高层的集团选择。

  另外,此时选择伐吴对刘备来说并非下策,一来孙权的大量部队都在淮河一线与曹操对峙,二来孙权的军事才能在没有陆逊与吕蒙的情况下确实令人堪忧。最为重要的原因是,征服了荆州之后的孙权,早就将前沿阵地延伸到了今天三峡中段的重庆巫县,距蜀地门户白帝城只隔了一个瞿塘峡的距离。如此飞龙骑脸的咄咄逼人态势,也让刘备根本不能对孙权坐视不管。

  02 失败的战术决策

  公元221年6月,刘备完成了战前的基本战略部署,而其先锋张飞却因为鞭打士卒而遭斩首。悲愤交加之下,刘备大军于8月份正式沿长江东下,誓要为两兄弟复仇,一举消灭东吴。蜀汉水陆大军迅速夺取了巫县与秭归两座大城,使三峡水道畅通无阻。随后不久,一直心向刘备的武陵郡蛮族首领沙摩柯率领武陵郡族人归顺刘备,从而让刘备瞬间得到了长江以南各蛮族部落的拥戴,取得了在长江南岸山区的巨大优势,也就让吴军的山区防线变得毫无意义。

  此时的陆逊以退为进,将自己的战线完全撤出山区,在夷陵县(湖北宜昌市南部)附近的长江北岸重兵驻防,并让孙权之侄孙桓驻守长江南岸的夷道城(宜都市),形成南北犄角之势,防止刘备大军越过此地进入荆襄平原地带。

夷陵之战准备充足,为何刘备却仍然一败涂地呢?

  此时的刘备为了更好的利用沙摩柯的蛮族部队,选择了走南线突破吴军的防线,在武陵山区中收拢蛮族武装后,突然出现在夷道城北面长江南岸的猇亭(并非今天的猇亭区,而是对面的宜都市北面一带)。此时的刘备领有四万主力大军,对面的孙桓仅有一万人守城,但是夷道城恰好位于从长江南岸向东进入荆南的门户,北临长江,南临高山。此时的刘备其实已经将自己放在了殊死一搏的决死之境中。因为,在长江北岸,黄权率领的少量部队在与陆逊主力对峙,刘备必须在陆逊摆脱黄权之前攻破夷道城,杀入荆州南部的平原地带。

  然而,刘备在公元222年的2月打到6月,从初春打到了盛夏,愣是没把夷道城这块硬骨头啃下来,这个夷水(清江)与长江交汇处的要塞之城让刘备始终无可奈何。

  由于耽误了太长的时间,此时正值酷暑时节,暑气逼人。刘备竟然将本应向前迂回进攻并策应南北的水军舍舟转移到陆地上,并将军营沿江设置在密林里,依傍溪涧,屯兵休整,准备等待到秋后再发动进攻。

  这个妄图打持久战的布局彻底葬送了刘备军的胜利希望。因为猇亭一带位于长江与武陵山区之间的狭长区域,因此蜀汉军队在这里的布局便首尾不能相顾,不仅不能团结迎敌,甚至还存在极大的火灾风险,更别说当时还是东南季风正盛的时间。当年6月底,陆逊率领主力南渡长江,与夷道城中的孙桓一道率军队对在猇亭一带的蜀军进行火攻,一瞬间,蜀军军营火势连天,四万余大军几乎全军覆没。

  03 刘备的失误

  总体来看,刘备的一连串失误造成了夷陵之战的惨败。首先,刘备为了利用南方蛮族军队而将主力部队困顿于坚城之下,空自耗费士卒精力而无法前进。其次,刘备在遇到坚城的情况下并没有发挥水军的灵活战略,仅仅将之用于防备陆逊军队渡江而非向东南纵深突进,丧失了其战略价值。

  最后,刘备让水军舍舟上岸并将所有军队聚集在狭长的沿江林地之间意图打持久战,这在本质上就是一种违背山地作战的错误战略。一败再败之下,刘备将一手好牌打的稀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