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帘秀,生卒年、字号、生平均不详,元代早期杂剧女演员,在元杂剧演员中的地位颇高,被誉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戏剧皇后”,她也是一代戏剧大师关汉卿的红颜知己。下面杂盒子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元代的词曲作家夏庭芝(约1300年-1375年)在《青楼集》中评价说珠帘秀“姿容姝丽,杂剧为当今独步,驾头、花旦、软末泥等,悉造其妙,名公文士颇推重之。”

  珠帘秀能获得如此高的评价,可见她在元代杂剧演员中的地位,元代后辈艺人尊称她为“朱娘娘”。

  珠帘秀家境贫寒,貌美如花,不幸成为色艺俱佳的官伎,她虽在勾栏,却并不沉沦,而是将自己的才艺发挥到极致,在舞台上塑造了一个又一个感人至深的形象。

珠帘秀在元杂剧演员中的地位如何?她与哪些曲作家有交情?

  因职业的关系,珠帘秀与元代曲作家有很好的交情,诸如关汉卿、卢挚、冯子振等人常互有词曲赠答。

  古代的官伎一般都是色艺双全,不仅是举手投足风情万种的美女,还精通琴棋书画诗文的才女,她们随手一首诗、一个小令,亦能和当时的文人墨客相唱和。

  珠帘秀是关汉卿红颜知己,关汉卿不惜笔墨,专门以珠帘秀为原型而创作出了诸如《望江亭》、《救风尘》等多部脍炙人口的剧作。珠帘秀的刚烈与机智,泼辣与英勇,被关汉卿展现的淋漓尽致。

  关汉卿曾这样形容珠帘秀:“富贵似侯家紫帐,风流如谢府红莲。”又有“十里扬州风物妍,出落着神仙。”

  而珠帘秀也对关汉卿有着一腔热恋之情,她在《正宫·醉西施》中这样表白:

珠帘秀在元杂剧演员中的地位如何?她与哪些曲作家有交情?

  《正宫·醉西施》 珠帘秀

  检点旧风流,近日来渐觉小蛮腰瘦。

  想当初万种恩情,到如今反做了一场僝僽。

  害得我柳眉颦秋波水溜,泪滴春衫袖,似桃花带雨胭脂透。

  绿肥红瘦,正是愁时候。

  这首词从头到尾我们都能读出深深的相思之情,结尾一句“绿肥红瘦,正是愁时候”化用了前人李清照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不言思念,但相思之情却更深一层。

  上世纪五十年代,田汉的《关汉卿》第一次在现代舞台上展现了关汉卿与珠帘秀的爱情故事,将珠帘秀塑造成胆识不凡、刚烈正直的侠女式官伎。剧中,关汉卿有感于朱小兰一案,写《窦娥冤》,珠帘秀慷慨道:“你敢写,我就敢演,生死祸福两相依!”充分显示了女中豪杰的本色。

珠帘秀在元杂剧演员中的地位如何?她与哪些曲作家有交情?

  才情出众的珠帘秀与另一位绯闻男友卢挚亦有诗词互答。卢挚在与珠帘秀短暂温存分别时,这样写道:

  《双调·寿阳曲·别珠帘秀》 卢挚

  才欢娱,早间别,痛煞煞好难割舍。

  画船儿载将春去也,空留下半江明月。

  这首小令把两人分别那一瞬间难舍难离、黯然魂销的感受写得尤为深刻动人,珠帘秀将要乘画船远去,今番分手,不知何时才能再相会,一句“空留下半江明月”道出作者无限的寂寞、空虚与惆怅之情。

  而珠帘秀也以这样一首小令来赠别卢挚:

  《双调·寿阳曲·答卢疏斋》 珠帘秀

  山无数,烟万缕,憔悴煞玉堂人物。

  倚篷窗一身儿活受苦,恨不得随大江东去。

  珠帘秀最终也并没有和关汉卿及卢挚走到一起,对于她的晚年,史书上并没有太多记载,只知道她曾一度在扬州献艺,后来嫁与钱塘道士洪丹谷,晚年流落并终于杭州。

  这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就在自己生命最绚丽的时刻在元大都和扬州绽放,而等到凋零之时,和历史上其他一些美丽女子同样静悄悄地终去,无人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