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服是人类生活中的必需品,每当一提起这个,那么小编就不得不给大家详细的说一下了

  东周“衣必文彩”,所以先秦的历史剧,其中的人物衣着虽颜色相对单一,但纹样繁复瞩目,大气磅礴。唐代风气开放,所以有的以唐为背景的历史剧惨遭“大头贴式”的后期剪辑。而宋人追求典雅,在素净之中有华美,在繁复之中有纯粹,正如近日的古装佳作《清平乐》所选取的服装。

  虽然经历了五代十国的动荡,宋代的男子服饰还是对唐代服饰有许多沿袭。男子的袍衫仍旧宽大,裙裤也较为肥阔。不过在宋太祖重新制定了有关服饰的规章之后,宋人因为阶级地位的不同,服饰也有了向两极化发展的趋势。

  宋代的官服如唐一样是长袍大袖。不过其中最有特色的不是绯色的衣裳,而是众人头上的平角幞头。幞头上有两个向外伸出的脚,据说这还是宋太祖为了防止朝臣们在上朝时交头接耳而发明的。

古代历史上宋朝的衣物是什么样的?有何变化?

  不过士人们的日常生活就没有这种不能交谈的限制了。他们的便装没有平角幞头的存在,多是乌纱帽。黑色罗制圆领衫加乌纱帽,即“帽衫”。深紫色的圆领窄袖,前后缺胯的即“紫衫”。改成白色的即“白衫”。还有人穿皂罗衫、唐式的小袖圆领袍等。所以从整体来看,宋代士人的便装有着浓厚的承唐制的韵味。不过宋人把鞋子换成了穿丝鞋,精致又舒适。

  至于一般的公差和仆役,他们的衣着就和这些袍啊、平角幞头啊什么的没关系了。他们头戴曲翅幞头,穿短衣缚裤,着麻履皂巾,还常将衣服撩起一角扎在腰带间。且这男子的衣带,多达二十八个等级。所以不仅幞头和扎衣角强调了他们的身份,衣带也在说明人们社会阶级的差别。

  不过,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宋代,尤其是到了南宋,奢靡之风逐渐遮掩了服饰制度。绅商地主和官僚、士大夫一样,不仅穿宽衣大袖、肥裤长裙,还着皮靴、丝履、高巾,甚至到了绫罗遍体的地步。

  但我们熟知的深衣,在宋代并未受到太大的来自经济的冲击。深衣不仅在样式上和秦汉时的差不多,用途也相似,仍旧肩负着礼服的重任。且宋代的士大夫,一般都把深衣用作加冠、祭祀时的礼服或婚服。除了闲居时偶尔想起来去穿穿,总的来说并不日常。最日常的,还是乌纱帽和黑色罗制圆领衫的“套装”。

  而服饰到了女子身上,那事情可就更多了。贵族女子的礼服还是和初唐的差不多,但常服就有了明显的宋代特色。宋初的女子常服,因为尚无太多约束,便在女子的随心所欲之下变得花样百出。

  后来政府不得不下令:“限制妇女人皆从夫之肤色,庶民之家,不得服绫缣五色华衣”。结果朝廷还是没管住女子们的爱美之心。宋仁宗之后,大户人家的女子穿绫缣,着奇装,“涂饰金珠,尚多僭侈,未合古制”几乎是无法扭转的常态。

古代历史上宋朝的衣物是什么样的?有何变化?

  不过在贵族之中,奇装异服倒还不是主流。礼服仍旧是宽衣、大袖、长裙,搭配高髻……女子们不仅在裙上运用刺绣、销金等技法,还会缀以珍珠,所以论豪华奢靡,民间女子着实还难追上。

  而在常服方面,瘦、细、长逐渐成了这个时代所有阶级的女性的服装特色。窄袖衣是最流行的便服。其颜色也不再是唐代的以红、紫、绿、青为主,而是各种间色,诸如粉紫、黑紫、葱白、银灰、沉香色等等。再加上衣裳上写实的珍禽异兽、花鸟人物的纹样,便造就了活泼、自然而又淡雅、文静的宋代女子服饰。

  有趣的是,我们所说的“拜倒在石榴裙下”的“石榴裙”,在宋代就是一种“例外”的“典型”。说它例外,是将它和淡雅的女子常服作对比。而说它“典型”,是因为这种色彩艳丽的裙子,是当时歌姬、乐女们极爱的一种裙。也正是因为艳丽的裙子穿在艳丽的人身上,才子们才留下了那么多有关石榴裙的诗文,“石榴裙”后来才成为一种象征。

  而唐代风行的女着男装和胡服,在宋代的宫中妃嫔、侍女和官宦之家的奴仆之中还是一种流行。如果不穿那些圆领或翻领的窄袖缺胯的衫和小口裤,宋代女子还会穿一种裙前开衩的裙,以便于骑马等。

  此外,出现于五代时期的缠足在宋代越来越流行。到了宋仁宗时期,一些贵族女子都开始缠足。苏轼就曾在一首《菩萨蛮》中写到缠足之后的女子的模样。不过这种风俗既不可取,在如今也不现实,所以影视剧也不会去再现这样的情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