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炎,唐朝时期宰相,曾支持武则天发动政变,后又多次反对武则天临朝称制,他的前后行为为什么判若两人呢?下面杂盒子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

  先来介绍一下他的表现:

  裴炎是高宗李治唯一的托孤大臣,对他寄予了厚望。而李治对武则天则略不放心,在遗诏中做了明确的规定:“军国大事有不决者,兼取天后进止。”按遗诏的说法,如果裴炎尽心辅佐中宗李旦,君臣上下一心,就不会有决定不了的军国大事,那么武则天就得歇菜。

  而在关键时刻,裴炎却辜负了李治的重托,说什么皇帝还在守孝,没有正是册封,建议由太后发号施令。这对一生热衷于权力的武则天来说,简直是喜从天降。有了托孤重臣的支持,武则天便光明正大的临朝称制了。以她强硬的手腕和过人的政治水平,一旦做到这个位置上,从此便无人可以撼动。

  之后,裴炎又抓住中宗李显的过失,联合武则天将他废除,立了武则天的幼子李旦为帝。这下裴炎成了武则天的大功臣,本前途光明,如果再立新功,进阶三公,捞个公爵都不成问题。

支持武则天发动政变,后又反对她临朝政治,裴炎为何如此矛盾?

  但是,裴炎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瞬间变成了李唐王朝的誓死捍卫者。主要表现在三件事上:

  其一,武则天要立武氏七庙,而依礼只有皇帝才能立七庙。裴炎坚决阻止,并拿汉吕雉的下场说事,使七庙改为五庙,令武则天十分不爽。

  其二,武承嗣劝说姑姑杀掉最有影响力的李唐宗室,韩王李元嘉与鲁王李灵夔,裴炎坚决不同意。

  其三,李敬业起兵反武,而裴炎作为首席宰相,不积极为平叛出谋划策,而整日像个没事人似的穷晃悠,令武则天气不打一处来,耐着性子问他有何良策,裴炎却说太后如果还政于皇帝,则叛乱自平。

  其实,依武则天的性格,只需其一裴炎就得见阎王。之所以这么忍耐一是因为他先前的大功,不好意思杀他;二是观察他到底是何居心。这下武则天不再忍他,而洛阳街头传颂着一首民谣:“一片火,两片火,绯衣小儿当殿坐。”摆明了说裴炎想当皇帝。于是,这首民谣敲响了裴炎的丧钟。

  裴炎先助武则天独掌大权,后又誓死捍卫李唐王朝,到底是忠是奸,他的人生为何如此矛盾呢?是他突然良心发现,觉得愧对于高宗的在天之灵而痛改前非了?

支持武则天发动政变,后又反对她临朝政治,裴炎为何如此矛盾?

  绝对不是,裴炎的后期的表现,从表面现象来看,是坚守了不让武则天篡权的底线,是李唐王朝的卫道士,但实际上他是在打自己的小算盘。纵观他的一生,其实一点都不矛盾,权力这条主线贯穿始终。其实,在对权力的追求上,他与武则天是一类人。

  首先,前期的裴炎很懂得靠近核心权力。三年前,裴炎才被破格提拔为宰相,便参与审理了章怀太子李贤的大案,他对时局有很强的洞察力,知道武则天要干什么,也窥破了高宗龙御归天后的形势。于是,他干净利落地给李贤扣上了图谋不轨的帽子,流放巴州,给武则天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高宗驾崩后,虽然自己是唯一的托孤大臣,但资历太浅,无法左右朝局,驾驭群臣。于是,便与武则天做了一次权力交换。武则天得到合法的临朝称制,而自己从门下侍中成为中书令,事情的关键点是政事堂也从门下转移到中书。这下裴炎既是中书令,负责起草诏书,有重大事情需要召集政事堂会议时,自己又是主持,门下省封驳的功能形同虚设。自己成了名副其实的一把手。

  通过与武则天的交换,裴炎得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首辅之权。

支持武则天发动政变,后又反对她临朝政治,裴炎为何如此矛盾?

  其次,中宗李显被复唐名臣张柬之称为“勇烈”。其实,这是张柬之会说话,李显的表现其实是莽撞。他以为当了皇帝便可为所欲为,忘记了大哥李弘与二哥李贤的教训,迫切的要掌握皇权。要提拔岳父为宰相,还要给奶妈的儿子五品官。

  这样的行为引来了武则天与裴炎的共同反感,于是,莽撞的老三被拉下皇位,听话的老四李旦上了台。

  李旦虽然不要权,但是更大的矛盾显现了,那便是武则天与裴炎之间权力矛盾。武则天想通过李旦起过渡作用,而李旦却是裴炎心仪的皇帝,因为他听话,方便自己独掌大权。

  于是,裴炎必然誓死捍卫皇权。但是,他低估了武则天这位六十岁老太太的精明与实力。她明白李敬业起兵只是疥癣之疾,而裴炎在朝中要权才是心腹之患。所以,毫无顾虑地除掉了裴炎。

  所以,裴炎的人生不矛盾,只是过度的迷恋于权力,才有两种完全相反的表现。到底是忠是奸,恐怕连他自己也搞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