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爱因斯坦,是一位德裔美籍犹太人,是20世纪最伟大、最著名的犹太人。爱慕他的人称他为耶稣之后最伟大的犹太人、摩西之后最伟大的人;有些人更直接地称他为“一位犹太圣人”。却很少有人知道,他还有过拒绝出任以色列国总统的佳话。

爱因斯坦曾被邀请出任总统,他为何要拒绝呢?

  中东的以色列是世界上唯一以犹太人为主体的国家,于1948年5月14日,即在英国的托管期结束前一天的子夜,正式宣布成立。在1949年1月25日的全国选举中,有85%的合格选民参加了投票,接着有120个议席的第一届议会开会,两位曾领导以色列建成国家的人当选为该国领袖:犹太人代办处领导人大卫·本·古里安为首任总理;世界犹太复国主义组织领导人哈伊姆·魏兹曼为首任总统。

  但就在以色列建国不久之后(有些人说就是第二天),它与周围阿拉伯国家的战争便爆发了。已经定居在美国15年的著名犹太人、和平主义者爱因斯坦,立即向媒体宣称:“现在,以色列人再不能后退了,我们应该战斗。犹太人只有依靠自己,才能在一个对他们存有敌对情绪的世界上生存下去。”

  1952年11月9日,以色列第一任总统魏茨曼(他也是爱因斯坦的老朋友),溘然瞑目逝世。在此前一天,就有以色列驻美国大使向爱因斯坦转达了以色列总理古里安的信函,正式提请他为以色列共和国第二任总统的候选人。自然,作为当时世界上最伟大、最著名的犹太人,爱因斯坦完全可以胜任这个位置,堪称是众望所归,当之无愧。

  此日晚上,一位记者便给爱因斯坦的住所打来电话,询问他:“听说要请您出任以色列共和国总统,教授先生,您会接受吗?”

  “不会。我当不了总统。”

  “总统没有多少具体事务,他的位置只是象征性的。教授先生,您是最伟大的犹太人。不,不,您是全世界最伟大的人。由您来担任以色列总统,象征犹太民族的伟大,再好不过了。”

  “不,我干不了。”

爱因斯坦曾被邀请出任总统,他为何要拒绝呢?

  爱因斯坦刚刚放下电话,电话铃又响了。这次是驻华盛顿的以色列大使打来的,他昨天上午就已来过爱翁府上了。

  大使说:“教授先生,我是奉以色列共和国总理古里安的指示,想再次请问您一下,如果提名您当总统候选人,您愿意接受吗?”

  “大使先生,关于自然,我了解一点;关于人,我几乎一点也不了解。我这样的人,怎么能担任总统呢?请您向报界解释一下,给我解解围。”

  大使进一步劝道:“教授先生,已故总统魏茨曼也是教授呢!您能胜任的。”

  “魏茨曼和我不是一样的。他能胜任,我不能。”

  “教授先生,每一个以色列公民,全世界每一个犹太人,都在期待您呢!”

  爱因斯坦的确被同胞们的好意所感动了;但他想得更多的,是如何委婉地拒绝大使和以色列政府,而又不使他们失望,不让他们窘迫。

  不久,爱因斯坦即在报上发表声明,正式谢绝出任以色列总统(后此职由伊扎克·本·兹维担任)。

  在爱因斯坦看来,“当总统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自己缺少必要的人事组织管理能力。同时,他还再次引用他自己的话:“方程对我更重要些,因为政治是为当前,而方程却是一种永恒的东西。”

  这件事既反映了爱因斯坦的低调、谦虚,对名利的淡泊、超然;同时也反映了他的清醒、睿智。他明白,像他这样的性格和生活方式、知识和能力结构,若当一个国家的总统,是难以称职的。

  的确,爱因斯坦虽然是大科学家,虽然号称是人类历史上智商最高的人之一,但真的让他成为堂堂一国之主,那不把这个国家搞乱成一团糟才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