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氏族志》由唐太宗李世民令人修订,后又被唐高宗李治、武则天修改为《姓氏录》,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下面杂盒子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

  门阀士族起源于东汉,经三国时期的发展,到两晋时趋于鼎盛,南北朝所衰落,隋唐时期走向了衰亡。时间跨度长达七百余年。

  门阀士族是由官僚集团组成,对时局起着主导甚至决定性的作用,大部分时期连皇权都得避让三分,东晋甚至形成了“王与马,共天下”的局面。魏晋南北朝时期,皇帝换了一茬又一茬,但门阀士族却屹立不倒,可谓流水的皇帝,铁打的门阀。

  北魏末年,北方六镇叛乱,在混战中形成了以宇文泰为首的西魏八柱国,他们凭借强大的武力在关中打出一片天地,之后他们重用并团结汉人士族,形成了“关陇集团”这一强有力的门阀士族集团。随后,关陇集团成为西魏、北周、隋、唐四个政权的统治基础。

  隋末群雄混战时,杨玄感、李密与李渊之所以能振臂一呼,应者如云,正是因为他们头上有“上柱国”之后,这顶炫目的帽子,就像讨伐董卓时,袁绍凭借“四世三公”的高贵出身,一举成为联军盟主一样。可见,唐初门阀士族的影响力是巨大的。

  高祖李渊建唐后,所用的宰相杨恭仁、宇文士及、封德彝、萧瑀、陈叔达等人清一色门阀贵族,且大部分是关陇门阀贵族。当时国家初定,如果没有门阀士族的支持,统治很难有稳定下来。但这种行为无异于双刃剑,既然依靠门阀士族稳定统治,便得让渡部分皇权作为交换。而过度让出权力,是不利于封建统治的。所以,没有一个皇帝愿意坐看门阀士族壮大。

李世民为何要修订《氏族志》?李治和武则天有为何要重修?

  李世民修《氏族志》,武则天订《姓氏录》,便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进行的。可以说,两位帝王的打击门阀士族的终极目的是一致的,只是程度不同。他们可能在意识上对促进社会进步与否,没有明确的认识,但他们均是优秀的帝王,对干预皇权的势力敢于不遗余力的打击。所以,李世民修《氏族志》,武则天订《姓氏录》的行为,是符合历史发展潮流的。

  因为隋朝时,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生产工具的进步,门阀士族对于土地,这一封建统治的基础,已不再有垄断的条件。农民轻松可以获得高效简易的铁犁与耕牛,从而实现深耕易耨,出产的粮食交够赋税之后,足以丰衣足食,不需要庇护于士族大家之下。随之,政府大力施行均田制,越来越多的农民脱离门阀成为自耕民,所以,门阀制度从的根本已经失去,必将走向衰亡。

  唐朝基本接过了隋朝的制度,还将科举取仕这一发端于隋朝,打击门阀士族的又一办法发扬光大。不但如此,李世民还大力提拔汉族马周、张亮、张行成等寒族为宰相,进一步削弱门阀士族的力量。

李世民为何要修订《氏族志》?李治和武则天有为何要重修?

  而修《氏族志》是也是打击门阀士族的一项重要手段。贞观十二年,李世民令吏部尚书高士廉等人修《氏族志》,但高士廉显然没有理解李世民的意图。修成之后仅仅是四品官员的黄门侍郎崔民干,位列第一。因为博陵崔氏是山东士族大家,世代显赫,北方“崔卢李郑”,博陵崔氏位居第一,按传统就应该这样。这个结果令李世民火冒三丈。将高士廉一顿臭批,说:“我与山东崔卢李郑并无仇恨,但他们已经衰微,几代没有官宦,凭什么还自称士大夫?以婚姻为名,多要财物。才疏学浅,还自高自大。我不了解世人为何看重他们。我修《氏族志》是为了推崇今朝冠冕,难道你们不看重我给你们的官爵吗!”

  李世民这番话将修《氏族志》的目的说的很清楚:不论你是关陇门阀也好,山东贵族也罢,或是寒门庶族,只有当上我的官,才是豪族。不管你们前代有多深的背景,只有团结在皇帝的周围才能富贵!维护皇权的目的溢于言表。

  但李世民所修的《氏族志》仍然比较折中,共二百九十三姓,一千六百五十一家。第一等为皇族,第二等为外戚,第三等中崔卢李郑、王谢袁萧等豪族不管有无当朝官职,仍名列前茅。毕竟当时门阀士族的影响仍然很深,证明李世民对士族还有所顾忌。

李世民为何要修订《氏族志》?李治和武则天有为何要重修?

  高宗显庆四年,以长孙无忌为代表的关陇门阀彻底垮台。在武则天的授意下,许敬宗与李义府上表要求重修《氏族志》。这次重修发生在一个特殊的时期,

  其一:在王皇后与武则天争夺皇后位置的过程中,长孙无忌、褚遂良等关陇贵族集团坚决反对立武则天,其中一条理由便是,王皇后出身太原王氏,豪门大族,而武氏为文水小姓,《氏族志》不叙其本望。这种婚姻的垄断是门阀士族一直所恪守的,这种本位主义既是皇帝李治所反对的,也是武则天所厌恶的。

  其二:许敬宗、李义府二人均为寒门庶族,《氏族志》也不可能有二人姓氏,二人虽在历史中声名不佳,但均是善于钻营巴结的聪明人。像他们这样的精明之人尚且无法进入帝国高层,其他富有才干而门第不高的老实人,被埋没的绝不在少数。所以,重修《氏族志》也代表了寒门庶族的心愿。

  所以,李治完成了父亲未竟之志,重修《氏族志》,改名为《姓氏录》,五品以上官员全部进入,皇后为第一等,许敬宗与李义府因是宰相名列第二等,而传统的崔卢李郑王谢等一概不论。

  此举,在官方法规上确定了以皇权为核心的统治。代表着门阀士族不再有生存在土壤,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退出了历史的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