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是主要描述蜀汉历史的一本小说,在书中最好看的部分应该就是赤壁大战之后,刘备趁机占据了荆州,又吞并了刘璋的益州,拿下了汉中张鲁的地盘,与前来挑战蜀国的曹操的部队对垒,并且战胜曹操。当时诸葛亮、马良是顶尖的文臣,在武将之中又有五虎上将关张赵马黄,这些人在配上几十万雄兵,在当时的三足鼎立的状态下,蜀国一度非常的强势,形势一片大好。

  但是好景不长,当关羽失去荆州,自己也难逃一死之后,使得蜀国失去了和曹魏对抗的东线以及有力的地形,同时在关羽死后不久,张飞和刘备也相继去世,蜀汉被困在益州,大有再无回天之力的势头。之后诸葛亮带兵打仗,又遇到了赵云、张苞的相继离去,但是诸葛亮对于二人的去世态度是不一样的,到底是为什么呢?难道是因为诸葛亮在心中已经为赵云和张苞排了座次吗?我们就来说一说这其中的原因。

  国运衰弱,对于失去一等人才悲痛万分

  由于蜀汉的顶级武将人才迅速的流失殆尽,在之后诸葛亮的北伐中作为魏延、王平这些第二阶梯的武将开始填补主力,但是作为诸葛亮的宏大目标,兴复汉室来说这些武将,确确实实是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的。蜀国的国力兵力以及人才跟不上这样目标的需求,就是在如此困顿的情况下,赵云、关兴,也相继去世,这让诸葛亮在重点培养的对象还没有成才的情况下,又失去了根红苗正的好苗子。剩余的将领张苞,是被诸葛亮寄予厚望的重点培养对象,是蜀汉游五虎上将传下来的新生代中唯一一个还可以独当一面的栋梁式的人才。

赵云、张苞相继离去,为何诸葛亮的反应不一样呢?

  张苞不仅仅是张飞的儿子,同时他也是刘禅的亲戚,他的两个姐妹先后都是皇后,在政治上军事上都是一个非常杰出的人物。我们要说的是,对于刘关张去世之后,五虎上将只剩下年迈的赵云和新生代的张苞二人最为瞩目,但是诸葛亮对于二人的态度却是天壤之别,在诸葛亮听到赵云的死讯的时候,诸葛亮只是显得非常的感伤,但是并没有出现悲痛欲绝的情绪,并且在当时是他开始北伐的前夕,赵云的去世并没有让他停止北伐。

  作为张苞来说,张苞虽然说是张飞的儿子,他的作战风格非常像张飞,有很浓重的父亲的风采,前途无量的年代,随着诸葛亮的第二次北伐和魏国军队作战的时候,不小心中了陷阱了,他的头部受伤非常严重,在被人送回成都养伤之后,过了几天就传出了他的死讯,听说张苞死亡之后,诸葛亮非常悲痛,放声大哭,甚至口吐鲜血当场晕倒。在众人救护之下才醒过来,醒来之后也并不能继续对于北伐战争进行领导,所以第二次北伐就因此失败,相比于赵云的死亡,诸葛亮对于张苞的死亡态度是更加哀痛,而且二者的悲痛程度明显不是一个重量级。

  《三国志》:云遂随从,为先主主骑。

  二人年龄差距较大,失去晚辈更令人痛心

  首先是死亡的年龄不一样,赵云在第二次北伐前夕死亡,当时已经是非常年迈的了,随时都有可能去世,据三国演义记载,当时诸葛亮和几位将领正在他府中商议事情,突然狂风吹断大树,诸葛亮就认为这是大将死亡的预兆。之后由于赵云的儿子披麻戴孝前来参见诸葛亮,他就知道去世的是谁了,对于赵云的死亡,也许诸葛亮是心里有所准备,或者是心中已经猜到的。

赵云、张苞相继离去,为何诸葛亮的反应不一样呢?

  但是对于张苞的死来说那就不一样了,张苞在第二次北伐的时候,追击敌人却落入了陷阱,连马带人一块儿跌入山的深渊之中,在被人救起之后,发现张苞的伤势是非常严重的,不过还有呼吸,送到成都被人救治的时候,才知道张苞主要是受的内伤,内脏都已经受损,他的内脏的功能就不太好了都,就算是神医也很难治愈,但是这对于一个栽培多年的人才寄予厚望的后辈,突然的死亡让诸葛亮的精神上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同时张苞作为张飞的儿子,是和诸葛亮有很深的情缘所在的,在精神受到极大的创伤之后,诸葛亮一病不起只能宣布退兵,诸葛亮也许在当时所哭,是因为张苞的牺牲,也是因为大将损伤、北伐中断,这些年来的准备都付之一炬从而显现出的痛心,两种痛苦交加于心,也许这是让诸葛亮对于张苞死亡的态度,相对赵云死亡来说表现的更加强烈的其中一个原因吧。

  《全晋文》至于建鼎足之势,未能忘已,所谓命世大才。

  使命不同,张苞对于北伐更为关键

  再者就是两个人的功能是不一样的,因为赵云虽然说在三国演义之中是非常勇猛的一个猛将,但是在三国现实中赵云始终是一个禁卫军将军,他是一个保卫皇室的将军。当年在三国演义中所说的七进七出,救回后主刘禅,这已经是赵云在三国演义之中所立的最大的功劳,他也因此得了而最为著名。刘备对于赵云的定位,确确实实也就是保镖级别的。赵云很少能看到他带兵打仗的经历,作为一个战争时候需求很大的主将,或者说是大将来说,赵云的才华显然是不匹配的。

  大将只有在一次次的指挥作战,一次次的冲锋陷阵,才能积累到战争的经验,积攒战争带来的知识和心得,作为并不经常打仗的赵云来说,这些经历相比于张苞他还是缺失了很多,就算常山赵子龙一身是胆,他也没有这个机会上场。当时碰见马超拦住刘备的时候,刘备也没有用赵云,而是从很远的地方调来了张飞来和马超进行对抗,当诸葛亮六出岐山的时候,也许赵云是可以有锻炼的机会的,但是当时的赵云已经非常的年迈,失去了青春时最好的年华,只能干一些保卫皇室的工作。

  但是张苞不一样,张苞首先是正当年轻力壮时,他有更多的历练的机会,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以及更充沛的头脑,同时呢,他又是大将军张飞的儿子,对于作战来说经常受到父亲的熏陶和渲染,他也遗传了大将军张飞的基因,在前几次的战役之中都显示出来非常勇猛的才能,但是就是因为这样一个非常难得几十万人中才出一个的人才,却英年早逝,诸葛亮怎能不痛心呢?

  《晋书》:骁勇夺权略,攻必取,战必胜,关、张之流。

  结语

  当时的蜀国,优秀的将领都是绝代的,对于后继无人的境况,也就意味着北伐的大业再也没有人能坚持下去了,再加上蜀国的国力贫弱,相对当时人才更加繁盛的魏国和吴国蜀国是非常脆弱的了,尤其是诸葛亮所培养的人才之中蒋琬、费祎这些人都是守国有方,但是开土无方的人,并没有什么雄才大略,对于稀有的关兴、张苞这样的人才能征善战,精通兵法,无疑是当时将领中的翘楚,也是振兴蜀汉的希望,但是这些人却在战争之中很早就去世,在诸葛亮的心里当然是悲从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