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柳永,字耆卿,因排行第七,又称柳七,是北宋时期婉约派代表词人。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跟杂盒子小编一起看看吧。

  柳永出身官宦世家,少时学习诗词,有功名用世之志。宋真宗大中祥符二年(1009年),踌躇满志的柳永自信“定然魁甲登高第”,结果却初试落第

  然而,到宋仁宗天圣二年(1024年),柳永连续四次科举落第,他愤而离开京师,从此沉溺于烟花巷陌,“秦楼楚馆”成了他常去之处,在这里,柳永仿佛找到了真正的自由生活。

  因仕途坎坷,柳永遂一心填词,他不仅开拓了词的题材内容,而且创作了大量的慢词,促进了词的通俗化、口语化,他的词作流传极广,当时有“凡有井水之处,皆能歌柳词”之语。

柳永写下的一首羁旅之词,表露出不得志的封建文人内心的苦闷与迷茫

  景祐元年(1034年),宋仁宗亲政,特开恩科,对历届科场沉沦之士的录取放宽尺度,柳永闻讯,即由鄂州赶赴京师。当年,柳永与其兄柳三接同登进士榜,“五十知天命”之际,柳永总算是进入了仕途,自然是喜悦不已。

  可是,暮年及第的柳永,历任睦州团练推官、余杭县令、晓峰盐监、泗州判官、西京灵台山令,一路转官落魄,终以一个有名无实的屯田员外郎而结束。

  五十多岁的柳永,在这多年宦游各地的生活中,也算是仕途坎坷,又让他产生了对官场十分厌倦与矛盾的情绪。

  一日,柳永宦游经过江南的楚江时,写下了一首羁旅之词——《迷神引》,在这首词中表露出一名不得志的封建文人内心的苦闷与迷茫。

  《迷神引》 柳永

  一叶扁舟轻帆卷。暂泊楚江南岸。孤城暮角,引胡笳怨。水茫茫,平沙雁,旋惊散。烟敛寒林簇,画屏展。天际遥山小,黛眉浅。

  旧赏轻抛,到此成游宦。觉客程劳,年光晚。异乡风物,忍萧索,当愁眼。帝城赊,秦楼阻,旅魂乱。芳草连空阔,残照满。佳人无消息,断云远。

  这首词一开始就写柳永乘舟经过楚江,天色将晚,暂时停泊靠岸,准备住宿,他用“帆卷”、“暂泊”的舟行特点,透露出旅途的劳顿。

  继而以“孤城暮角,引胡笳怨”、“水茫茫”、“平沙惊雁”铺陈直叙的手法描绘出一幅天然优美的屏画,也衬托出羁旅游子孤寂之感。

  在上片里,柳永对景色进行层层描述,用形象的手法来表达感受,给人一种身临其境之感。

柳永写下的一首羁旅之词,表露出不得志的封建文人内心的苦闷与迷茫

  下片起首用“旧赏轻抛,到此成游宦”两句直接抒发宦游生涯的感慨,自己旅途劳顿,岁月易逝,年事渐老,“异乡风物”,显得更加萧索,旅途愁闷之心情跃然纸上。

  “帝城”是指北宋都城汴京,“秦楼”是指京城中的歌楼。帝都遥远,秦楼阻隔,这些都是自己青年时代困居京城、留连歌楼浪漫生活的象征,而今都已远去。

  按宋代官制,初任地方职的官员要想转为京官是相当困难的,因而在柳永看来,帝都是遥远而难至的。且宋代不许朝廷命官到青楼坊曲与歌妓往来,否则就会受到同僚的弹劾,于是,步入仕途的柳永便与旧日歌妓及青楼生活断绝了联系。

  “芳草连空阔,残照满”是实景,形象地暗示了赊远阻隔之意;尾句“佳人无消息,断云远”,补足了“秦楼阻”之意。“佳人”即“秦楼”中的人,因种种原因断绝了消息,昔日旧情像一片断云随风而逝。

  从这首词中可以看出晚年的柳永对仕途的厌倦情绪和对早年生活的向往,内心十分迷茫与矛盾。

  可以说,这首《迷神引》是柳永个人生活的缩影:少年不得志,客居京都,流连坊曲,以抒激愤;晚年入仕却不得重用,又隔断秦楼难温旧梦,心中苦不堪言。

柳永写下的一首羁旅之词,表露出不得志的封建文人内心的苦闷与迷茫

  但是,虽然苦不堪言却偏要言,这正是柳永心中的真味,正如他在许多词中都用凄切的曲调唱出了盛世中部分落魄文人的痛苦,意蕴隽永,真实感人。

  从表面上看,柳永“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鹤冲天·黄金榜上》),他对功名利禄不无鄙视,但其实他骨子里还是忘不了功名,希望走上一条通达于仕途的道路。

  柳永是矛盾的,他想做一个文人雅士,却永远摆脱不掉对世俗生活和情爱的眷恋与依赖;当他醉里眠花柳的时候,他却又在时时挂念着自己的功名。

  然而,入仕后的坎坷,后半生宦游沉浮的切身感受,反倒使他的艺术天赋在词的创作领域得到充分的发挥。在他的多首羁旅行役词中,自抒漂泊生活中的离别相思之情,背景远比五代以及宋初词人所写思乡念远词阔大,意境也更为苍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