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女孩儿都梦想一个盛大的婚礼,“良田千亩,十里红妆”这种出嫁盛景我们现在已经无缘见到,但这样的景象在宋朝时期十分普遍。下面杂盒子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宋朝是一个商品经济飞速发展的朝代,这一时期,商品经济非常繁荣,影响到了宋朝社会的方方面面,包括人们的思想观念,也彻底发生了改变。商品化渗透到了整个社会,而婚姻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婚姻商品化,最大的表现就是厚嫁。

  一、财婚

  1.重利轻义

  我国封建社会的发展在宋朝达到了高峰,商品经济的大繁荣,直接导致了人们思想观念的转变,变成了“利为先”。以前受儒家思想的影响,国人的传统思想是"重义轻利",甚至以利为耻,看不起商人,嫌弃他们身上的“铜臭味儿”。

  但是到了宋朝,这一观念被颠覆,变成了"重利轻义"。“重利”并不会遭人耻笑,这种思想变化,直接改变了宋朝社会的婚姻价值观。自唐以来婚姻主要是看是否门当户对,也就是门第婚。到了宋朝,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门第婚变成了财婚,婚姻可以拿钱财衡量了。

  2.嫁妆开道

  宋代商品经济的发展,造就了一大批富商,这些富商有钱,却没有社会地位,为了让自己的地位与钱财匹配,他们会找一些权势之家联姻,从而达到提升社会地位的目的。但是权贵之家凭什么跟他们联姻呢?答案就是凭嫁妆,嫁妆就是嫁进高门的敲门砖。

  这时候,婚姻就变成了另一种权钱的交易,成了可以买卖的商品,厚嫁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出现的,并迅速渗透到社会的各个阶层,最后成为婚嫁主导。有人统计过,宋朝富户给女儿的嫁妆,光奁田就有六、七十亩。便是寻常人家,准备嫁妆所花费的资产也会成百上千。

宋代为何盛行厚嫁?厚嫁改变了什么?

  二、盛行的厚嫁

  1.女子的私产——嫁妆

  嫁妆就是女儿结婚时父母送给女儿的一些资产,古代的嫁妆一般有两类:一是日常生活用品,衣服、被褥、家具、书籍药材,压箱底等。另一类就是大户人家准备的贵重物品,包括土地、房产、商铺等等。嫁妆是相对于彩礼的,男方出彩礼求娶女方,女方则带着嫁妆嫁过去。对于女子而言,嫁妆可以证明她在父母心中的地位,是出嫁女子的私产,可以让她在夫家生活的更好。

  2.嫁妆带来的安全感

  对于一名女子而言,嫁妆可以证明她受到娘家的重视。明媒正娶嫁到夫家,自己又有大量的陪嫁,这就代表自己有经济权,在夫家必然也不会被人轻视。女子手里有了嫁妆,也方便讨得夫家的欢心,作为新妇刚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家庭生活,面对各种全新的家庭关系,婆媳,姑嫂,妯娌等等,很多关系不好处理,但是有钱开路就顺利多了。

  即使在婆家得不到善待,自己手里有钱,也能保证自己的生活,所谓手里有钱心里不慌,嫁妆给出嫁女子带来满满的安全感。

宋代为何盛行厚嫁?厚嫁改变了什么?

  3.高于彩礼的嫁妆

  宋朝女子厚嫁是从商贾之家兴起的,这一行为让很多人看到了厚嫁的好处,于是纷纷效仿,很快形成一种社会风气,从社会最底层到皇室,都受到了严重的影响。由最开始的权利互换,到后来成了浮夸虚荣的象征,对当时社会造成了很多不良的影响,尤其是给有女孩儿的家庭带来巨大的经济压力。

  在宋朝,女儿的嫁妆远远高于儿子娶媳妇的彩礼,有个很好的例子,范仲淹是宋朝名臣,家境优越,他供养自己的整个家族,族人娶妻嫁女都由他负责,为了公平,他规定男孩娶妻彩礼二十贯,女孩嫁人,嫁妆三十贯。由此可以看出,在一般门户的婚姻中,嫁妆也比彩礼要多。

  宋朝官户嫁女则是十万,数十万不等,远远高于娶儿媳妇的费用。这一风气,皇室也逃不过去,宋朝皇子娶妻,大约需要一万两,而公主嫁人,则要差不多十万两,是皇子聘礼的十倍。

  4.卖田嫁女的苏辙

  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苏辙有五个女儿,在现在来说,很幸福了。但是生于宋代,这五个女儿差点儿让苏辙破产。前四个女儿还好,到了第五个,再殷实的家底也快被掏空了,但是为了给女儿凑嫁妆,不得不卖了早年购置的良田,给女儿凑了9400贯嫁妆。

  宋徽宗时的9400贯相当于现在280多万。一个就这么多,五个女儿的话……这个数字也是很惊人了。苏东坡曾说过:子由(苏辙)有五女,负债如山积。

  第二个例子就是宋朝皇室了,宋神宗的亲弟弟杨王赵颢,他是一个地位非常高的王爷,也会因为女儿太多,要置办嫁妆而苦恼,甚至因为置办嫁妆钱不够,向神宗要求提前预支俸禄。原话是:有女数人,婚嫁及期,私用不足。王公贵族为了给女儿筹办嫁妆尚且如此,那些普通百姓,甚至穷苦人家就可想而知了。

宋代为何盛行厚嫁?厚嫁改变了什么?

  三、厚嫁改变了什么

  1.嫁妆的所有权

  所谓财帛动人心,女子出嫁带那么多的嫁妆,会不会有心术不正的婆家想把儿媳妇的嫁妆据为己有呢?对于这个问题,不用太多担心,宋朝时期虽然嫁妆丰厚。但是,对于嫁妆的归属问题,宋朝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嫁妆属于女子的私产,女子对自己的嫁妆拥有使用权和所有权,在婚姻中对自己的嫁妆有财产独立权。

  也就是说,不管新娘有多少陪嫁,这些嫁妆只是跟着女子到了夫家,但是这些嫁妆还是女子自己的,属于新娘而不是丈夫。宋朝律法明文规定,女子婚前财产,包括宅子,田产等,如果合法的和离,仍归女方所有。也就是说,如果两人离婚,那女方的嫁妆可以自己全部带走。

  电视剧《知否》有一段淑兰和离的经典桥段,淑兰用自己的嫁妆养着孙秀才母子,孙秀才这只白眼狼不但不知感恩,反而想谋夺淑兰的嫁妆,他想“休妻”。因为休妻,女方不能带走嫁妆,他可以名正言顺地侵吞淑兰嫁妆,但是如果和离,那么淑兰将带走自己的全部嫁妆,最后,淑兰为了摆脱孙秀才,尽早和离,自愿让出了自己的一半嫁妆给他。

  2.女子地位提高

  宋朝法律对嫁妆所有权的规定,不单单保证了嫁妆不被人侵吞,保护女方的权益,同时也在另一层面,提高了女子的地位。在古代,女子的地位普遍不高,在家的女儿有父母宠爱还好,但是一旦到了婆家,那就不一样了,所谓出嫁从夫,必须要侍奉公婆,照顾夫家一家老小,否则就是不孝,这种情况,女子在婆家受气是常事。

宋代为何盛行厚嫁?厚嫁改变了什么?

  但是,到了宋代就发生了改变,丰厚的嫁妆让婆家不敢轻视儿媳妇。男方家境不好的话,对儿媳妇好点,媳妇还会用自己的嫁妆来补贴婆家,让婆家的生活过得好些。反之,对儿媳妇不好,女子也有傍身的嫁妆,自己照样过日子,反之还不会补贴婆家。

  再不济,女子还可以带着嫁妆和离,婆家人财两空。所以宋朝的婆婆很少难为儿媳妇的,毕竟,谁也不会跟钱过不去。

  娘家之所以下血本厚嫁女儿,除了社会风气,更重要的无非也就是让女儿在夫家可以不受欺负,日子过得舒心,有保障,这也是父母的一片爱女之心。

  嫁妆能为女子傍身,从南宋大奸臣秦桧这里就能看出来,秦桧的老婆为王氏,王氏的父亲曾做过宰相,家底非常丰厚,给王氏的嫁妆有二十万贯,相当于现在的六七千万。秦桧曾出使金国被扣留,回来之后想要休了王氏。王氏当时就跟他翻脸,说:“我是你明媒正娶取回来的妻子,嫁妆就有二十万贯,你敢休我?秦桧一听,也就怂了。

  厚嫁之下的德行败坏

  1.人口比例失调

  宋朝厚嫁的盛行,虽然有积极的方面,但是更多的却是不良的后果。丰厚的嫁妆,大富大贵的门户中女儿多了都无力承担。宋朝有个大臣李光曾说过“家有五女,盗贼不过门”。意思即是,我家有五个女儿,贼都不从我门口过。官宦之家尚且如此,对于那些普通百姓,甚至贫苦人家来说,嫁妆就更是沉重的负担。

  很多贫困家庭,为了逃避嫁妆,生下女儿会直接杀死,而且杀死女婴的不在少数,然后导致人口比例失调。这样就有很多男子娶不到老婆,解决途径就是买卖,这又让妇女拐卖之风盛行。

宋代为何盛行厚嫁?厚嫁改变了什么?

  2.嫁不出去

  人口比例失调,男子难娶妻的同时,还有一个现象,就是穷苦人家的女孩子即使长大了,也会面临嫁不出去的窘境。“家贫人不聘”,“娶妇必择财,贫人女至老不得嫁”,这在当时也是很普遍的社会现象,很多的适婚女子嫁不出去,出现大量剩女,整个一社会怪圈。

  嫁妆上涨还间接使不孝行为更多,想办法贪图嫁妆的公婆也增多。总之,厚嫁的盛行给人们带来的是更多的负面影响。

  厚嫁之风随着封建社会的结束很少见了,但是现今却有很多地方又流行丰厚的彩礼,让大多数有儿子的家庭苦不堪言。适当的嫁妆、彩礼,是双方父母对子女的一种祝福和帮助,给新婚小夫妻开始自己新生活的启动资金。在家庭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也是父母对子女爱的一种表现,但是新社会新风尚,量力而行才是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