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4年 公元1644年,李自成攻破北京城,崇祯帝在煤山自缢殉国。下面杂盒子小编为大家带来详细的文章介绍。

  明朝十六帝,如果要说谁该为明朝的灭亡负责,我想大家恐怕很难达成一致意见,而如果要说明朝衰落的根源,个人认为这个责任恐怕要落在明宣宗朱瞻基身上了。朱瞻基作为明朝历史上第五位皇帝,虽然在位时间仅有短短十年,但却一手缔造了“仁宣之治”,因而史学家们给予了他“功绩堪比文景”的高度评价。

  然而,明朝在其手中国力达到鼎盛不假,可他在位期间的一系列改革,却同时也为明朝的覆灭埋下了三大祸根,明朝中期以后遇到的一系列问题,根源都直指明宣宗在位期间的改革。

  祸根之一:设内书堂和司礼监秉笔掌印太监,为宦官乱政埋下了隐患

  明太祖朱元璋建立明朝之后,汲取了前朝宦官干政的历史教训,因而在立国之初便对宦官做出了极为严格限制,例如规定不许宦官识字,不许宦官兼任外臣,宦官任职不许超过四平等等。然而,这一系列政策,都被明宣宗所打破。

  宣德元年(1426年),明宣宗为了让宦官帮助自己处理文件,尤其是事关皇帝的私人文件,下旨于内廷设立“内书堂”,挑选一些聪明伶俐的小太监入堂读书,使其接受一定的正规教育。宣德三年(1428年),明宣宗又制定由翰林学士在内书堂教授宦官。这一改变,使得许多宦官能够粗通文墨,有的甚至能够达到学识通晓古今,拟旨援笔立就的地步。

  明朝刘若愚在《酌中志·内臣职掌纪略》中写道,“内书堂读书,自宣德 年间创建。始命大学士 陈山教授之,后以词臣任之。凡奉旨收入官人,选年十岁上下者二三百人,拨内书堂读书。”此举无疑打破了明太祖朱元璋不许宦官识字的规定。

  也正是由此开始,明朝的权力运行方式开始正式确立,即“票拟”、“批红”制度。凡是朝中大事,先由通政使司汇总,由司礼监呈报皇帝过目,再交由内阁草拟处理意见,以笔墨写于票签上,然后与奏折一起呈送皇帝批准,这个过程被称为“票拟”。皇帝则根据内阁拟定的意见,做出最终决策,以朱笔批示,这个过程被称为“批红”,亦称“朱批”。

历史上明朝灭亡的祸根都是从何时埋下的?

  原来,太监在其中只承担着呈送和传达奏折的职务,然而由于皇帝精力太过有限,无力处理大量奏折,于是明宣宗便又设立了司礼监秉笔太监和司礼监掌印太监两个职位,任用宠信太监代为批阅奏章,此举无疑直接赋予了宦官干政的权力。

  明宣宗朱瞻基在位期间,宦官固然还在其掌控之中,然而宦官识字和干政的口子却已经被打开,此后随着皇帝怠政日益严重,司礼监太监权力开始不断扩大,直接通过“批红”之权对外廷形成钳制。明宣宗之后,大太监王振的迅速崛起,便是典型恶果。

  祸根之二:内阁力压六部成为百官之首,为内外廷之争埋下隐患

  明太祖朱元璋废除丞相之职,其根本原因便是为了进一步加强集权,消灭绵延上千年的皇权与相权之争。此后,由于皇帝处理政务太多,明成祖朱棣正式设立内阁辅佐皇帝,由此朝中大权一分为三,内阁负责提供建议,再由皇帝进行决策,最后交由六部等衙门予以执行,即皇帝掌握决策权,内阁掌握议政权,六部等衙门则掌握行政权。

  早期的内阁,所起到的作用仅仅是个咨询机构,朝廷明确规定“入内阁者皆编、检、讲读之官,不置官属,不得专制诸司。诸司奏事,亦不得相关白”,也就是说内阁学士只负责向皇帝提供建议以供参考,不承担其他职责,且官职品级相对较低,然而这一情况却在仁宣年间被改变。

  明仁宗时,因杨士奇、杨荣等为东宫旧臣,因此这两人不仅得以进入内阁,而且均兼有尚书职位,而到了明宣宗朱瞻基时则延续了这种设置。例如杨士奇保留了兵部尚书,黄淮保留了户部尚书,而金幼孜则保留了礼部尚书。如此一来,内阁在拥有议政权的同时,也开始掌握一定的行政权,内阁权力扩大自此而始。

  与此同时,由于内阁大学士很多人都是帝师出身,或者说是前朝重臣,因此他们无一例外的都开始受到皇帝的尊敬和信任,对于他们所提出的建议,皇帝大多予以采纳和通过,而且不再召见其他官员进行商议,这又使得内阁掌握了一定的决策权。

  于是乎,经过仁宣两朝的发展,内阁权力开始逐渐凌驾于六部之上,到明代宗朱祁钰景泰年间,随着王文以左都御史进吏部尚书后进入内阁,此后诰敕房、制敕房俱设中书舍人,六部承奉意旨,内阁不仅正式开始成为统领百官的外廷之首,而且较之于前朝的丞相之权更甚。

历史上明朝灭亡的祸根都是从何时埋下的?

  虽然内阁权力的扩大,在明英宗朱祁镇末年有所反复,但其权力的大肆扩张却已成定局,到成化、弘治年间,内阁实际已经成为了足够对抗皇权的文官集团代表。此举的恶果便是,由于内阁权力太大,不仅形成了文强武弱的局面,而且对皇权形成压制,导致明朝中期以后皇帝与外廷关系势同水火,无力对抗的皇帝只能通过大肆任用宦官和厂卫来对抗外廷。

  祸根之三:为发展经济实行战略收缩,倭寇崛起、辽东局势恶化皆源于此

  明朝初期,为了对付北元残余势力,明太祖朱元璋和明成祖朱棣皆多次发动北伐,这使得仁宣两朝时明朝北部边境相对较为安定。然而,由于永乐年间朝廷多次对外用兵,导致明朝国力损耗一度极为严重,因此仁宣年间明朝开始逐渐由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御,尤其是明宣宗时期开始全面实行战略收缩,这主要集中于南北两个方面。

  在南方,明成祖朱棣时将安南纳入统治,但由于明朝对安南的统治存在的各种问题,导致安南叛乱时常爆发,而朝廷却无法从安南得到足够的赋税收入,因此当宣德元年(1426年)明朝镇压安南叛乱失败后,明宣宗于宣德二年(1427年)正式废除交阯布政司,就此放弃了对安南的统治。

  明宣宗放弃安南,终止下西洋之举,虽然为明朝节省了大量开支,但明朝也就此丧失了经略西洋与南洋的跳板,此后东南亚和印度洋各国逐渐脱离明朝控制。此举还招来了两个更为严重的恶果,那便是明朝中期以后沿海和南洋海盗的崛起,以及明朝后期西方势力趁机介入印度洋和东南亚。

  在北方,明成祖朱棣五次北伐之后,鞑靼就此一蹶不振,而瓦剌却趁机崛起。在瓦剌的打击下,鞑靼被迫不断东迁,结果又遭到兀良哈各卫的抵抗,鞑靼太师阿鲁台无奈之下只得被迫与明廷修好,然而由于明朝实行战略收缩,导致虚弱的阿鲁台并未获得明朝实质性的帮助,结果鞑靼在宣德九年(1434年)九月的母纳山之战中一败涂地,瓦剌遂成为草原新的霸主。瓦剌全面崛起后,开始不断袭扰明朝边境,最终酿成了明朝由盛转衰的标志性事件“土木堡之变”。

历史上明朝灭亡的祸根都是从何时埋下的?

  与此同时,随着明朝的战略收缩,兀良哈三卫也从宣德五年(1430年)开始南迁,并且与明朝时常爆发冲突,明宣宗北巡期间便曾率三千兵马与其交战,然而经过长期的斗争,朵颜三卫最终还是占据了大宁地区,并最终于正统初年驻牧于明蓟辽边外的潇河、老哈河一带,开始活跃于整个漠南地区。

  更为要命的是,明宣宗在辽东的战略收缩。宣德五年(1430年),阳武侯薛禄建议将边境防务集中于开平一带,而放弃开平的前沿戍区,以便缩短供应线。要知道,明朝对辽东的统治本就不强,结果在失去了兀良哈三卫的屏障的同时,又将开平前沿全部放弃,最终导致明朝在辽东全面陷入被动,最终为经营辽东失败埋下了伏笔,明末辽东局势的持续恶化,便是源于此。

  纵观明朝历史,宦官干政乱政,文官宦官之争,倭寇袭扰沿海,辽东后金崛起,可以说是明朝中期以来面临的几个最为严重问题,而这些问题如果要细究根源,无一不是明宣宗朱瞻基在位期间埋下的祸根。

  因此,个人认为,明朝十六帝之中,明宣宗朱瞻基才是明朝衰亡的根源。当然,或许有人会说,朱瞻基的改革固然有问题,但后世皇帝为何不进行改变呢?要知道,在古代皇权社会,“祖制”这个东西的威力,实在是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