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运动爆发之初,很多“拜上帝教”成员几乎都是举家加入太平军的,比如说韦昌辉、石达开等人在起义之前就曾献出全部家产以充“圣库”,同时携带众多兄弟姐妹以及家眷一起参加太平天国。不难看出,太平军早期作战其实都是拖家带口的,对他们来说,不管打到哪儿,哪儿就是自己的家!然而,就是这样的一支“杂牌军”,最终却从广西打到湖南,再从武汉打到南京,创造出了一个又一个战争史上的奇迹。

  在这场战争的过程中,洪秀全为了增加太平军的战斗力,将男人编入“男营”,女人编入“女营”,同时还规定男女之间不得私自交往,即便是子女看望父母,丈夫看望妻子,也只能是“在门首问答,相离数武之地”,“不得径进姊妹营中”。如果有男女不遵守规定,胆敢私自同宿的,一律处斩(凡夫妻私犯天条者,男女皆斩)。也就是说,哪怕两人是夫妻,按要求也是不能住在一起的,更不要说是同宿了。

  不得不说,太平天国的这种“男营女营”制度在战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大大提高了军队的战斗力。试想一下,如果男女混住在一起,难免卿卿我我你侬我侬,谁还会有心思去卖命打仗?而且更为关键的是,一旦两人有了孩子,那将是一个非常大的累赘——不仅会大大影响行军速度贻误战机,而且还不能随时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

太平天国的“男营女营”制度是怎样的?为何会废除呢?

  规矩既然已经定下来了,那就得好好执行,当然也有“以身试法”的,只不过他们的下场都比较惨。比如说西王萧朝贵在湖南作战时,他的继父萧玉胜来其军营探望,当晚萧玉胜认为自己是主帅父亲,于是不顾规定“知法犯法”,偷偷叫来自己妻子同宿,结果被人举报。事后,萧朝贵面对舆论的巨大压力,不得不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以“父母违犯天条,不足为父母也”为由亲手处死了自己的继父母,以达到稳定军心的目的。

  定都天京后,太平天国的将士们总算是有了一个固定的栖身之所。然而,如果按照规定,当时整个太平天国上下却只有六对夫妻能够住在一起,他们就是太平天国的六位“大佬”——天王洪秀全、东王杨秀清、北王韦昌辉、翼王石达开、燕王秦日纲、豫王胡以晃。另外,在这段时期太平天国还有两个“高级干部”——冬官又正丞相陈宗扬和镇国侯卢贤拔因为擅自和妻子同宿而受到了严厉的处罚:陈宗扬夫妇被处死,卢贤拔因为是东王亲戚而侥幸逃过一死,但也被革除了一切职务。

太平天国的“男营女营”制度是怎样的?为何会废除呢?

  如果说洪秀全等人在战时出台“男营女营”制度可以理解的话,那定都天京以后还执意保留这种制度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从广西和广东一路打出来的将士们纷纷抱怨:好不容易打出一片江山,现在夫妻都不能团聚!湖南和湖北加入的将士们也愁眉苦脸:一心一意参加太平天国,如今却不能讨老婆!而此时的洪秀全虽然妻妾成群(据他的儿子洪天贵福后来招认,洪秀全有妻妾88人,定都天京之前就至少有妻妾15人),但却丝毫没有想要做出改变的意思,太平天国俨然成了一个“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奇葩政权。

  为了缓解矛盾,杨秀清不惜上演“天父上身”老把戏,他以天父的名义下令:“铺排尔一班小弟小妹团聚成家”。至此,太平天国极端的“男营女营”政策才彻底宣告废止,军民终于被允许通过天国官方机构进行婚娶,家庭内部成员也可以比较多地接触。

  当然,这一切也是建立在等级森严的基础上的。洪秀全后来在太平天国颁发诏旨,制定了太平天国中后期的婚姻制度,其中核定了文武百官所能允许娶妻的人数:东王、西王11妻,从南王到豫王各6妻,高级官员3妻,中级官员2妻,低级官员与其余人等均为1妻。有意思的是,其中洪秀全并没有提到自己所能娶妻的数目,其后宫一度拥有数千美女,比当时清朝皇帝的后宫还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