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耶律淳多活几年,辽国会有不一样的走向吗?下面杂盒子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

  耶律淳,也就是天祚帝的堂叔,当他听到天祚帝从都城出逃的消息时,立刻散布天祚帝已死的谣言,并趁机在幽州另立中央,史称北辽

  我们必须得知道,这个北辽可不是什么草台班子。

  第一、耶律大石是北辽中央政府的主要成员之一,而他是后来的西辽开国皇帝。

  第二、大宋收复幽州时,就是和北辽开战的。结果是大宋以举国之力,竟然让这个北辽打得一败再败,而且每次都是大溃败。

  只要我们知道这两个基本事实,大约就可以知道这个新成立北辽中央政府有多厉害。

  问题是,这个新成立的中央政府,虽然不是草台班子。但严格地说,他仍然是一个地方政府。

  女真故地、渤海国故地和契丹本土,自然不会听这个北辽中央政府的号令。因为,上面三大版块已归金国所有了。

  蒙古高原呢?自然也不会听这个北辽中央政府的号令,因为蒙古高原还挂着天祚帝的大旗。

  幽云地区也不完全是这个北辽中央政府的,因为以云州为中心的地区,开始挂着天祚帝的大旗,不久后就被金国占据了。

  这样说来,这个新成立的北辽中央政府,实际上只控制着幽州为中心的地区。

如果耶律淳多活几年,辽国会有不一样的走向吗?

  到此为止,如果乐观分析,天祚帝还是有机会翻身的。

  因为,金国虽然占据了渤海国故地和契丹故地,但相关地区并不稳定。

  当然了,耶律淳虽然另立中央,但他这种在国难之际落井下石的行为,是不得人心的,所以幽云地区肯定也大量心向天祚帝的忠义之士。

  问题是,这只是乐观分析,真实的情形显然比这要令人绝望。

  如果悲观分析,金国一路席卷渤海国故地和契丹本土,本身就证明有着太多的辽奸和带路党。天祚帝想反攻回去,能从金国占领区汲取到多少力量,实在让人不敢高估。

  更主要的是,金军还在一路紧紧跟随,把天祚帝当成主要围歼对象,所以很快攻占了云州为中心的地区。

  最令人绝望的事恐怕还在于,大宋现在终于坐不住了。

  以前,大宋在收复幽云十六州时,一直有一个顾虑,那就是幽州十六州的战略价值。

  为了这样一块传说中的战略要地,如果突然与金国那种充满野性的新兴国家接壤了,是福还是祸,谁也不保证。所以,大宋一直在犹豫,是不是应该趁火打劫辽国。

  但是,当看到金国已杀进幽云地区时。大宋终于发现,再犹豫下去,恐怕就是坐视金国席卷幽云地区罢了,到时对大宋更加不利。于是,大宋军队开始大举向幽州方向集结。

  耶律淳在幽州称帝后,北边面对金国的威胁,西边面对天祚帝的威胁,南边面对大宋的威胁。悲观地看,实在是一种穷途末路的格局。

  在这种三面受敌的背景下,耶律淳给大金帝国上书,希望以属国的身份维持当地统治,但是金国没有答应。因为金国的态度很简单,那就是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与此同时,耶律淳还给大宋上书,决定不再向大宋收保护费了,我们以后平等相处。但大宋却希望收复幽云十六州。

  两条路都走不通,耶律淳便希望能说服天祚帝,希望他能接受湘阴王的称号,以后蒙古高原地区就归你管辖。

  在此基础上,他还劝天祚帝以民族大义为重。辽国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我们必须得同舟共济,否则结果只会亲者痛、仇者快。

  天祚帝一听这副说辞,当时就火了。如果你懂道理,又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另立中央啊?于是,天祚帝集结大军,一副要清理门户的样子。

  面对这种情形,局外人恐怕都会觉得,辽国的灭亡就是指日可待的事。虽然谁也知道,辽国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只有大家联合起来,才有机会避免这种结局,但是内讧却是无休无止,而且愈演愈烈。

如果耶律淳多活几年,辽国会有不一样的走向吗?

  也许,耶律淳还算有点天命。所以这种危局,当时都被他一一化解了。

  首先,宋军主力一副气吞如虎的样子,却是让辽军打得丢盔弃甲,亡命逃归。

  其次,金国并没有把他列为主要敌人,而是依然死死盯着天祚帝,所以天祚帝率军清理门户的结果,就是让金军堵在半路,杀了个溃不成军。

  基于耶律淳的角度,当时的战略计划大约是:以幽州为基本盘,与大宋达成和议,以金国附属国的身份,维持自己偏安一隅的统治。

  而且,事情发展到此时,耶律淳大约觉得自己是有机会的。

  首先,他给了大宋一个惨痛的教训,让他们知道,辽国虽死不僵,所以想趁火打劫,还是非常危险的。

  其次,金国大败天祚帝,也算解除了来自天祚帝方面的威胁。

  现在,就是看能不能通过外交手段,让金国承认他们以附属国的身份,再让大宋与他们和平共处了。

  从当时的情形去看,耶律淳的战略虽然有点不现实,但是也未尝完全没有机会。但是,在这个关键时候,耶律淳却突然死了。

  耶律淳死后,他的帝位,应该由谁接替呢?大家一时无法达成共识。

  在这种问题上无法达成共识,那就只有火并了。于是一通火并下来,天祚帝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天祚帝的堂婶摄政。

  这个北辽中央政府,本身就缺乏掌控辽国广阔地区的实力,又因为利益分配有问题,发生了大火并,那还了得。在这种背景下,大宋即使惨败,却再度恢复了夺回幽云十六州的信心。

  当然了,在面对这个已剩半口气的北辽中央政府,大宋竟然还是大败而回,而且败得比上次还惨。

  因为,大宋军事主力竟然是因为自己吓自己,就产生了大溃败。如果不是辽国只剩下了半口气,肯定会趁胜一口气杀到汴梁城下。

  面对大宋的这种神功,真接把阿骨打惊呆了。阿骨打都有些不敢相信,大宋帝国是靠什么,与辽国实现百年对恃的。

  问题是,辽军虽然再次大败大宋军事主力。但是,接下来应该如何做呢?

  因为宋军让辽军接连吊打,所以,宋军都不敢再进攻辽国了。在这种背景下,阿骨打只能告诉宋军统帅,你先靠边站一会儿,看看我们是怎么打仗的。于是,金军开始大举进入幽州地区。

  看到金国军队大举进入幽州地区,这个剩下半口气的北辽中央政府,在分析未来的战略时,遂产生了分歧。

  当时最主流的意见,就是率领残余力量,到蒙古高原和天祚帝汇合,大家毕竟都是契丹族,在民族最危亡的时刻,大家还是应该团结一致,共同对外。

  问题是,大家前面另立中央,现在率众投靠天祚帝,能有好果子吃?所以,许多人坚决反对。

  因为意见有分歧,所以最终的结果,就是一部分人留下来,或是与金国合作,或是与大宋合作,或是继续割据一方。

  而大部分人,都在天祚帝堂婶和耶律大石两人的率领下,向西与天祚帝会师去了。

  天祚帝看到他们归来,先是质问他们另立中央的罪行,然后,天祚帝的堂婶被杀,耶律大石与天祚帝合作。

  但是到此为止,辽国已是土崩瓦解了。因为在五大版块中,女真、渤海、契丹本部、幽云地区都脱离了辽国的控制,辽国只控制着蒙古高原地区。

  问题是,蒙古高原的普遍地区,一直是以附属国的身份划在辽国的版图内。在辽国土崩瓦解的背景下,天祚帝拿什么控制蒙古高原呢?拿什么让蒙古高原的利益集团,支持他们复国呢?从这层意义上,辽国已陷入了死局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