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周,又称后周,南北朝时期北朝政权之一,由西魏权臣宇文泰奠定国基,由宇文觉在宇文护的拥立下正式建立。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跟杂盒子小编一起看看吧。

  北周灭北齐后,与江南的陈形成南北对峙的局面。此后,周武帝志在使天下一统。因此,他统一北方后立即采取一系列积极措施,稳定原北齐统治区,以为将来平定江南打好基础。

  在攻占邺城的当月,周武帝下诏为北齐冤死的名臣斛律明月、崔季舒等人平反,为其子孙随荫叙录官爵,并发还被抄没的家口田宅。同时,拆毁齐后主供享乐的东山、南山园、三台等园苑台阁,将拆下的瓦木砖石可用者,尽赐予百姓,其山园之田,各还本主。

  建德六年二月,周武帝下诏放免被北齐掠为奴婢的河南百姓,准其返回故土,随意去留,国家给予安置。八月,又下诏对各类杂役之户的普遍放免。十月,又将原北周境内的奴婢并皆放免。一年之内,三次放免奴婢、杂户,使大量劳动力解放出来。

  在平定齐地的建德六年,周武帝曾连续三次下诏,选拔齐地人才。九月,下诏令北齐境内儒生明一经以上的,全部由州郡以礼举送朝廷。建德六年十一月,周武帝颁行《刑书要制》,将北周严明法制、整顿吏治的革新措施,在北齐旧境内推行。同时,周武帝又徙并州军人4万户约20余万人到关中,以消除齐地的不安定因素,并充实关中的人力和物力。

北齐被北周消灭后,形成了怎样的局势?

  周武帝在平齐后所实行的一系列改革措施,革除了北齐的弊政,使全境政治清明,人民生活有所改善,迅速稳定了北方统一后的局势,北方呈现出一派生气勃勃的新气象。这时南方的陈朝恰与北周相反,已呈衰颓之势。

  然而陈宣帝不自量力,反而欲乘北周初平北方之际,攻取淮北之地。陈太建九年十月,宣帝诏南兖州刺史吴明彻进军北伐。明彻进军淮北,围攻北周徐州重镇吕梁,北周徐州总管梁士彦率军出战不利,退守徐州。吴明彻截清水灌城,列舟舰于城下猛攻,梁士彦率军固守。

  十一月,周武帝派上大将军王轨率军增援。王轨率军急进,潜于清水入淮口横流竖木,用铁锁连贯车轮,横截江中,以断陈舟师水路,然后于淮口筑城,准备阻击陈军。当王轨军初至淮口,营垒未立时,陈将萧摩诃曾建议急速派军袭击,以使周军无法建立营垒,但吴明彻不纳。

  周军在10天之内修筑好营寨,陈军后路被切断,陷于被动局面,全军上下一片恐慌,想尽快打开水堰,用舟船从水路南撤。马军主裴子烈说,如果决堰,船会倾翻,不如以马军先行,徐徐退兵。

北齐被北周消灭后,形成了怎样的局势?

  太建十年二月,吴明彻见陈军后路被断,知败局已定,遂命大将萧摩诃率马军数千先行,然后从众将士议,决开水堰,欲乘水势退军。陈军退至淮口,水势减弱,舟船被周军所设障碍阻止,不能行走,兵众溃散。

  这时王轨乘势挥军袭击,陈军大败,除萧摩诃率骑兵突围南逃外,吴明彻以下将士3万全被周军俘虏,军资器械也被周军缴获。徐州之战大败,使江南陈的势力更加削弱,完全无力与北周对抗,从此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

  周武帝在淮北击败陈军后,决定向北用兵,解决突厥骚扰的问题。宣政元年五月,周武帝征发各路大军,以柱国姬愿、东平公宇文神举为统帅,分5路北伐突厥。但在本月底,周武帝突然病重,北伐之事因而骤停。

  到六月初,周武帝去世,终未实现他的宏愿,即统一全国的大业。大象元年九月,继任帝位的周宣帝以大将韦孝宽为行军元帅南征。孝宽率军攻入陈淮南之地,进展顺利,连克广陵、寿阳等淮南重镇。至十二月,北周军队尽占淮南之地。从此,大江以北地区皆为北周所有。

  陈朝自失去淮南广大地区后,其疆域与南朝初期相比,西方失去了巴蜀,中部失去了雍州、荆州一带,东部失去淮南地区,局促在长江中下游大江以南的狭小区域内,是南朝以来疆域最小,国势最衰弱时期。从军事力量上说,吴明彻进攻淮北大败后,使南朝军事实力进一步削弱,从此不仅不能向北进攻,实际上已无力自保。

北齐被北周消灭后,形成了怎样的局势?

  而陈的统治者面对如此严峻形势,却不能从政治上改弦更张,发奋图强,反而更加衰弱。陈后主即位后,唯知饮酒作乐,赏花赋诗,极尽享乐之能事,因而陈朝政治极度昏乱。百官只知贪赃枉法,百姓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各种社会矛盾极其尖锐。在这种形势下,陈朝的灭亡已为期不远了。

  反观北周,从疆域上说,占据了黄河流域、淮河流域、长江中上游等广大经济发达的地区,人力物力大为扩充。在军事力量上,北周有着一支数十万战斗力很强的府兵及其他军队。此外,北周政治清明,社会稳定,经济发展迅速。虽然继武帝之后的周宣帝统治不得民心,他和他继任者静帝总共在位不到4年。

  结语

  大定元年,外戚杨坚夺取帝位后,在政治经济方面基本上沿袭西魏北周以来的政策,国力继续增强,因而由北方最终统一南方,乃是势所必然。而这种结局形成的基础,则是由周武帝的锐意革新,及其统一北方的壮举所奠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