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260年,魏元帝曹奂退位,将帝位让给异姓权臣司马炎,结束了曹魏仅仅四十年的国祚。这是继魏明帝曹叡后,曹魏第三位有帝号的皇帝。其理由与追谥汉献帝相同,是为了正统化司马家的继承,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杂盒子小编一起往下看。

曹奂为什么要把皇位禅让给司马炎呢?

  曹奂本名曹璜,是燕王曹宇的儿子。曹宇则是曹操之子,所以曹璜也算是货真价实的第三代。之所以改名,跟东汉明帝刘阳的理由有点像。即“古者人君之为名字,难犯而易讳。今常道乡公讳字甚难避,其朝臣博议改易,列奏。”曹璜本是常道乡公,由于前任曹髦为权臣司马昭派人所弒,而被推举出来。过继到曹叡家族底下,成为曹魏的第五任皇帝。

  而“璜”这个字,是古代丧礼用的玉器。若是要避讳皇帝名号,就得大改,于是换成形容词的“奂”。这是一个“换讳”的重要原则,名词的特殊性比较强,形容词的代换则比较便利。而燕王曹宇,也仍然在世。虽然曹奂过继给曹叡,但曹宇到底是生父。这在过去是一个相当少见的情况,如今出现父亲向儿子称臣的情况。,其实这个情况最早出现在刘邦身上,所以刘邦的发明了“太上皇”这个东西。

  可曹宇怎样也只能当亲王,司马昭才弄个太上皇来。司马昭认为,应该让燕王曹宇拥有超然地位,与帝平齐。合情合理的处置,其实就是司马昭得掌大权的主要因素。相比之下他哥司马师就太张牙舞爪了。当然,也不能排除司马昭正在为自己铺路。来日称王,有前例可循,自可与皇帝平起平坐。

  不过,司马昭这时候,连受封晋公都还是拒绝的。一直到五年后,司马昭命钟会邓艾灭蜀,他才一口气封晋公,称晋王。并奏复五等爵。五等爵属于古礼,被西汉废除。西汉采彻侯制,后来因为汉武帝叫刘彻,所以改为列侯。可西汉末年有个古儒复辟篡位权臣名叫王莽,就一度恢复了五等爵。

  如今,司马昭又要五等古爵了。这是不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体现?又或者有什么实际上的好处呢?这时候用的,是五等十级爵。东汉跟曹魏虽然只有侯,但下面有二十等爵。这五等爵不是废二十,而是变成了二十五等爵,实际上达三十种的分类。

  曹丕篡汉之后,就已经重启公侯伯三等爵制,用来分封宗室。原本的汉制,继续给功臣们使用。司马昭新增五等十级爵,就是为了要巩固他的派系。那些将要支持他成为皇帝的人,需要有新的封赏机制。虽然有点后事证前,但也可以解释出,司马昭将要进行的,不会是曹丕那样的军事政变,舜禹之事。而是王莽之策。毕竟,晋国才刚刚建立。跟曹操大不相同的地方在这里。曹操原本也是挟持汉室,拥兵自重。继而改以军阀体制,在北方建立魏国,以魏国为他曹家真正革命的本钱。

  但司马家一直都只有皇城兵权。所以反过来,司马家要收买地方诸侯。那同时也让我们看出,毌丘俭跟诸葛诞,说穿了就是不接受收买的地方军阀。走上这个王莽套路,符瑞自然也开始出现了。而一路走来,小心翼翼的司马昭,也开始扶植自己的继承人。

  司马昭有九个儿子,但顺利长大的只有四个。长子司马炎,宽惠仁厚,沈深有度量,曹芳为帝的嘉平年间,就已经受封亭侯。不过,司马师没有儿子。当司马师因为急病过世,司马昭就把二儿子司马攸摆出来,作为哥哥的继承人。那时,司马攸只有十岁。现在已经二十岁了。日渐长大的司马攸才干跟人望,都在司马炎之上。

  司马昭表示以后这个权相之位,该属于司马攸。司马昭先让司马攸进散骑历练,接着派升步兵校尉,统领禁军一营。这年重开五等爵,司马昭更直接任命阿攸为卫将军。司马师,司马昭,都是先掌握禁军再上大将军,继而管政。可以说,禁军就是司马家政权的命脉。司马攸,已经做好准备了。而司马炎,只是禁军人事三大主管之一的中抚军。但就像曹操有意立曹植,一些老臣出来反对,自然这时也有一些挺长子司马炎的派系。

  被评价为非人臣之相的司马炎不能屈居在弟弟之下,也不会屈居在曹奂之下。下了决定后,司马昭升阿炎为抚军大将军。这个位子,比卫将军更加富有司马家的历史意义。那是曹丕特别为司马懿所发明的大将军职。司马懿过世后,司马师也从卫将军升为抚军大将军。这是司马家在曹魏掌权的开端。

  同时,司马炎也被任命为副相国,自然,亦为晋国世子。等到司马昭像曹操一样,改王国世子为太子,也没有改变心意。然而世事最奇妙的地方,就在于三个月后,司马昭过世了。

  这时候有谣言陇西出现了巨人,身高六米多,着黄衣,戴黄巾。黄巾巨人告诉当地人:天下,要太平了。

  司马炎继承了晋王位,魏相国,把原本在朝廷担当三公,支持他成为世子的何曾找来担任晋丞相。一切如曹丕,除了带兵进攻首都。护军改为四人,统领洛阳禁军。太保郑冲出来宣读诏令,表示司马家辅政多年,应该治理天下。何曾王沈等人附议,司马炎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曹奂为什么要把皇位禅让给司马炎呢?

  十二月,魏元帝设坛禅让。除了魏朝文武百官,南匈奴与四方蛮夷使者也均列席,就不知道是不是临时演员了。司马炎即帝位,改元泰始,大赦天下。赐人爵五级,鳏寡孤独不能自存者谷,人五斛。复天下租赋及关市之税一年,逋债宿负皆勿收。除旧嫌,解禁锢,亡官失爵者悉复之。就连王凌跟邓艾的家族,也得到了赦免。追封司马家先烈宗室,加各功臣官职进爵。司马昭与民生息多年,仅一次大举伐蜀。司马炎亦能善待天下百姓,反正按《晋书》说,天下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