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温生命中的最后一场战争,结局是什么?下面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

  看到河北、山西四大军阀一副玩命火并的样子,朱温自然不会坐视下去。

  基于朱温的角度,他必须得参与这种战争。保守的考虑,他必须阻止河北、山西在这种火并中走向统一;积极一点的考虑,他希望借此机会夺回镇定的控制权。

  只是当时的朱温一直有病,所以并没有马上展开行动。

  我们现在的问题是,作为一个成熟的军政集团,遇到这种大好机会,朱温病重了,为什么不派别人去呢?

  当我们有这种疑问时,我们必须得知道,残唐五代是藩镇化无可抑制的时代。在那种背景下,朱温派哪个大佬执行如此重大的军事任务,都有可能给自己培养出强大的对手来。

  事实上,朱温一直防贼一样地防着手下大佬藩镇化,但是朱温一死,杨师厚就用武力接管了魏博的控制权,而且让魏博再度恢复牙兵牙将制度。

  如果朱温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让杨师厚独当一面北伐,一切还可以想象吗?

  也许有人会说了,杨师厚忠诚度不可靠,换一个忠诚度可靠的统帅啊。在围绕皇权的政治博弈中,谁的忠诚度也不要高估。

  这就好像,赵匡胤信任某个大哥,赵普就说了,从来没有人认为您是乱臣贼子,您肯定也不是传说中的乱臣贼子,问题是,柴氏孤儿寡母安在哉?换而言之,只要给人留下机会,就不要高估他们的忠诚。

  后来,河北出现叛乱,唐庄宗李存勖说死说活,也希望亲自率军出征。问题是,大家就是劝他让李嗣源率军出征。最后,李存勖不能违逆大家的意思,只能让李嗣源率军平叛,结果,李嗣源率军绕了一圈回来,唐庄宗作为一世之雄,竟然只能莫名其妙地下课了。

  朱温在病重的时候,让某个大佬率军出征,即使不会发生突然丢失皇位的事,但是让自己手下大佬的藩镇化加强,几乎是无法避免的。

朱温生命中的最后一场战争,结局是什么?

  事实上,朱温死前防贼一样防着手下的大佬。但是朱温死后,至少有三个大佬很快就藩镇化了。

  河中朱友谦直接倒向李存勖;杨师厚直接用武力接管了魏博,并恢复了魏博的牙兵牙将制度;荆州南高季兴拉开了荆南(五代十国之一)独立的序幕。

  只要我们知道相关的历史事实,大约就会知道,谁处于朱温的位置上,也不敢轻易让别人率军进行如此重大的军事行动。

  基于这个原因,所以朱温处于当时的背景下,还得继续加强中央集权。

  当然了,因为类似的原因,李思安作为早期的军方大佬,在朱温讨伐镇定的过程中,莫名其妙的就被朱温淘汰出局了。而段凝作为后起之秀,因为表现得比较驯服,所以在军界的地位越来越高。

  因为朱温失败了,面对朱温的这种行为,人们自然认为这是标准的昏君本色。

  问题是,赵匡胤当了皇帝后,也是马上把那各种资深将领全部清理出局、或是挤到边缘地位。要知道,当时统一天下的战争,还没有真正展开。

  关键是,因为赵匡胤成功实现了这一步,所以军方大佬动则发生叛乱,或是你方唱罢我方登场的轮流坐庄时代,才算终于结束了。

  李存勖灭掉梁国之后,也是这样玩的。

  事实上,正是因为李存勖也这样玩,所以他才会在关键时候,莫名其妙的成了孤家寡人。因为基于军方大佬的角度,在关键时候,即使不公然背叛他,也会和他玩各种磨洋工。在这种背景下,李存勖自然不堪一击了。

  总的来说,削夺兵权是非常危险的。但是,处于朱温的角度,不这样做能行吗?显然是不行的,随着集团越来越大,如果继续保持在大佬林立的格局之中,随时都有可能因为失控而崩盘的。

  朱温后来一步步走向衰落,主要原因就在这里,因为不削藩看不到前途,而削藩呢?先是丁会带着潞州背叛,后来则是镇定倒向李存勖一边。这是朱温晚年接连失败的主要原因所在。

  既然在自己病重时,不能派军方大佬率军出征,那派自己儿子率军出征,可以吗?

  似乎是可以的,但它显然有一个两难问题,那就是让哪个儿子去呢?

  朱温病重在身,如果让皇位继承人执行这种军事任务,恐怕就会覆慕容垂的覆辙。想当年,燕国太子慕容宝在前线打仗,突然传来消息说大燕皇帝慕容垂死了,慕容宝当时就心思大乱了,因为他是赶紧回去继位呢?还是在前线与敌人死耗呢?因为慕容宝患得患失,遂让燕国遭受了空前惨败。

  老皇帝重病在身,谁也感觉有可能随时死掉。皇位继承人在前线打仗,能用心打吗?因为他在前线打仗,恐怕内心就是惦记着老皇帝突然死了,他应该怎么办的事上。

  让皇位继承人执行这种军事任务,有这种弊端;换一个强势的儿子,可以吗?

  似乎也是不可以的。一个强势的儿子,率军执行这种重大的军事行动,权势就有可能超过皇位继承人。至少跟随他出征的将士,难免会把黄袍披在他身上,希望追求更大的富贵。

  如果是这样,意味着朱梁帝国随时可以发生分裂、骨肉相残的内讧。

  事实上,朱温刚死,他的三个强势儿子就开始火并了。最后死了两个,另一个爬上了皇位;后来又有一个儿子想阴谋夺位,也被杀死了。

  总的来说,残唐五代的格局,与两晋南北朝虽然差别巨大,但是围绕皇权的竞争上,那是非常类似的。换而言之,谁能当皇帝,不确定性太大了;轮流坐庄的事,那几乎就是家常便饭。

  在这种背景下,老皇帝重病在身,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几乎是无法展开的。所以,朱温只能抱病去进行这场战争了。

朱温生命中的最后一场战争,结局是什么?

  2月15日,朱温的病稍好一点,就开始从洛阳出发。

  3月7日,朱温攻克枣阳。

  3月8日,朱温病重撤军了。

  不管怎么渲染这场战争,基本的史实,是没有太大差别的。

  第一、梁晋之间并无大战。第二、战争还没有真正展开,朱温就因病重撤军了。

  但是在细节上,这个说起来差别可大了。

  比如,朱温病重撤军,朱温为什么会突然病重了呢?按梁方的记录,自然是朱温抱病出征,突然病重撤军,有什么奇怪吗?

  问题是,按晋方记录显然是因为朱温在前线被晋军重创,一时又气又急,病情加重了。

  虽然谁也知道,晋军在南线,就没有主力存在,问题是,晋军神勇、梁军无能,朱温五十万大军,就是让五百神勇的晋军打得溃败了。

  按晋方的说法,就是因为朱温听到自己数十万大军,竟然面对几百晋军游骑就吓得发生大溃败,才又羞又恨,遂病重不起,只能选择撤军了。

  梁方的说法可信,还是晋方的说法可信呢?

  对于我而言,史书中戏剧性太强的内容,我通常都选择不相信。因为看历史,如果我们只相信、只喜欢看戏剧性太强的内容,那看历史和看故事已没有什么区别了。

  关键是,看现代历史,因为资料非常详细,我们会发现,任何一个比较重大的事件,都不会被什么戏剧性的内容所推动。

  因为只要资料足够丰富,我们自然会发现,任何一场重大事件,都是无数人参与推动的。绝不是某个人脑子一抽疯,直接就弄出来的。

  但是,我们翻开历史书,越戏剧性的内容,越容易流传开,为什么呢?

  第一、戏剧性的内容,大多数是政治宣传,所以它有官方强大的力量推动。在交通媒介落后的时代,这种内容自然更容易保存、流传开。

  第二、戏剧性的内容,通常喜闻乐见,所以在传播过程中,它也容易保存、流传下来。

  就我理解,传统史书在记述朱温人生最后一战时,并不可信,而且一看就是晋方的记述。

  第一、相关内容,似乎都在有意无意地夸大李存勖的神功无敌。于是,几百镇州军队,凭借李存勖的威名,就吓得朱温率军撤退;几百晋军凭借李存勖的威名,更吓得朱温军队发生大溃败。

  赵将符暕引数百骑巡逻,不知是帝,遽前逼之。或告曰:“晋兵大至矣!”帝行幄,亟引兵趣枣强,与杨师厚军合。

  断臂者复来曰:“晋军大至矣!”帝大骇,烧营夜遁,迷失道,委曲行百五十里,戊子旦乃至冀州;之耕者皆荷奋梃逐之,委弃军资器械不可胜计。既而复遣骑觇之,曰:“晋军实未来,此乃史先锋游骑耳。”

  这种内容,显然是缺乏可信度的。

  朱温打了一辈子仗,绝不是让人吓大的。更何况,朱温一生中,什么大仗、硬仗没有见过。而且朱温手下的将士,哪个不是身经百战的。怎么会连敌军主力的面都没有见到,就会被吓得发生大溃败呢?

  更何况,朱温御驾亲征,拥有的实力那是惊人的。就算李存勖真的率军前来,朱温也不至于因为害怕,就要逃走吧?

  而且不管怎么说,梁晋之间就是无大战。更主要的是,不管怎么说,朱温在撤军途中,就是病得非常严重。

  事实上,朱温撤军到贝州时,病得连轿子也不能坐了,所以只能在贝州休养;后来病情稍微好转,继续行军,到达黎阳时,又病得不能再前进,于是又休养十多天。

  总的来说,朱温2月15日率军从洛阳出发,3月8日就撤军了,4月21日到达汴梁,5月初回到洛阳,6月2日死于宫中。

  这是朱温人生中最后一战,不管怎么说,是以失败告终了。

  如果朱温一系控制了最后的话语权,这一战说到天上,也就是一个赤壁之战。因为这一战之后,梁强晋弱的事实,依然没有改变;而且梁方依然拥有压倒性的优势。

  但是,朱温一系最后越走越失败。关键是,最后控制天下的是他的死敌李克用一系。

  甚至而言,赵匡胤最后也是在这个系统上成长起来,并且开创了大宋帝国。在这种背景下,朱温一系千万不能指望拥有什么话语权了。

  幸好,在最初写前朝历史时,因为遍地都是有奶就是娘的军政大佬,所以史官在写历史时,还是无法把主旋律弘扬到底,只能给朱温一系众多正面的描写,否则,朱温的一生,肯定比现在看到的还要不堪。

  总的来说,朱温死前,朱梁帝国虽然看到衰弱的迹象,并且开始一再失败。但是梁帝国的整体实力,依然拥有压倒性的优势。

  但是随后的结果,却是朱梁帝国越来越衰弱,晋国越来越强大。

  朱温死后,梁国军方大佬或藩镇化,或是投降晋王李存勖一边。

  而李存勖在此过程中,想借幽州称帝之机,征服幽州;再借魏博倒戈之际,控制了魏博;又借镇州内乱(王镕被自己养子杀死),征服了镇州;再借定州内乱(王处直被自己养子逼死),进一步控制了定州。

  在这种此消彼涨的过程中,梁晋争霸战的强弱之势渐渐逆转了。

  史书说朱温病重期间说,李存勖太牛了,我的儿子太差劲了,我以后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这种内容,大约也是晋方的记述。

  因为,李克用快死的时候,让朱温打得都快穷途末路了,而且他的儿子,从表面情形去看,连自己的叔叔、干哥哥都无法驾驭,但是李克用依然信心满满的希望自己儿子完成自己未完的意愿。

  朱温快死的时候,无论从哪个角度,后梁也是天下唯一的超级大国,任何一个国家与后梁相比,也差的不是一点半点。整个北方晋、燕、齐、镇、定五国加起来,都没有梁国势力大;而且梁国中央集权基本完成,在这种背景下,朱温怎么会那样绝望呢?

  关键是,这种话,就算内心真这么想,也不可能说出来啊。

  不要说,梁国拥有压倒性的优势了,就是让打得屁也没有一条,也不会说这种丧气话啊。如果梁国一系取得胜利,朱温死前的话,肯定也是高大上到了极点,总而言之,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当须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