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近六旬的李罕之突然投靠朱温,是何原因?下面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

  朱温争夺淮南失败后,却很快得到一个意外的收获,那就是李罕之背叛李克用,带着潞州来投降自己。

年近六旬的李罕之突然投靠朱温,是何原因?

  李罕之最初也是黄巢的小弟,后来他投降大唐帝国时,黄巢还没有攻入长安呢,从这个角度来看,李罕之背叛黄巢比朱温早多了。

  李罕之投降大唐帝国后,先跟着高骈混,后来又跟着诸葛爽混,都担任着刺史级的高官。诸葛爽死后,李罕之与张全义争夺洛阳为中心的地区失败后,就开始跟着李克用混了。

  李罕之跟随李克用后,也始终是大佬级的人物。

  因为类似的原因,在李克用看来,李罕之就是吕布、刘备那种枭雄人物,只要有点机会,就有可能独立单干。

  罕之恃功多,尝私克用爱将盖寓求一镇,寓为请,克用不许,曰:“鹰鹯饱则去矣,我惧其翻覆也。”

  有鉴于此,李克用从来不给李罕之独当一面的机会。问题是,李罕之就是想独当一面,在这种背景下,李罕之对李克用越来越不满。

  在朱温讨伐淮南失败的那一年,李罕之对李克用的不满已到了极点,所以抓住一个机会,直接就用武力夺取了李克用占据的潞州。

  及志勤薨,旬日无帅,罕之擅引泽州兵夜入潞州,据之,以状白克用,曰:“薛铁山死,州民无主,虑不逞者为变,故罕之专命镇抚,取王裁旨。”克用怒,遣人让之。罕之遂遣其子请降于朱全忠,执河东将马溉等及沁州剌史傅瑶送汴州。

  在梁晋争霸战中,潞州绝对是一个战略要地。

  朱温牢牢控制潞州,就等于把脚伸入了黄土高原,以后想攻打山西的核心地区,在地缘上就容易拥有巨大的优势。

  李克用牢牢守住潞州,对河南、河北的军阀就拥有居高临下的优势,朱温想在山西取得突破性的进展,那就非常困难了。

  战国时期,秦赵之间的长平之战,主要就是围绕这块地区发生的。

  为了争夺这块地区,秦赵两国都调拨了几乎全国的军队,于是打出了一场人类历史上也少见的大战。从这里,我们大约可以看出,这块地区的重要性。

  李罕之带着潞州投降,意味着梁晋争霸战正式展开。

  在黄巢之乱刚刚结束时,朱温就曾给过李克用一个下马威,当时打得李克用又哭又喊了半天,但是终于只能忍气吞声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因为当时还是海选阶段,所以李克用主要目标是夺取山西,自然不敢进入中原,与朱温那种如虎如狼的人展开争夺。

  当然了,因为当时还是海选阶段,所以朱温痛击李克用的目的,只是希望他明白,不要没事就把脚随便伸入中原。所以这件事后,朱温、李克用一直相安无事。

  虽然说,朱温、李克用围绕洛阳、魏博曾展开过各种角逐,但是总的来说,真正冲在前排的人是洛阳的张全义、魏博的罗弘信,李克用、朱温只是幕后的大佬。当然了,相关的争夺都以朱温获胜结束。

  再后来,朱温统一了中原(河南、山东两省),自然开始想着争夺山西了,于是朱温、李克用之间开始了战争。

  现在,朱温突然不战而得到了潞州,自然更不会轻易松口了。而李克用面对事关晋国命运的战略要地落入朱温之手,自然也不会轻易放弃。

  于是,梁晋争霸战全面展开了。

年近六旬的李罕之突然投靠朱温,是何原因?

  李罕之投降朱温,对朱温而言,那是可遇不可求的事。

  因为李罕之面对李克用的挤压,有上中下三策的选择,并不是一定就得投靠朱温。至少李克用应该认为,李罕之肯定不会这样玩的,否则,李克用哪敢这样对李罕之呢?

  李罕之这样做,需要承受着巨大的风险。

  首先,李罕之这样选择之后,全家很快就让李克用拘捕了。

  克用遣李嗣昭将兵讨之,嗣昭先取泽州,收罕之家属送晋阳。

  对于李罕之那种拥有枭雄之气的人而言,肯定早已做好了随时牺牲全家的准备,问题是,只要有可能,再枭雄气的人物,也不想这一切变成现实。

  其次,李罕之跟着李克用混,李克用不会给他太多的独立机会;跟着朱温混,朱温就会给他太多的独立机会?显然也未必。

  既然如此,李罕之背叛李克用,跟着朱温混,对他而言,不过是草驴换个叫驴罢了。

  所以保守一点看,李罕之似乎只能跟着李克用混了。

  要知道,当时的李罕之已快六十岁了。再冒着全家惨死的风险、甚至承担全家必死的风险,从一个阵营跳到另一个阵营,追求不确定的利益,真值得吗?

  李克用大约认为,李罕之不会这样傻的,但他就这样做了。于是李罕之突然从李克用的阵营,跳到了朱温的阵营,并且带着潞州去了。

  在李罕之背叛李克用的那一年,他已经58岁了。

  普通人到了这般年龄,恐怕任何雄心壮志也消失了,因为不要说人生七十古来稀的年代了,就是在现在人均寿命早已突破七十岁的时代,人到了年近花甲的时候,通常也会想着退休养老了。

  但是对于那些野心勃勃、或是胸怀大志的人而言,恐怕只会有着刘备抚脾兴叹的感觉。总而言之,生命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流逝着,我如果再不抓紧时间,一生恐怕就要这样虚度了。

  在这种背景下,他有可能更倾向于赌博、冒险的选择。一切就如某位大哥的豪言了,现在道路还很远,天却快黑了,我按正常道路走,永远也没有机会到达目的地,所以我只能这样不顾一切的向前走了。

  李罕之背叛李克用时。大约是这样盘算的,用生米煮成熟饭的方法占据潞州,再请求和李克用合作,应该是可以实现的。

  总的来说,李罕之与李克用合作了十多年,一再表示自己想占据一块地方,李克用却一再拒绝;现在李罕之自己动手,把一切变成既成事实,李克用应该会接受吧。

  至少,李克用现在接受与李罕之合作的事实,潞州还算控制在他手里;如果不愿意接受与李罕之合作的事实,李罕之一着急,肯定会倒向朱温那边的,到时李克用失去的就更多了。

  如果事情这样结束,李罕之也算成功了。问题是,李克用没有接受这种既成事实,更用强烈的手段报以了还击。

  既然如此,李罕之也没有什么可犹豫的,直接就倒向了朱温一边。

  李罕之投降朱温几个月后就病死了,他死前会想到什么,没有人知道。但是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如果他早死几个月,盖棺定论时相对就比较简单了。

  问题是他多活了几个月,就让自己的人生又多出了一项非常重要的履历。毕竟带着潞州投降朱温,引发梁晋争霸战全面展开,怎么说也是一件历史性的大事。

  不管怎么说,李罕之地投降,让朱温在梁晋争霸战中取得了先手。

  虽然在几个月后,李克用夺回了潞州城,但是整个潞州地区,显然已被朱温全面渗透了。

  在这种背景下,李克用调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开始加强晋阳城的城防。面对李克用这种做法,有人劝李克用说,您这样做,实在等于向朱温示弱啊。

  因为,我们应该御敌于国门之外;再不济,也得在远离晋阳城的地区,与朱温作战啊。您现在这样做,怎么看,好像也是朱温随时会打到我们的晋阳城下啊。

  李克用大发军民治晋阳城堑,押牙刘延业谏曰:“大王声振华、夷,宜扬兵以严四境,不宜近治城堑,损威望而启寇心。”

  面对这个人的劝说,李克用表示赞赏,问题是赞赏归赞赏,晋阳城的城防还得加强啊。两年后,朱温大军就是打到晋阳城下,一度打得李克用都有放弃晋阳逃跑的计划,只是在他手下将领、以及他老婆的劝说下,李克用才鼓起勇气坚持下去。

  最后的结果就是,朱温没有攻克晋阳城,但是潞州再度落入朱温手中。

  随后几年,朱温对李克用已拥有了压倒性的优势;而且兼并河北,似乎也没有太多悬念了。但是就在这关键时候,朱温的老兄弟丁会,突然带着潞州投降李克用了。

  这样一折腾,朱温兼并河北的计划,遂只能无奈终止;关键是,从此以后,朱温再也没有夺回潞州;相反最后在潞州城下被李存勖杀得一败涂地,于是梁晋争霸战开始逆转。

  当然了这是后话,从这里,我们大约可以看出潞州何去何从的意义与影响。

  在李罕之投降的那一年,朱温还得到一个重要的好消息,那就是刘仁恭崛起于幽州了。在刘仁恭崛起之前,朱温想进攻河北,是找不到太多机会的;但是刘仁恭的崛起,有意无意地把河北军阀逼得进一步倒向了朱温。

  还是在那一年,朱温还得到一个好消息,那就是朱简带着陕州来投降,在这种背景下,朱温夺取河中也好,进一步向关中渗透,也变得容易了。

  这真是有福之人不用忙啊!什么叫时来天地皆同力,大约就是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