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句俗话说: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似乎也可以这样推理,做太子容易,守太子之位难。其实这两句话,都需辩证理解。如果打江山真那么容易,很多人都可以做皇帝了;如果做太子容易,那么皇帝老子的许多儿子,岂不都能成为太子了?我认为,话应该这么说:把江山守好,比打江山还要难;而把太子之位守好,比当上太子还要难,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杂盒子小编一起往下看。

  司马衷就遇到了这个难题。从被立为太子,到登上皇位,他足足等了二十多年,太漫长了。这么长的时间里,他必须“夹着尾巴做人”,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因为稍不留意,就可能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

司马衷非常愚笨,他是如何当上太子的呢?

  如果司马衷聪颖敏达,那倒还自罢了,问题就是,他又愚钝又懦弱。所以,很多大臣都忧心,如此呆傻之人,怎能做储君呢?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以太子少傅(太子的老师)卫瓘代表的忠贞之臣,开始发出反对声音。

  卫瓘,字伯玉,河东安邑(今山西夏县北)人。他先是以曹魏将领的身份,参与伐蜀战争。蜀汉灭亡后,又用计捕杀邓艾、平息钟会之乱。晋朝建立后,又驰骋边疆,扫除边患。他功勋卓著,却视爵位为粪土,把封侯之赐,全让给自己的弟弟,而不留给儿子。如此高风,赢得了远近之人的交口称赞,包括晋武帝在内。

  为太子娶妃时,晋武帝中意的儿媳,本是卫瓘之女。灭吴之后,晋武帝又把女儿繁昌公主,嫁与卫瓘之子卫宣为妻。

  得皇上如此宠眷,卫瓘更要衷心报国。眼见皇太子所托非人,他本想直陈武帝,行废立之事,可每次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有一天,晋武帝在陵云台设宴,大会群臣。卫瓘一看,机会来了。他喝了不少酒,然后装着醉醺醺的样子,跪倒在御座前:“老臣有话,想启奏陛下……”

  “爱卿有何话,但说无妨!”

  睽睽众目之下,卫瓘数次想开口,却又欲言又止。情急之下,他用手摸了摸御座,压低了声音说:“陛下呀,这个位子可惜了……”晋武帝瞬间明白了卫瓘的意思,但他佯装不知答复道:“爱卿呀,我看你真是喝多了!”

司马衷非常愚笨,他是如何当上太子的呢?

  不仅是卫瓘,中书令和峤也直言不讳,说皇太子太淳朴,而这个世道多虚伪狡诈,“恐不了陛下家事”。说白了,就是太子太傻太呆,根本无法胜任皇帝之职。晋武帝听后,选择默然不答。

  儿子傻,老子可不傻。晋武帝当然知道儿子几斤几两,也知道卫瓘、和峤等人是一片衷心,但“造次必于仁恕”的他,在面对有关太子的诸多争议时,他没有足够的魄力,也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改变已经存在的一切。

  首先,如果废了太子,谁来做太子?当此之际,他的弟弟齐王司马攸,声望越发的高涨。正是这位弟弟,差点把自己的皇位抢走了。如果不立老大,弟弟齐王与自己其他的儿子,很可能再起祸端。

  其次,后族与贾家势力的制衡。皇后杨艳死后不久,堂妹杨芷坐上了后位,她的老爸杨骏、叔叔杨珧、杨济,分掌了军国大权,权倾天下,时人称之为“三杨”。特别是杨骏,身居高位,威风八面,不可一世。晋武帝要废太子,这一关就很难通过。不仅如此,同是外戚的贾家,也不遑多让。贾充是开国勋臣,女儿贾南风又是太子妃。为了家族的利益荣华,说什么也要保住太子。

  再次,晋武帝很喜欢自幼聪慧的司马遹,而司马遹正是太子司马衷的儿子。如果司马衷继位,那么皇孙即可顺理成章的,成为下一任皇位继承人。

  还有,以荀勖、冯紞为首的小人,与贾充结为朋党,为了各自的利益,竭力讨好晋武帝。得到其欢心后,又一再进言,说太子如何“明识弘雅”,如何有贤君之象。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晋武帝开始飘飘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