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官员联姻真的用丫鬟冒充小姐吗?感兴趣的读者和杂盒子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福建侯巡抚有个心腹叫侯虎,侯虎本姓朱,原来是一个帮人装潢房子的小学徒。13岁那年在签押房干活时,侯巡抚看他长得聪明伶俐,就将他招进衙门,从此侯虎就飞黄腾达起来,由巡捕到千总,升职速度很快。他虽然在外有职司,可下班后依然兢兢业业回来伺候侯巡抚。侯巡抚对侯虎很是喜欢,及至升任湖广总督后,依然把他带在身边,不久就升他为督标统领(总镇),这是湖广辖下最高级别的军政长官。

  侯总督初到武昌履任时,湖北言巡抚率一众官员在黄鹤楼为他接风。由于言巡抚科第出在侯总督门下,故尊称其为师帅,这称呼很有讲究,于公于私都兼顾到了。席间谈到侯虎,侯总督夸他有情有义,言巡抚接住话头说:师帅赏识的人自然十分出色,门生有个女儿,正想攀这门亲。侯总督哈哈大笑:虎儿,还不过来谢过丈人吗?侯总镇连忙过来恭恭敬敬地向言巡抚叩头行礼,言巡抚眉开眼笑受了礼。要说同城督抚在级别上都属于一品大员,如果关系融洽则两利,总督巡抚再加上总镇三人成了姻亲,那还不成了家天下?

  言巡抚兴冲冲地回到家里跟夫人说了此事,没想到夫人大怒,坚决反对把女儿嫁给别人做填房,而且还是一个“兔崽子”—这是说侯总镇跟侯总督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简直就是把女儿往火坑里推,这哪是当爹的该做的事。言巡抚十分惧内,夫人这么一闹,酒也醒了一大半。可总督那头已经说定了,夫人却坚决不干,还说要找侯总督去理论,这下使得言巡抚夹在中间两头难受。但难受归难受,事情却必须抓紧落实,因为侯总镇已经选好日子准备来迎亲了,反悔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古代官员联姻真的用丫鬟冒充小姐吗?

  言巡抚此时急火攻心,如坐针毡,这一幕恰好被他手下一个叫陆俭叔的观察使看在眼里。陆观察向来机变百出,极善见风使舵。他说,中丞不要为难,在下正好有个女儿跟贵千金同龄,情愿拜在大人膝下,作为替身……言巡抚一听,觉得是个好办法,当即商定将陆观察的“女儿”送到自己家里,悄悄认四姨太做娘,一切嫁妆由四姨太预备,还给了陆观察一笔银子作为补偿。

  难道陆观察真的有如此舍己为人的牺牲精神?其实他早有打算。他家有个大丫头叫碧莲,年方十八,颇有几分姿色,平常已与陆观察鬼混过了。陆观察想让她冒充言巡抚女儿嫁给侯总镇,碧莲发嗲说:开坛的酒,你已经喝得不喝了,就拿去送人!陆观察说,傻丫头,这一去可就是“一品夫人”了呀。于是,碧莲摇身一变成了陆观察的女儿,旋即又被一顶小轿抬到言巡抚四姨太住的花园,由一群丫鬟仆妇周到伺候,俨然就是千金小姐了,只等侯总镇前来迎亲。

  成亲那天,是武汉三镇官场上的盛大节日,督、抚、总镇衙门张灯结彩,文武官员纷纷排班道贺,百姓堵街塞巷,争睹热闹。

  这么大的事情,难道可以用“替身”瞒天过海吗?当然很难。其实当事人根本就没想瞒着,大家都知道,只是心照不宣而已。更重要的是,当事人明知是替身也不会多去计较。这就是官场联姻的最大特点。官场大佬之间要的就是通过联姻进行利益的联合,是不是真骨肉,甚至是不是有婚姻之实都是其次。官场讲究个相互帮衬,若是沾亲带故很多事情就好办多了,所以形式远比内容重要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