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最后的战神,章邯最后什么结局?下面杂盒子小编为大家带来详细的文章介绍。

  秦将章邯投降项羽后,被封为雍王,与两位部下塞王司马欣、翟王董翳共同统治秦国关中故地,但好景不长,仅仅半年后,公元前206年8月,汉王刘邦手下大将军韩信明修栈道暗渡渭水,如一股旋风突入三秦,直扑扼守汉中的咽喉之地陈仓(今陕西省宝鸡市)而来。

大秦最后的战神,章邯最后什么结局?

  章邯正傻傻的把守着栈道,突然听说汉军主力出现在陈仓一带,大惊,慌忙回军前去阻截。

  晚了,韩信这把盖世神剑,不出则已,出则必以血祭之。

  而章邯,就是第一个以血祭剑的人,虽然他的血,似乎并不怎么干净。

  这场战争的胜负几乎没有什么悬念,无论从士气、将心、道义,还是军队战斗力,雍军都没办法跟汉军比。章邯在陈仓大败,退至好畤(陕西乾县),再战,再败,只得退至大本营废丘,坚守待援。

  这种坚守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根本没有一个援兵会来。韩信在引军团团围住废丘后,又命令诸将派兵攻打他城。塞王司马欣、翟王董翳更是不堪,一个月不到,就被韩信揍扁,这两个毫无气节可言的机灵鬼,在换过秦将、楚将、楚诸侯三种身份后,再一次转换身份,摇身一变,做了汉王属下的降将(彭城之战刘邦战败后,他们又回头投降了项羽)。

  这个时候,项羽还在齐地与田荣纠缠,根本抽不出身来救章邯。章邯于是陷入了孤立无援的绝境。

  公元前206年11月,汉军攻破雍郡陇西,公元前205年正月,汉军又攻破北地,俘虏了章邯之弟章平。至此,关中之地尽归汉有,只剩下章邯守着废丘一座孤城还在苦苦支撑。

大秦最后的战神,章邯最后什么结局?

  章邯不是没有想过投降,司马欣与董翳不是又一次投降了么?换主子对他们来说,就跟吃饭那么简单,似乎从来不需多加考虑,想来在他们心里,还是把自己当成识时务的俊杰的。

  可是章邯不想再做这个俊杰了,上一次投降,对他的打击还不大么?当年他一念之错,就在新安失去了二十万手足的生命,从此被扣上了一顶“大秦罪人”的帽子。谁知道这一次投降,他又会失去些什么?没错,刘邦或许如传言般是个“仁厚长者”,章邯投降,仍可不失富贵,但这样的话,他岂不是又要被扣上一顶“三姓家奴”的帽子?

  章邯宁肯壮烈的玉碎,也不愿苟且的瓦全,先前一顶帽子已足够让他贻羞后世,再一顶,岂不是要他遗臭万年?

  于是,章邯死撑不降,他凭着仅存的残念与出色的守城术,吃力地支撑着摇摇欲坠的废丘。

  这一撑,又是足足10个月(公元前206年8月至公元前205年6月),作为曾经的天下名将,章邯也不是吃素的,就连无敌的韩信,不磕掉几颗牙,也没别想轻轻松松将他一口吞掉!章邯在用最后的意志向天下人证明,虎死余威在,我章邯虽不复当年之勇,但即便要败,也要败的轰轰烈烈!

  作为一个出色的军人,章邯最终赢得了对手的尊重,项羽如此,韩信亦是如此,但仗还是要打,谁叫我们各位其主呢?我能给你最好的尊重,就是给你最完美的打击,让你生命的最后一舞,华彩绚烂,光耀九州!

  公元前205年6月,一个漫长的雨季如期而至,章邯想起三年前自己正是在这样一个漫长的雨季之中袭杀项梁于定陶,一战名动天下,当时他是何等的踌躇满志,壮怀激烈!可是现在,他只能坐困在一座孤城之中,在历史的角落里垂死挣扎。这真是世事变化,人生如同一场大梦!

  章邯的悲哀的预感到,自己不平静的一生,恐怕就要在这场大雨中落下帷幕了!

  果然,几天后,一股人工的洪水,仿似万马奔腾,涌入了废丘城,几乎就在转瞬间,所有的街道民房就被一片河泽所淹没。无情的大雨无休无止,阴郁的天空没有了颜色,整座城市,在百姓绝望的呼喊声中,在震天的雨声与水声中,散发出无比浓重的死亡气息。

  原来,废丘之所以难攻,就在于它紧邻雍水,章邯可以挖沟引水环城以自固,当年,他也是这么牢牢守住濮阳城,让项梁对他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可是,韩信比之项梁,不知高上几许,他见章邯守城有计,急切之间难以攻下,为免不必要的伤亡,于是就暂停了攻击,等的就是这么一个恼人的雨季。

  大雨,可以隐藏章邯袭杀项梁的杀机,同样可以隐藏韩信水淹章邯的杀机,更重要的是,大雨已经让雍水暴涨了!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韩信于是派人堵住雍河下游,让水灌入废丘,用洪魔去对付桀骜不驯誓死不降的章邯。

  当年,秦军也是用这个办法,灭去鄢郢数十万楚国军民的,如今,出身楚国的汉军,用同样的方法,人道毁灭了废丘数万秦国军民。白起与韩信两位不同时代的绝世战神,在这一刻心灵相通。

  这就是真实的战争,淹城,屠城,烧杀抢掠,都属于战争的一部分。这个世上或许有正义之师,却绝对没有所谓的仁义之师。相信有的,赶紧回家抱着老婆孩子洗洗睡吧,然后在梦里拜托上帝,不要让你活在乱世。

  此水虽非禹凿开,废丘山下重萦回。

  莫言只解东流去,曾使章邯自杀来。

  ——胡曾《咏史诗·废丘山》

  降臣剖符竹,洪度方洞开。废邱亦善地,百里辟蒿莱。

  桓桓章将军,仡仡貔虎材。奸竖主帷幄,大将终疑猜。

  望夷不足惜,此类良可哀。行人一长叹,万壑悲风回。

  ——曾国藩《废邱关》

  废丘,原为西周时秦之故都,乃大秦先祖非子所居之地,更是是秦人发源之地,其古称犬丘,后秦统一六国被废掉,从此在历史的舞台中暂时谢幕。章邯定都于此,算是将幕帘悄悄拉开一角,随即又将它无情拉下。这一场大雨,让废丘终成一个废都;这一场大水,让世界一片荒芜。

  章邯看着汹涌的大水,将这座秦人最早的都邑,将这片西周历代秦人先祖陵寝所在地,将这个曾经创造大秦帝国伟业的摇篮,化作一片汪洋,心中不由默念道,该死了,我该死了……

  其实,章邯早该死了,败军之将,怎能不该死呢?当年败在项羽之手,他没有殉战;当年二十万秦卒被害,他没有殉军;当前秦亡,项羽尽灭秦之宗室,他没有殉国;归根结底,还是他骨子里的软弱性格在作祟,这是世人对他最诟病的地方。

  然而,章邯毕竟还留有几许硬汉本色,他的骨头虽比真正的英雄们软,但比世上好些庸人,却不知强上多少倍。这一次,他再不会像条狗一样卑微的活着,他要为自己最后一丝军人的尊严而死。这与“大丈夫忍辱就功名”无关,也与“大丈夫能屈能伸”无关。因为,他已家国荣辱俱失去,功名化作尘与土,死,才是他最好的归宿。

  没有殉战,没有殉国,没有殉军,那就殉城吧!

  不成功,便成仁。可惜的是,章邯没有成功,也没有成仁,他只是一个该死的千古罪人,二十万秦卒的冤魂在看着,废丘城无数枉死的百姓在看着。

  章邯缓缓的拔出自己的佩剑,怔怔的看着它散发出的清冷寒光,这的确是把难得的好剑,而且是当年自己临危受命走上战场时秦二世亲手送给他的宝物。如今,一切已成过往,家国不在,人事已非。只有这把宝剑,依旧铭录着过去激情燃烧的烽火岁月,流淌着过去难以割舍的点滴回忆。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可惜,这个夜晚没有东风,更没有明月,只有好似永不会停歇的大雨,遮天蔽月,将整个世界埋葬。

  当年,蒙恬不忍用自己英雄的宝剑刺杀自己的男儿之身,所以服毒而死。如今,章邯却没有这个顾虑。将这把天下至不祥之人秦二世所赐的宝剑,刺入自己这早已腐臭不堪的身体,正是再合适不过的一件事情。

  于是,章邯提起那把不详的宝剑,用它轻轻的割破自己的喉管,然后闷头摔倒在雨地中,青色的腐血,如无数条细细的鱼儿,在雨水中四窜游动。

  一切都是命运

  一切都是烟云

  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

  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

  一切希望都带着注释

  一切信仰都带着呻吟

  一切爆发都有片刻的宁静

  一切死亡都有冗长的回声

  ——北岛诗歌《一切》

  章邯终于结束了自己悲怆的一生,他的剧情已落幕,他的爱恨已入土。

  这时,雨停了,洪水退去,废丘城内满目苍痍,幸存的百姓们奔走呼号着,寻找自己失散的亲人。一脸欢快的汉军士兵们,则踏着整齐的脚步,唱着雄壮的战歌,缓缓开进城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