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面所写的贾府是在社会上很有地位的一个贵族。说到这个大家都会想到什么呢

  《红楼梦》一书,除却描绘宝、黛之绝世之恋,荣国府的大厦将倾也暗蓄其中。开篇伊始,便有冷自兴之断言:(贾府)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倒,内囊却尽上来了。更有一件大事,谁知这样钟鸣鼎食之家,翰墨诗书之族,如今的儿孙竟一代不如一代了。

  而纵观《红楼梦》前期,荣国府还能勉强维持昔日的繁荣景象,可随着情节的推动,到前80回结束,荣国府的经济已然陷入了困局,先是宫中的太监来贾府“打秋风”,王熙凤居然得靠变卖首饰来应付,其后更是将贾母暂时用不着的金银家伙“偷”出几箱子来卖(第72回);

  紧接着,第75回,尤氏来荣国府贾母处看望,正值饭点时间,贾母留她吃饭,结果端上来的米饭是普通的白梗米饭,而不是主子们吃的红稻米饭,细细询问,才知道“红稻米”这样的细粮不多,只能先紧着贾母吃;

  最后,第77回,王熙凤积劳成疾,需要人参调养身体,王夫人翻遍整个荣国府,只找到些参膏、芦须。没办法,王夫人又去贾母处搜寻,倒是找到一根整参,可却因为年头太久,早已没有了药效:

  一时,周瑞家的又拿了进来,说:“……这东西比别的不同,凭他是怎样好的,只过一百年后,便自己就成了灰了。如今这个虽未成灰,然已成了朽糟烂木,也无性力的了。请太太收了这个,到不拘粗细,好歹换些新的来才好。”王夫人听了,低头不语,半日才说:“这可没法儿了。只好去买二两来罢。”——第77回

  曹雪芹这里用了一个曹操“鸡肋”般的隐喻笔法——眼下这根整参,就好比现在荣国府的处境,外表的品相看着极好,可因为年头久了,早就没有了药效,成了中看不中用的废参。

  可以想象,王夫人听完周瑞家的话后,“低头不语,半日才说”,她此刻脑中想的是什么,如何能不由这根人参联想到整个荣国府的未来命运?

红楼梦中王熙凤为何需要人参?荣国府又为何拿不出来?

  王夫人此处的“低头不语”,承接了后面一个重大故事情节——抄检大观园!

  有读者可能会觉得疑惑——抄检大观园,是由绣春囊引起的。青天白日的,大观园的山石上惊现绣春囊这样的敏感物件,这如果传出去,会对居住在大观园内的小姐们的名声造成怎样的恶劣影响?加上贾宝玉此时也住在大观园,万一儿子在这种环境下被带坏了可怎么办?

  似乎就是在这两个原因的作用下,王夫人才毅然发动了抄检大观园行动,撵走了司棋、入画,以及部分藏赃的婆子。可大家都忽略了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抄检大观园,也是为了裁员,节省贾府开支。

  其实早在绣春囊案件发生之初,王熙凤作为荣国府一直以来的实际管理者,她就提出了“裁员”的建议,因为凤姐知道——如果继续这么耗费下去,荣国府的底子真的要耗干了!

  凤姐道:“太太快别生气,若被众人觉察了,保不定老太太不知道……再如今各处的丫头也太多了,保不住人大心大,生事作耗,等闹出事来,反悔之不及。如今无故裁革,不但姑娘们委屈烦恼,就连太太和我也过不去。不如趁此机会,以后凡年纪大些的,或有些咬牙难缠的,拿个错儿,撵出去配了人,一则保得住没有别的事,二则也可省些用度。太太想,我这话如何?”——第74回

  王熙凤很聪明,她的主要目的就是“裁员”,但要给“裁员”找一个合理的借口。眼下绣春囊事件,就是一个绝好的导火索,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外人看着也好看——人家荣国府是为了正风气才裁员的!

  王夫人很有权谋,她很欣赏王熙凤的建议,自己也知道应该节俭,可她不想背“裁员”的黑锅(贾母有可能会因此埋怨),所以她给王熙凤的回话云山雾罩:你说的何尝不是,但你这几个姊妹可怜,如今就这么几个丫环还要裁革了去,我于心不忍……如今宁可我自己省些,别委屈了她们。

  这就是领导的说话艺术,滴水不漏,你绝对挑不出毛病来,可“裁员”该裁还是要裁的。

红楼梦中王熙凤为何需要人参?荣国府又为何拿不出来?

  抄检大观园,撵走了司棋、入画等人,可终究裁得太少了,起不到“裁员”达到的节俭效果。于是我们看到,到了第77回,明明抄检大观园已经结束,可王夫人又突然转头杀了个“回马枪”,突击检查大观园。

  这次突击检查,撵走了怡红院的晴雯、四儿、芳官三人,留下袭人、麝月这些老实人,这亦是裁员的潜规则——留下老实可靠,埋头干活,可以收为己用的丫环,撵走不听话、爱搞事的丫环,今天的职场亦是这种手段,诸君须知。

  查完怡红院后,王夫人连茶也不吃,带领众人又往大观园别处查人去了——可见不是针对怡红院,而是针对整个大观园的一次“裁员”。包括周瑞家的在撵走司棋时,也称:明儿还有打发的人呢!可见此次“裁员”数量之多,持续时间之长,并非是王夫人一时兴起,而是早有这个谋划。

  一向赫赫扬扬的荣国府,居然要靠这种藏着掖着的手段来节省开支,可见家中经济拮据,而表面的面子工程却不敢停,怕惹人耻笑,可此举无疑是扬汤止沸,若没有“溃痈虽痛,胜于养毒”的觉悟,荣国府安能长久?读者亦须警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