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红楼梦》里也有很多对婆媳,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贾母邢夫人的关系。杂盒子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

  红楼梦第四十七回中,因贾赦强娶鸳鸯,贾母怒斥大儿媳妇邢夫人太贤惠,曹雪芹:当媳妇真难。

红楼梦中贾母与邢夫人这对婆媳之间的关系怎么样?

  其实,那个社会制度下的媳妇还真不好当,婆媳关系看似和谐,其实暗藏矛盾。那是个以婆婆为主的社会,媳妇除非熬成婆婆,或者娘家地位比较显赫,比如皇帝的女儿公主下嫁,否则也是媳妇难当。

  回到话题上来,邢夫人这个出身不高,又是续弦身份的媳妇更是难当。贾母厌恶邢夫人,虽然有邢夫人自身的原因,但贾母的好恶和偏心也占了很大一部分原因。

  从《红楼梦》中贾母对邢夫人的厌恶,看曹雪芹笔下的婆媳关系。

  一、贾赦强娶鸳鸯,贾母怒斥邢夫人太贤惠,曹雪芹:当媳妇真难。

  贾母见无人,方说道:“我听见你替你老爷说媒来了。你倒也‘三从四德’的,只是这贤惠也太过了!你们如今也是孙子儿子满眼了,你还怕他使性子。我听见你还由着你老爷的那性子闹。”邢夫人满面通红,回道:“我劝过几次不依。老太太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呢?我也是不得已儿。”贾母道:“他逼着你杀人,你也杀去?

  这是红楼梦第四十七回中的一段内容,从这段话中可以看出,贾母对儿媳妇邢夫人的厌恶。在贾母看来,邢夫人这是愚蠢的做法,替丈夫纳妾,贤惠过头。

  如果鸳鸯只是一个普通的丫头,相信贾母即便是不喜欢儿媳妇邢夫人,也会顾及儿子贾赦的面子,把鸳鸯给他做妾。但鸳鸯并不是一个普通的丫头,她是贾母屋里的首席大丫环,且不说贾母平时的生活离开她不行,但从鸳鸯的身份上来说,贾母就怀疑大儿子和儿媳妇的动机。

  贾母认为大儿子和儿媳妇合起伙来要骗她,要走鸳鸯也是为了架空她,好控制她的财产。正是因为如此,贾母听到大儿子贾赦要强娶鸳鸯,才会连小儿媳妇王夫人都一起骂。

  在贾母看来,她这样做也是给小儿媳妇提出警告,警告她们不要打她财产的主意。警告过之后,贾母还要顾及薛姨妈的面子,还假装老糊涂了,让宝玉替自己给小儿媳妇王夫人赔不是。这也正是贾母做人做事的高明之处,既提出了告诫,又顾及了大家的面子。

红楼梦中贾母与邢夫人这对婆媳之间的关系怎么样?

  这是对娘家地位显赫的王夫人,邢夫人就没有这样幸运了。且不说邢夫人的为人做事,但说邢夫人的出身和续弦身份,她在贾母面前存在感很低。正是因为如此,缺什么补什么,邢夫人就喜欢刷存在感,找儿媳妇王熙凤的麻烦。

  贾母原本就不喜欢大儿媳妇邢夫人的为人处世,再加上邢夫人的贪婪和愚蠢,贾母就更加厌恶这个大儿媳妇。当然这不是贾母不让邢夫人管家的原因,只是贾母厌恶邢夫人的原因。

  拿邢夫人替丈夫贾赦做媒这件事来说,贾母怒斥她贤惠过头,本身没有问题,邢夫人这件事确实做得有些愚蠢,难怪婆婆贾母生气。但从贾母对邢夫人的态度来看,也不全是邢夫人的错,贾母个人的偏见也占了一部分原因。

  二、贾母的偏心,也导致婆媳关系紧张。

  贾府最后一个中秋节,当时贾赦讲了一个笑话,就是那位偏心的母亲。贾母听了这个笑话,有些笑不出来,她还故意讲给大家听。

  听的人,都要顾及王夫人的身份,也不好多说。但贾母心里明白,大儿子对她的工作安排有意见,觉得她偏心。

  其实即便是现在的父母,像贾母一样偏爱小儿子的也有很多,贾母也不例外。贾母没有让长子贾赦夫妻俩管家,反而是把荣国府交给了小儿子夫妻俩,让小儿媳妇王夫人管家。还让大儿子贾赦搬到了荣国府花园隔出来的一个院子里居住,把荣国府的主位留给了贾政和王夫人。

  这也是贾母与邢夫人这对婆媳矛盾的所在,邢夫人虽然是续弦,也是荣国府的长媳,却不能管家。地位在弟媳妇王夫人之下,在府里下人眼里,混得连儿媳妇王熙凤都不如。

红楼梦中贾母与邢夫人这对婆媳之间的关系怎么样?

  正是因为邢夫人对婆婆贾母这样的安排不满,所以在弟媳妇和王熙凤管家期间,总是刷存在感,挑刺,绣春囊事件就是最好的例子。开始的时候,贾母为了平衡两个儿子之间的权力,特意安排长房的儿子贾琏夫妻俩参与管家,一个主外一个主内。

  原本贾母认为安排得特别好的事情,并不能让大儿子夫妻俩满意,贾赦强逼鸳鸯就是最好的例子。贾母之所以责怪怒斥邢夫人这个儿媳妇的做法,并不是她认为邢夫人可以掌控这件事,而是拿邢夫人做幌子,试图掩盖这种不和谐的家庭矛盾。

  贾母自己也拿那个笑话开玩笑地自嘲,自己也需要那个婆子的针扎一扎了,看来贾母也意识到由于自己的偏心所带来的家庭不和谐。也感觉到了大儿子贾赦和邢夫人对她偏心小儿子的不满。

  尤其是大儿媳妇邢夫人,不敢公然与婆婆反目,而是找儿媳妇王熙凤的茬,拿王熙凤出气。王熙凤虽然出身四大家族,在婆婆邢夫人这里,也是一个受气的小媳妇。

  可见,红楼梦中的媳妇难当,出身不高又是续弦的媳妇更难当。邢夫人因为对婆婆贾母的偏心不满,在监督王夫人理家的同时,也不忘拿儿媳妇王熙凤出气。贾母虽知原因,也不好直接过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