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统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今天杂盒子小编给大家带来了千古名篇《扬州慢》的诗词赏析,不知能否帮助大家拓展一些知识?

  南宋词作家姜夔,出身贫寒。因为身世经历和才华,与唐代大诗人杜牧有相仿之处,所以他在创作诗词的时候,特别喜爱“化用”杜牧的成句。

化用杜牧的名句,成就千古名篇《扬州慢》

  姜夔在二十二岁的时候,路过兵燹之后的扬州,回想起杜牧当年在扬州的风花雪月,抚今追昔,写下一首“自度曲”《扬州慢·淮左名都》。

  在这首词里面,姜夔巧妙地化用了杜牧的五句诗歌,运用强烈的古今对比,写出了国破家亡的“黍离之悲”,以及落拓江湖的浪子之痛。

  《扬州慢·淮左名都》赏析

  《扬州慢·淮左名都》——南宋·姜夔

  淳熙丙申至日,予过维扬。夜雪初霁,荠麦弥望。入其城,则四顾萧条,寒水自碧,暮色渐起,戍角悲吟。予怀怆然,感慨今昔,因自度此曲。千岩老人以为有“黍离”之悲也。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白话翻译:

  淳熙三年(公元1176年)冬至的这一天,我路过扬州。下了一夜的大雪,刚刚停下,天气转晴。我放眼望过去,发现城外长满了荠菜和麦子。

  可是进城四处一望,却见到了一派萧条。护城河里的河水,碧绿凄清。傍晚时分,耳边响起军队里的号角声。

  我心生悲凉,感慨古今之变,因此自创曲子,填写了这一首词。千岩先生认为这首词,颇有一点“黍离之悲”,因此把它记了下来。

  这里是淮东的名城,竹西亭所在的地方。解下马鞍,稍作一下停留,因为这是我旅行开始的地方。谁曾想走过“春风十里扬州路”,看到的却是遍地的青青的荞菜和野麦。

  自从金兵侵犯长江,折返之后,城中荒废的池塘与乔木,仿佛犹在诉说着对战争的厌恶。天色渐渐昏暗了下来,号角的声音吹来了一阵凛冽的寒意,这些都发生在一座空城里面。

  杜牧当初“下扬州”的时候,是何等地风流潇洒啊。假如他今朝重来的话,那么他见到我眼前的这番景象,一定会感到很吃惊。

  纵然他有创作“豆蔻词”的才华,纵然他有对“青楼梦”的美好回忆,可是面对此情此景,恐怕他也写不出什么深情了吧。

  二十四桥还是当年的那个二十四桥,可是桥上吹箫的玉人,早就不见了。只见那桥下的水波中央,泛起了一点涟漪,映出天上的明月,冷寂无声。

  惦念那桥边曾经盛放的红芍药花,等到冬去春来时,它必定会再次盛放。可是到了那个时候,还有人来欣赏它的美丽吗,它又是为谁而生呢?

  在这首《扬州慢·淮左名都》里,姜夔有5个地方“化用”了杜牧的诗句,而且每一句都化用得恰到好处。

  词中第一、二句“淮左名都,竹西佳处”,出自杜牧的《题扬州禅智寺》;“谁知竹西路,歌吹是扬州”,“春风十里”和“豆蔻词工”,都是出自杜牧的《赠别二首》。

  “青楼梦好”,出自杜牧的《遣怀》中的“嬴得青楼薄幸名”;“二十四桥”,出自《寄扬州韩绰判官》中的“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在这首词里面,姜夔一面游历扬州城,一面回忆杜牧少年时代“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的风流经历。借此作古今对照,勾起对家国兴亡之悲。

  词的上半阕,着眼于“春风十里扬州路”与城外“荠麦弥望”的景物对比,简单地交待了一下事情发生的时间和地点。

  姜夔创作这首词的时候才二十二岁,恰好与“骑鹤下扬州”的杜牧年纪一般。他在词中第三句提到,扬州是他的“初程”。意思是暗示,这是他人生的起点。

  姜夔出生于一个落没的官宦之家,父亲当过汉阳知县。这一点和杜牧也比较相似,只不过杜牧的家族势力远比姜家要更加庞大。

  姜夔十四岁的时候,父亲病逝,从此跟着出嫁的姐姐生活,直到成年。二十岁的时候,姜夔参加过一次科考,但是没有中举。

  两年后,姜夔开启了自己的游士生涯,第一站就到了扬州。当年杜牧也是在他差不多的年纪参加科举,中举之后,来到了扬州,在牛僧孺的手下当差。

  在用唐朝扬州路上的繁华与今朝扬州城外的野芜比较以后,姜夔的目光,转向了城中废弃的池塘和乔木。他想到,从前繁华时池塘边上的风景那么美,如今却空无一人。

  于是姜夔说“废池乔木”,好像是诉说着人们对战争的厌恶。因此,即使现在宋金两国处于“休战”期,人们也不肯回到自己的家园。

  中国人最爱说“故园难离”,如果不是因为战火给人们的心理造成了巨大的阴影,那么他们怎么会不肯回到自己的家乡呢?

化用杜牧的名句,成就千古名篇《扬州慢》

  词的下半阕从杜牧在扬州“风流俊赏”的往事入手,来做今昔对比。扬州城里曾经有杜牧的风流往事,有“豆蔻佳人”,也有“青楼梦”,有那么多让他难以忘怀的地方。

  可是一旦它变成了一座破败的空城,那么就算杜牧重生,也没有办法再深情地赞美它了。当年杜牧听韩绰吹箫的二十四桥还在,可是吹箫的人不在了。

  “波心荡,冷月无声”两句,写得颇耐人寻味。姜夔忽然发现,二十四桥下的波涛中心,泛起了一阵涟漪。仿佛是什么东西,在对他内心的悲怆作出回应。

  姜夔低头再看,却见到一弯冷月倒映在水中,四周悄无声息。面对这座战火摧毁的名城,他内心生出的无尽悲怆,竟然找不到一个人来诉说。

  这个时候的姜夔,就像二十四桥边上长着的那株红芍药一样。等到来年的春天,即使它能够顺利地开花,只怕也没有人再来欣赏了。

  这首词写到这里,姜夔是把自己的个人遭遇带入到了红芍药的身上,借以表达自己心中怀才不遇的悲鸣。

  结语

  姜夔写完《扬州慢·淮左名都》以后,又参加了三次科举,不过皆名落孙山。他到了三十多岁时,才娶了一房妻子。没过几年他又跑到一个叫白石洞的地方隐居,于是自号“白石道人”。

  四十三岁前后,姜夔因为音乐上的才华,曾经得到了一个直接参加礼部考试的机会,结果没有考中。从此当起了“江湖游士”。成了南宋著名的江湖派词人。

  姜夔一生潦倒未仕,因此他的词作中往往都带有个人悲剧的色彩。同时又因为他经常与范大成、辛弃疾等名人结交,好书写国仇家恨,所以诗中时常可见《诗经·王风》的“黍离之悲”。

  这种把国仇家恨与个人悲剧揉和的作品风格,其实在姜夔少年时代作的这首《扬州慢·淮左名都》里面,就已经能看出一些端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