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待人和蔼慈祥,为何对尤二姐尤其冷淡?这是很多读者都比较关心的问题,接下来杂盒子小编就和各位读者一起来了解,给大家一个参考。

  贾母在红楼梦中一直以和蔼老人的形象出现,和孙辈们一起赏花饮茶,喝酒娱乐,虽然是个老人,从她身上我们能看到一股的生命力,她内心比王夫人还要丰盈。

  贾母富贵雍容,怜惜弱小。对前来贾府唱戏的小戏子,她心疼他们不容易,大把抓钱赏她们。在清虚观打醮时,一个小道士冲撞了王熙凤,王熙凤怒不可遏地打了小道士一巴掌,贾母却爱怜地安抚小道士,并拿出钱来给他买果子吃,她的慈善和王熙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贫苦的刘姥姥,她也热情地款待,并亲切地称呼刘姥姥“老亲家”。

贾母为什么只对尤二姐特别冷淡?姜还是老的辣

  贾母广结善缘,在其生日的时候,放生鸟雀,还让小姐姑娘们抄写3651部经书积累功德。因为她的辈分高,年龄大,大家都想沾沾贾母的福气,贾母就让大家把豆子煮熟,然后拿到大街上去施舍给大家以飨众人。

  贾母,向来与人为善,但是也有例外,那就是对尤二姐非常冷漠。

  尤二姐是贾琏的二房,也是众多女子中和贾琏动过真情的。尤二姐脾气温柔和顺,天生丽质,但是应了那句红颜薄命,尤二姐的运气总不是那么好。母亲尤老娘带着姊妹二人嫁给尤氏的父亲,想通过改嫁来提高自家生活质量,无奈尤老娘又作了寡妇。

  尤老娘只好以尤氏继母的身份跑到贾珍家里打秋风,蹭点吃喝。但是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她牺牲掉了自己的女儿。贾珍是什么货色,面对美貌的尤二姐,他岂肯放过,所以当姑娘的时候,尤二姐就和贾珍有染,名声并不好。

  这对一个女孩来说是个污点,尤二姐嫁给贾琏之后,被安置在花枝巷,她恪守妇道,一心伺候贾琏。贾琏也在尤二姐处得到了他在王熙凤那里得不到的温情,那一段日子他们两个夫唱妇随,非常恩爱。也许在尤二姐的心目中,就希望岁月能如此静好下去。

  然而,王熙凤知道了尤二姐的存在,虚情假意将她接进荣国府,从此之后的尤二姐,开始了恶梦般的炼狱生活。王熙凤伙同贾琏新收的小妾秋桐,百般折磨尤二姐,无奈中尤二姐只好吞金自尽。

  在尤二姐自尽之后,书中提到了一个细节,伤心欲绝的贾琏,本想厚葬尤二姐,却被贾母轻描淡写地几句话给打发了“停五七日抬出来,或一烧或乱葬地上埋了完事。”还特意嘱咐贾琏,断不可进入家庙。贾琏只好将她葬在了尤三姐的旁边,可怜尤二姐差点落了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一向慈善的贾母为什么对尤二姐如此冷淡呢?

  首先贾母对尤二姐并没有好印象,我们看贾母和尤二姐第一次见面时的场面,是贾母在大观园和众姑娘们说笑的时候,“只见凤姐领了一个小媳妇过来”,尤二姐出现在贾母面前身份应该是未出阁的姑娘。但是在贾母看来这是一个小媳妇,这无疑会让贾母对她有几分轻视。贾琏处于国孝家孝期间,贾母希望他们一年之后再圆房,但是尤二姐显然和贾琏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一个大家族。势必要有些规矩,贾母又特意嘱咐王熙凤,让贾琏和她一年之后再圆房。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贾母就对尤二姐进行了“鉴定”,这番鉴定很详细。贾母需要专门戴上老花镜,从上到下仔细瞧个遍,还特意让鸳鸯撩起尤二姐的裙子看了看她的脚,等都看遍之后,才说是个齐全孩子。

  贾母虽然喜欢漂亮的女孩子,但是尤二姐并没有给贾母留下好印象,贾府是豪门贵族,有大家族的规矩。贾母在听女儿说书的时候,曾经表达过自己的观点,未出阁的小姐,要知书识礼,尤二姐在贾母眼中就是一个随便的人。

  尤其是贾母听说她曾经定过婚,当时表示要把她送回去。并且说“又没圆房,没得强占人家有夫之人,名声也不好,不如送给他去。那里寻不出好人来”

  这里名声不好,表面是指贾琏强占人家有夫之人名声不好,更是指尤二姐名声不好,因为“哪里也能寻出个好人来”

贾母为什么只对尤二姐特别冷淡?姜还是老的辣

  大家族中在意名声,礼节也很多。贾宝玉是贾母最疼爱的孙子,每天对贾母问安,但是尤二姐,自从见了贾母一面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贾母那里问候,导致贾母对尤二姐的为人不了解。所以给了秋桐诋毁她的机会,贾母未加判断就对尤二姐作了定论“凤丫头倒好意待他,他倒这样争风吃醋的。可是个贱骨头”,一声贱骨头就将尤二姐定了性命。

  贾母这样说她,同开始她自己不自重有关。她终于熬不住,吞金自尽,这么大的动静,贾母不可能不知道,在这么一个体面的家族中,有人却活不下去了,对于贾府名声不好。金钏被赶出荣国府,悲愤跳井,薛宝钗以“失足掉了下去”来粉饰,何况尤二姐之死。

  贾母虽然慈悲为主,但是关键时候不含糊。当她得知大观园的婆子们有空闲或上夜班时,几个人聚在一起斗牌掷骰子玩儿,马上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认为看门的婆子们玩忽职守,不是损失财务的问题,而是怕有别的事情,这个“别的事情”就是指姑娘们名声的问题,要求立刻彻查,严惩不贷,但是很多人都没看懂贾母的用心良苦。

  尤二姐之死,对于贾府来说,名声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不好听,尤其是贾琏亲自操办尤二姐的葬礼,停灵7天做道场,想着像贾珍一样,尽可能把二姐的丧事办得风光体面,这无异于将他和尤二姐的事情公布于众,贾琏在国孝家孝期间,娶亲有很大风险,这样有可能授人以把柄,对贾府的未来非常不利。

  中国有“死者为大”的说法,贾母表现出来和死去的尤二姐过不去,特意嘱咐贾琏“不许送往家庙中”“烧了或者是乱坟岗上埋了”有她的想法和心思。贾母虽然慈悲为怀,但是为了贾府的未来,为了家族的声誉,对尤二姐只能这样了,贾母心思缜密,不能不说姜还是老的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