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四大名著之一,是中国古典文学的巅峰之作。不知道没关系,杂盒子小编告诉你。

  贾宝玉前脚刚哄好了林黛玉,让她释怀头天晚上晴雯将之拒之门外的事件,后脚就在王夫人处又一次惹恼了黛玉。他们二人吵吵闹闹已是常态,众人也都习以为常。

  不过,林黛玉这么经常在王夫人跟前拿捏贾宝玉,哪个母亲也不能忍受。王夫人看不上林黛玉,不是没有原因。

红楼梦中王熙凤让宝玉记得那些帐有什么暗喻?

  不提王夫人,只说贾宝玉为了面子,硬要在王夫人这里吃饭。当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姑娘们都在王夫人这里,不在贾母那边吃饭,只有林黛玉过去了。

  薛宝钗当时就劝他:“你正经去罢。吃不吃,陪着林姑娘走一趟,他心里打紧的不自在呢。”

  他吃完饭着急要茶漱口,宝钗又说:“你叫他快吃了瞧林妹妹去罢,叫他在这里胡羼些什么。”

  这两句话也说出了贾宝玉的真正心里,到底还是放不下。而宝黛二人如此痴缠,明眼人冷眼旁观自然看得清楚。别人尚且如此,王夫人又如何能容忍林黛玉“勾引”贾宝玉,不顾礼仪,败坏德行!

  贾宝玉到底还是担心林黛玉,也不理会薛宝钗的揶揄,急忙就往贾母那边赶过去。

  可笑越着急越有事,路上经过王熙凤的院子被凤姐儿拦住,要他记一笔账。

  (第二十八回)可巧走到凤姐儿院门前,只见凤姐蹬着门槛子拿耳挖子剔牙,看着十来个小厮们挪花盆呢。见宝玉来了,笑道:“你来得好。进来,进来,替我写几个字儿。”宝玉只得跟了进来。到了屋里,凤姐命人取过笔砚纸来,向宝玉道:“大红妆缎四十匹,蟒缎四十匹,上用纱各色一百匹,金项圈四个。”宝玉道:“这算什么?又不是帐,又不是礼物,怎么个写法?”凤姐儿道:“你只管写上,横竖我自己明白就罢了。”

  王熙凤的这笔账没头没尾,看似无头公案。但如果结合后面史湘云“大喜”,就知道是送给史家的礼单。之所以没告诉贾宝玉,是不想他不开心,也是史湘云的事还没下定,不好说。

  既然有了这么一笔账,曹雪芹就会交代史湘云的亲事。前文解读这段姻缘时,咱们已经说了与史湘云订婚的,就是冯紫英。而主要线索,要留到稍后贾宝玉去冯紫英家里赴宴上。

  王熙凤不仅让贾宝玉记了账,还管他要了小红。可怜贾宝玉已经忘了小红是谁。而小红被排挤离开怡红院,终于也可以一展抱负。关于她的故事基本结束了。起码在八十回前,小红再没正式出场,只在别人口中说起一次。

  贾宝玉寻到林黛玉时,她正在贾母里屋裁剪什么。宝玉上前去搭讪,林黛玉也不理。不一会儿薛宝钗也来了,贾宝玉又没话找话。

  (第二十八回)宝玉向宝钗道:“老太太要抹骨牌,正没人呢,你抹骨牌去罢。”宝钗听说,便笑道:“我是为抹骨牌才来了?”说着便走了。林黛玉道:“你倒是去罢,这里有老虎,看吃了你!”

红楼梦中王熙凤让宝玉记得那些帐有什么暗喻?

  正没开交处,贾宝玉的救星又来了,有人进来回说:“外头有人请”。一般这种正式传进来的都是正经事。贾宝玉出去后,还是焙茗告诉他冯紫英有情,对应上次薛蟠诓骗贾宝玉吃西瓜那一环节。

  上次冯紫英来去匆匆,只说后边会请客赔礼,细说“不幸之中又大幸”的事是什么。就是指今天。

  贾宝玉到时其他人都已经到了,除了薛蟠以外,其他三个人都要注意。

  一,主人冯紫英,上次他来去匆匆,如今他做东,他才是这一回的主角。

  二,陪酒锦香院的妓女云儿,这是《红楼梦》唯一一个妓女。但云儿这名字,史湘云岂非就叫云儿。史湘云丈夫死后,她注定要沦落到烟花巷,成为“云儿”一样的人。

  三,陪客蒋玉菡。伶人琪官,当代名伶,大明星一般人物。本篇先不着重讲他。

  回到上次冯紫英来去匆匆说有要紧事要回禀父亲,连铁网山发生了什么,这次又被一语带过都没交代。可见两件事都还说不得。

  说不得的事刚才就有一件,是王熙凤的礼账。

  从礼账的内容,结合后文史湘云“大喜”,礼账是送给史湘云定亲的。而冯紫英的酒宴上偏偏又有一个“云儿”在场。岂不就是预示史湘云的定亲对象就是冯紫英。

  尤其,贾宝玉提议众人作[悲愁喜乐]酒令,明确对应众人的婚姻,与后文“群芳夜宴掣花签”的作用一样。而[悲愁喜乐],正巧包含史湘云的[乐中悲]。云儿在场,相当于史湘云在场。

  我们都知道贾宝玉的姻缘在林黛玉和薛宝钗,薛蟠的姻缘在夏金桂,蒋玉菡的姻缘在花袭人,冯紫英呢?自然是云儿,也就是史湘云。前文用了两三个篇幅介绍完了,不多赘述。

  (第二十八回)宝玉拿起海来一气饮干,说道:“如今要说悲、愁、喜、乐四字,却要说出女儿来,还要注明这四字原故。说完了,饮门杯。酒面要唱一个新鲜时样曲子;酒底要席上生风一样东西,或古诗、旧对、《四书》、《五经》、成语。”薛蟠未等说完,先站起来拦道:“我不来,别算我。这竟是捉弄我呢!”云儿也站起来,推他坐下,笑道:“怕什么?这还亏你天天吃酒呢,难道你连我也不如!我回来还说呢。说是了,罢;不是了,不过罚上几杯,那里就醉死了。你如今一乱令,倒喝十大海,下去斟酒不成?”众人都拍手道妙。薛蟠听说无法,只得坐了。

  [悲愁喜乐]酒令的线索很多,贾宝玉提议作的这个酒令到底有什么重要伏笔。

红楼梦中王熙凤让宝玉记得那些帐有什么暗喻?

  其实看众人所作的酒令,会有细微不同。妓女云儿完全是慨叹自身。她在座地位最低,是个陪衬。加之她是妓女,身世飘零不自由。不可能也没有地位说别人。

  但其他四个男子“君子之交”,他们的酒令,各有四句,既是说自己,也要兼顾在座的一个人。所以,看四人的酒令,不要对照“作者”自己,而是要将四人都囊括。

  另外,冯紫英的酒令顺序,程乙本为底本的《红楼梦》,三百多年来一直是[喜乐悲愁]顺序,从未变过。又是对应史湘云的[乐中悲]。

  贾宝玉提议作[悲愁喜乐]酒令,在座之人,宝玉自不必说,本就擅长诗词歌赋等杂文。

  冯紫英也是将军门第,自有博学之士比如张友士等教授学业。虽不如贾宝玉庞杂并举,却是更正统地学习了学问。

  蒋玉菡虽然是伶人,但他周游在王公贵族府邸和宴会之上。自古娼伶不分。看似他比云儿地位高,实则在权贵眼中都是一样。蒋玉菡必然擅长酒桌应对,才好攀权附贵。贾宝玉的酒令难度,不算问题。

  云儿更不用提,清倌儿本就是陪酒卖艺的,诗词歌赋样样精通。若没有真本事也不能出头。所以,历来清倌儿都有不少才女和名妓。

  剩下就是薛蟠了。他一肚子草包,哪里会什么酒令典故。划拳和令才是他的本色。

  贾宝玉的这个提议,分明就没关照自己的表兄,要说由着薛蟠出丑也不对。但是,在宝玉心中,这个表兄也确实不值得他过度重视和尊重。而众人也打定了注意,要用薛蟠作这一席的篾片相公,看他出丑取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