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撒是怎么击败庞培的?凯撒是如何推动平民化改革的?这是很多读者都比较关心的问题,接下来杂盒子小编就和各位读者一起来了解,给大家一个参考。

  古罗马文明源起于公元前9世纪初的亚平宁半岛,先后经历了王政时代、共和时代和帝制时代三个阶段,对西方文明具有奠基式的影响。这其中,凯撒凭借其卓越的政治、军事才能以及罗马帝国的奠基人,被传颂千年之久。他的名字,也因此成为后世欧洲皇帝的称谓。

凯撒是怎么击败庞培的?凯撒是如何推动平民化改革的?

  事实上,起初位于亚平宁半岛中部、台伯河畔的罗马,只不过是“拉丁姆”地区一个普通的城邦国家。前509年,统治失败的国王小塔克文被赶下台,王政时代就此终结,罗马共和国建立。不过,最开始共和国的权力依旧掌握在少数几个贵族世家手中,但在经过了平民阶层的艰苦斗争以后,普通公民也逐渐获得了一定的权力。并且有机会通过平民议会担任国家高级官职。通过平民议会选举出来的保民官,可以直接进入元老院,负责保护平民权利不受贵族的侵犯。甚至除了国家面临紧急状态而临时设立的独裁官决议以外,保民官拥有一切国家决议的一票否决权。受此影响,罗马的共和政体不断完善,先后通过了“十二铜表法”等一系列法规,激发了国家发展的潜力。

  到了共和时代中后期,罗马的政治权力逐渐发展成为以公民大会、执政官和元老院为主要特征的“三权分立”体系。这其中,公民大会的前身是王政时期就已经出现的库里亚大会,其职能主要包括选举产生高级官吏、对外宣战权、表决执政官议案等,但所有议案均需经过元老院最后批准才能生效。执政官则是从公民大会中的军方团体中选举才产生,通常设为两人、任期一年,长期被贵族把持。在经过平民阶层长期斗争以后,从前306年开始,必须确保执政官中有一人来自于平民阶层,且任期满以后可以进入元老院。至于元老院,它同时也是最大的权力机构,通常由300多人组成,以贵族为主体,后来也吸纳了部分上层平民的加入。在这三大权力机构中,一旦发生重叠职权,均以元老院为准。因此,也可以说元老院是罗马共和整体最重要的代表和维护者。

  在元老院当中,通常设立有保民官、财政官、检察官、司法官等众多职位,用以负责总揽罗马共和国的行政、立法、外交、军事、财政、司法等权力。当然,纵观整个罗马共和时代,其权力制度也是一个动态发展的过程。但是向贵族倾向的同时,保持各阶层相互制衡的总体结构并未发生太大改变。与此同时,罗马的最高权力机构,尤其是元老院也非常重视宗教的作用,经常进行祭祀活动团结民众,激发罗马共和国强大的凝聚力。比如每年12月份,元老们都会在古罗马广场农神庙中举行祭祀活动,举办庆祝丰收的农神节。后来农神节贯穿了这个帝制时期,并在被基督教会吸收以后,演变成为圣诞节。当然,对于罗马人而言,最能鼓舞人心的国家行动还是对外征服和掠夺。毕竟,在生产力低下的年代,通过战争掠夺他人,获取大量战利品的做法,几乎是最常见的一夜暴富方式。

  彼时的罗马共和国,不仅拥有成熟完善的农耕社会体系和健全的军事动员机制,同时在统一了亚平宁半岛以后,开始逐渐参与对地中海贸易主导权的争夺。后来,凭借对国内人口和资源配置效率的高效,罗马相继战胜了迦太基和马其顿,确立了地中海霸主的地位。然而太过剧烈的对外扩张,一方面招致国内贫富分化加剧,另一方面也导致以农为本的罗马开始愈发倚重于海上贸易经济成分。前者致使罗马原有的公民军体系出现崩溃,后者则导致趋利思潮弥漫罗马。结果,在与辛布里、条顿等日耳曼部落的战争中,罗马人屡屡落入下风。为此,罗马名将马略掀起了一场军事改革,开始以职业化军团的募兵制模式,替代先前公民军团的征兵制,战斗力重新恢复巅峰。到了前50年,凯撒更是携数万罗马军团挺进西欧内陆,征服了高卢地区。

凯撒是怎么击败庞培的?凯撒是如何推动平民化改革的?

  需要指出的是,罗马之所以需要进行马略改革,是因为当时的罗马存在大批失业平民。当农民们在外征战时,罗马获得了大量外族战俘作为奴隶,这致使国内的奴隶价格直线下降。受此影响,掌管奴隶生杀大权的奴隶主们自然更青睐使用奴隶进行生产.这就导致平民大批失业,贫富差距拉大,土地兼并风潮也随之而来。由于保民官无力阻止奴隶贸易,更没办法在贵族掣肘的前提下通过倾向于平民的政策,军队的兵源便随之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在马略军改之前,为了确保军队的素质和忠诚度,罗马人邀请必须拥有相当数量财产的公民才有从军的资格,并且自备武器、以示身份。然而随着能够满足要求的公民越来越少,罗马军队的动员机制就一定会出现问题。所以,马略将征兵制改成了募兵制,以此来吸引失地无业者进入军队。按照规定,训练新兵以及补充武器给养均有国家完成,国家承诺服役结束之后,给予占领国的土地,让退役的老兵衣食无忧。这种并未损害贵族奴隶主阶层利益的改革措施,自然也没有引发元老院保守势力的反弹。

  只是,募兵制虽然能够解决罗马军队战斗力低迷、罗马社会动荡等问题,却也造成了武人势力逐渐做大的恶果。战国初年,名将吴起就曾在魏国实施军改,训练了一支颇为强悍的军队——魏武卒。从本质上说,吴起军改以赏赐土地换取魏武卒战斗意志的做法,和罗马马略军改并无二致。虽然后来魏国因为国势衰微、土地萎缩,导致魏武卒的衰落,但疆域广袤的罗马共和国显然并不存在这些问题。实际上,唐朝中后期,伴随着均田制的瓦解,唐玄宗亦曾采取与吴起同样的做法,用募兵制替代府兵制,从而重新提振了唐军的战斗意志。只是,恰是因为职业化军队长期追随将领个人,远离国家权力中枢的特征,最终致使唐末面临藩镇格局的窘境。同样的,马略军改后不久,罗马军队的士兵们也出现了“唯知其将之恩威,而不知有天子”的情况。虽然罗马军团不能在自己的边疆屯田耕作,军队将领也不能指挥生产,可是通过战争掠夺来的努力却不可避免的成为军队将领以及每个士兵发家致富的方法。这就让军团的财力、实力增大,同时战争的胜利让在外征战的将领获得人们的崇敬与爱戴,军人的势力也逐渐盖过了罗马权力的中心元老院,国内平衡也由此被打破。

  凯撒、庞培甚至是克拉苏,罗马共和国历史上的“前三头”的崛起,其实都和军人势力壮大有关。公元前58年,当凯撒被授予总督职位,并掌管巴尔干和高卢地区事务,庞培亦作为罗马最高执政官,控制罗马权力中心的时候,军人势力不可避免的盖过了元老院贵族的声音。此后,凯撒在高卢战争中获得巨大胜利,同时亦远征不列颠、渡过莱茵河讨伐日耳曼尼亚。这一切为他赢得了巨大的声望,也招致元老院贵族和昔日盟友庞培的不安。为此,元老院于前49年强令凯撒返回罗马,并要求凯撒放弃对军团的指挥权。此时的凯撒军团早已自成一体,军需补给皆自行承担,因此并不情愿就此罢手。凯撒回信元老院,不仅表达了希望延长高卢总督任期的愿望,同时在此表达了自己对罗马的忠心。元老院惊惧于凯撒势力的膨胀速度,自然拒绝了他的请求,并明确表示如果凯撒不立刻返回罗马,将宣布其为国家敌人。然而,凯撒并非北伐途中的岳飞,元老院版的“十二道金令”的确迫使凯撒做出了返回罗马的决定,但随行而来的还有久经沙场的罗马第13军团。

  按照罗马法律的规定,没有元老院的命令,任何指挥官不可以私自带着军队渡过卢比孔河,否则就是背叛罗马。但是凯撒还是带着他的第13军团渡过此河。渡河前,凯撒说出了那句流传后世的名言,骰子已被掷下,只能继续前进。这一举动震动了庞培和元老院,他们未曾料想凯撒竟然如此大胆,更没有想到他只带了一个军团。本来庞培和元老院控制的兵力多于凯撒,就算凯撒在高卢自立政权,实力也不如他们。但是现在凯撒的13军团已经近在眼前,在外驻守的军团没有时间调回,临时招募的市井子弟根本没有战斗意志,完全不是13军团的对手。其实凯撒手里有11个军团,每个军团满员五千到六千人,但凯撒只带了他最精锐的第13军团。因为较少的部队行军速度快,凯撒就是为了抢占这个时间差,快速冲进罗马。庞培和元老们意识到自己的军队可能还没有回到罗马,自己就可能被杀了,急忙带着家眷逃离罗马,向南而去,于是凯撒兵不血刃的进入了罗马。此时,也有很多平民出身的元老院议员留在罗马表示支持凯撒,这些剩余的元老院议员在凯撒的要求下选举他为独裁官。如此一来,凯撒就可以以战争需要为由调动整个罗马城内的财富去扩充力量。由于出城匆忙,庞培和元老院贵族议员并没有带走罗马的国库,凯撒占领了罗马也切断了庞培与其在西班牙主力军团的联系,让他原来的军队无法集结。

  当然,在凯撒和第13军团向罗马进军的同时,其麾下其他军团也在朝着亚平宁半岛行动,并阻挡了庞培的援军。这促使庞培意识到自己的短板,缺乏有战斗经验的士兵和充足的军饷,这致使他不得不从意大利南部乘船逃往希腊半岛。在那里,庞培逐渐获得了意大利以东各个行省和贵族势力的支持,并重新稳固下来。至于凯撒,则由于缺乏舰船、尚未彻底肃清敌对势力,不得不放弃追击庞培,转而在亚平宁和伊比利亚半岛巩固自身权威。在扫清了庞培留在伊比利亚半岛的7个军团以后,凯撒终于开始打造舰队,跨海登陆希腊半岛了。相较于凯撒军队,庞培一方虽然人数上占据优势,却大多是刚刚入伍不久的新兵,远不是久经沙场的凯撒军团的对手。不过,在双方交锋之初,庞培凭借制海权和消耗敌人补给的方式,依旧赢得了一定的胜利。奈何追随他的元老院贵族,不断催促庞培与凯撒决战,最终导致庞培的溃败。在法萨卢斯战役中,凯撒的军队数量相较于庞培处于劣势,但在作战士气、指挥能力方面远胜对手,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凯撒是怎么击败庞培的?凯撒是如何推动平民化改革的?

  战胜庞培以后,凯撒成为罗马共和国实际上的最高统治者,庞培则在逃亡埃及以后,惨遭托勒密十三世诛杀。后者之所以诛杀庞培,其目的是为了讨好凯撒,以求其能在埃及内乱中支持自己。原来,当时托勒密十三世与自己的姐姐、同时也是 妻子的克利奥帕特拉七世正在进行埃及内战。后者被排挤至叙利亚以后,聚集了大量军队,正伺机重返埃及。鉴于尼罗河三角洲地区在地中海粮食贸易中的重要地位,凯撒决定介入埃及内战,并扶持克利奥帕特拉七世为自己的傀儡,以这位埃及艳后的身份统治埃及。当凯撒将这一切做完以后,终于可以腾出手来推动国内改革了。公元前46年,凯撒回到罗马,清除了庞培余党之后进行了长达十天的凯旋式,随后凯撒以对立贵族的姿态,代表平民展开了一系列改革。他首先新增了100名元老院成员,这其中大部分都是高卢、马其顿等被征服地区的民众;其次规定农场主、工场主在雇佣奴隶的同时也必须雇佣至少三分之一奴隶数量的平民作为有偿劳力;第三,兴建水利工程和道路等基础设施,给予北意大利和西西里岛人民以罗马公民权;最后,在罗马城内兴建了一系列广场和神庙,加强人民团结,也宣布自己为终身独裁官。

  通过凯撒改革,罗马共和国极大的缓解了贫富分化、增加了平民就业率、改善了占领区与亚平宁半岛的关系。当这些在元老院会议上难以通过的决议,被凯撒以独裁官的形式强力通过以后,他也随之站在了贵族阶层的对立面。因为这些激进的举措,严重的损害了奴隶主和贵族的利益。新加入的元老导致原先元老院议员的权力被稀释,雇佣平民也致使贵族生产成本被强行增加。终于,在公元前44年的一次元老院的典礼上,60多名保守派议员以维护共和制为口号,策划了针对凯撒的刺杀行动,致使其死亡。

  凯撒虽然身死,但其所奠定了独裁制度却固定了下来。后来在广大平民阶层的支持下,凯撒的甥外孙和养子屋大维在激烈的权力斗争中取得胜利,并最终将罗马拉入了帝制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