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汉书》是由南朝宋时期历史学家范晔编撰的纪传体史书,属“二十四史”之一,与《史记》《汉书》《三国志》合称“前四史”,主要记述了东汉195年的史事。下面杂盒子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后汉书·公孙述传》原文及翻译

《后汉书·公孙述传》原文及译文,节选自公孙述列传

  原文:

  公孙述字子阳。父仁为河南都尉.述补清水长。仁以述年少,遣门下掾随之官。月余,掾辞归,白仁曰:“非待教者也。”后太守以其能,使兼摄五县,政事修理,奸盗不发,郡中谓有鬼神。及更始立,豪杰各起其县以应汉,南阳人宗成自称“虎牙将军”,入略汉中。述闻之,遣使迎成等。成等至成都,虏掠暴横。述意恶之,召县中豪杰谓曰:“天下同苦新室,思刘氏久矣,故闻汉将军到,驰迎道路。今百姓无辜而妇子系获,室屋烧燔,此寇贼,非义兵也。吾欲保郡自守,以待真主。诸卿欲并力者即留,不欲者便去。”豪杰皆叩头曰:“愿效死。”述于是使人诈称汉使者自东方来,假述辅汉将军、蜀郡太守兼益州牧印绶。乃选精兵千余人,西击成等。比至成都,众数千人,遂攻成,大破之。成将垣副杀成,以其众降。二年秋,述恃其地险众附,有自立志。于是自立为蜀王,都成都。十一年,帝[注]遣征南大将军岑彭攻之,满等大败,述将王政斩满首降于彭。帝乃与述书,陈言祸福。述省书叹息,以示所亲光禄勋张隆,隆劝降。述曰:“兴命也。岂有降天子哉!”左右莫敢复言。十二年,述弟恢及子婿史兴并为大司马吴汉所破,战死。自是将帅恐惧,日夜离叛。帝必欲降之,乃下诏喻述曰:“将帅疲倦,吏士思归,不乐久相屯守,诏书手记,不可数得,朕不食言。”述终无降意。九月,吴汉又破斩其大司徒谢丰,汉兵遂守成都。述谓延岑曰:“事当奈何!”岑曰:“男儿当死中求生,可坐穷乎!财物易聚耳,不宜有爱。”述乃悉散金帛募敢死士五千余人以配岑于市桥伪建旗帜鸣鼓挑战而潜遣奇兵出吴汉军后袭击破汉汉堕水缘马尾得出。(选自《后汉书·公孙述列传》)

《后汉书·公孙述传》原文及译文,节选自公孙述列传

  [注]帝:指光武帝,下同。

  译文:

  公孙述字子阳。父亲公孙仁任河南都尉时,公孙述补任清水县长史。公孙仁认为公孙述年纪轻,派遣自己属下的官员随他一起上任。一个多月以后,属员辞别公孙述返回,对公孙仁说:“公孙述不是那种需要教导的人。”后来太守认为他有才能,让他兼管五个县,政事都得到治理,奸邪盗贼不出现,郡中人都说是有神灵保佑。到了更始帝登基,豪杰分别在各自所在县起兵响应汉室,南阳人宗成自称是“虎牙将军”,带兵马攻入汉中。公孙述听说这件事,派遣使者迎接宗成等人。宗成等人到达成都,他们残暴地抢掠。公孙述从心里讨厌他们,便召集县中的豪杰说:“天下人苦于王莽政权,思念汉朝刘氏已经很久了,所以听说汉将军到来,都跑到路上去迎接。现在百姓无辜而妇女和小孩却被抓,房舍被焚烧,这些人是盗贼,而不是义兵。我想据郡自守,来等待真龙天子。诸位愿意与我合力作战的就留下,不愿意的可以离开。”众位豪杰都叩头说:“愿意效力至死。”公孙述于是让人假称是自东方来的汉朝使者,授予公孙述辅汉将军、蜀郡太守兼益州牧的印绶。公孙述就选拔精兵一千多人,向西攻打宗成等人。等到达成都时,兵士已这几千人,于是攻打宗成,大败宗成。宗成的将领垣副杀死了宗成,带领他的人马投降公孙述。更始二年秋天,公孙述凭借着地势险峻和百姓归附,有自立为王的打算。于是公孙述自立为蜀王,定都在成都。建武十一年,光武帝派遣征南大将军岑彭攻打任满,任满等人大败,公孙述的部将王政斩下任满首级向岑彭投降。光武帝写给公孙述一封信,信中陈述了趋福避祸的道理。公孙述看完书信后一再慨叹,把书信给亲信光禄勋张隆看,张隆劝他投降。公孙述说:“兴衰是命运决定的。怎么能有投降的天子呢!”身边的人都不敢再劝谏了。建武十二年,公孙述的弟弟公孙恢及其女婿史兴同时被大司马吴汉打败,战死了。从此公孙述的将帅害怕,白天晚上都有人背离叛逃。光武帝一定要使他投降,便给公孙述颁发诏书说:“你的将帅疲惫厌战,战士想念家乡,不愿意长期屯扎驻守,我亲手写的诏书,不可多次得到,我不会食言。”公孙述最终还是没有投降的打算。九月,吴汉又斩杀了公孙述的大司徒谢丰,汉兵于是进驻成都。公孙述对延岑说:“现在应当怎么办?”延岑说:“男儿应在绝境中求得生存,岂可坐以待毙!财物是容易得到的,而不应该吝惜。”公孙述就散发全部的金银财物,招募敢死队五千多人,用来配备给在市桥的延岑,假竖旗帜,击鼓挑战,而暗中派遣一支部队出现在吴汉军队的后面,用偷袭方法打败吴汉。吴汉堕入水中,抓住了马尾才得以上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