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造天书想往上爬的一个小官,最后什么下场?杂盒子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

  01

  据《皇宋通鉴长编纪事本末》,北宋天禧三年(公元 1019年),入内副都知(宦官名,正六品)周怀政当权,结党营私,排除异己,大肆侵吞国库钱财。

  这个才识平庸浅薄的家伙,还酷信妖妄,用现在的话说,就是酷信封建迷信。

  一个名叫朱能的,原系单州团练使田敏中家中一个小厮,通过贿赂周怀政亲信,认识了周怀政,便“以神怪之事诱之”,周怀政竟然让他做了阶州(甘肃陇南)刺史。

  没多久,周怀政到终南山修道观,从那时起,他便伙同宦官刘益等人“造符命(上天预示帝王受命的符兆),托神灵”,或妄言国家吉凶,或臧否大臣。

  当时寇准镇永兴军(治西安,辖今陕甘各一部,豫西一小部),朱能为巡检,他想借助寇准的旧望,也就是影响力,把天书献给宋真宗。

  那时的寇准,是遭王钦若等人排挤,从宰相位置上赶到永兴军的。

  落魄之时居然有人“依附”,“刚强好胜”的寇准喜出望外,满口答应了朱能的请求。

  这份天书,是周怀政与朱能一起伪造的。当月,寇准便给大老板上奏说,“天书降乾祐山(位于长安西南)中”。

  “天书”一出,朝廷上下都明白是朱能等人搞的鬼,唯独宋真宗不疑。

  刘攽,北宋著名史学家,他在他的《寇准传》中,有过这样的记载:朱能献天书,皇上问宰相王旦,王爱卿,对这件事,你怎么看?

  王旦说,最不信天书的,是寇准,如果通过他上天书,可以大大提高可信度,百姓才会信服。

  宋真宗便叫周怀政晓谕寇准,叫寇准把天书献来。

伪造天书想往上爬的一个小官,最后什么下场?

  寇准起初不答应,本人告诉你天书在哪里就不错了,还想利用我献天书,没门!

  可是,他的女婿王曙和周怀政关系好,王曙又是苦劝又是要挟,寇准被缠不过,不得不答应。

  不过,刘攽的记载有一个错误,宋真宗问的,很可能是王钦若,而不是王旦,因为早在天禧元年正月,王旦就不在人世了,而寇准上天书,是天禧三年三月。

  02

  天禧三年四月,宋真宗组织了庞大的仪仗队,到琼林苑迎导天书。

  这份伪造的天书,是一道所谓的祥符,既有对宋真宗的歌功颂德,又有他事业必将兴旺发达、江山万万年的“预言”。

  这份天书,为宋真宗封禅泰山做足了舆论准备。

  问题是,宋真宗何德何能,也配封禅泰山?

  首先表示质疑的,是著名谏臣鲁宗道。

  鲁宗道上疏说,恶有恶报,善有善报,这是天道使然,自古人君如果政得其理,则(天)作福以报之,如果失道,则(天)出异以戒之,哪里会降什么天书?

  鲁宗道断定是奸臣在搞鬼,想迷惑圣上。

  河阳知州孙奭也立即上疏,直言朱能是个奸险小人,本为贱皮子一个,突然当了个州郡长官,就得意忘形了,竟敢妄言祥瑞,陛下竟然还信了,从朝廷到民间,莫不痛心疾首。

  孙奭还跟宋真宗讲起了历史,从汉朝的帛书饭牛到唐明皇的得灵宝符,那些所谓的祥瑞,都是一些奸人搞的鬼,如今朱能所为,只不过是那些玩意儿的现代版,希望陛下吸取汉武、明皇等人的教训,那样才会灾害不至,祸乱不作。

  孙奭又说,上天连话都不会说,安得有书?

  天下都晓得这事是朱能干的,唯独陛下一人不知,坚决请求杀了朱能,以谢天下!

  宋真宗不听,但也明白孙奭说得没错,所以也没给他定罪,不然势必火上浇油。

  他本来就有点心虚,哪里还敢把事情闹大?

  宋真宗“敢”做的,只是把近臣召集到一起,带他们去真游殿朝拜天书。

  03

  一个月后的五月,寇准奉命从永兴来朝。

  即将出发的时候,一位门生劝他说,您到河阳就称病,坚决要求去当地方官,不要呆在朝廷,这才是上策。

  门生说,如果入见,乾祐天书诈妄之事,肯定会闹大,您老人家的正直之名,就全完了,若能保住正直之名,您老人家或可再弄个宰相当当,不然…

  寇准很不高兴,自然不会听门生的。

  六月,寇准特授行中书侍郎兼吏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充景灵官使、集贤殿大学士。

  宋真宗的大动作,随后便开始了——

  一是以天书再降于乾祐县,而大赦天下;

  二是给军队发放特支(特别赏赐),屯驻在外之前没有特支的,此次也有份;

  三是赐乾祐县民秋租十之五,普度诸道释童行学院的儿童;

  …

  宋真宗还向全国发布文告:

  朕寅奉丕基,抚宁中宇。庆灵积厚,高明博临。受河洛之图书,开圣真之鸿绪。陈嘉牲于崇巘,沈瑄玉于隆濉。顺拜文罽之坛,恭荐镂琼之板。储精渊妙,敷化醇浓。矧惟咸镐之区,是为神明之奥。名山之内,福地在焉。载严曲密之都,式伫鸿蒙之驾。清心昭格,璿极览观。由兹鹑首之封,荐锡龙绨之检。谕朕以辅德,戒朕以爱民。告临降之先期,述延洪之景祐。介子孙于千亿,保函夏于太宁。而又眷顾皇储,继颁宝命。昭其仁孝之至,示以报命之祥。斋庄载披,惕厉弥至。考诸册牒,允谓殊尤。昔燧皇握机,但有苍渠之刻;虞舜负扆,止观河渚之文。岂若祚我菲躬,庆及元嗣,膺兹繁祉,实茂皇图。思与万邦,共均纯嘏。仰答高明之贶,用推肆眚之恩。

  顿时,全国上下都沉浸在喜庆祥和的气氛之中。

  04

  随后,宋真宗又组织人力,到琼林苑把天书迎进大内。

  当年六月,寇准就被门生言中,遭丁谓排挤,被赶出朝廷,贬为相州(今河南安阳)知州。

伪造天书想往上爬的一个小官,最后什么下场?

  一个月后,周怀政就出事了,这个宦官,竟然想把宋真宗变成太上皇,让他把皇位传给太子,事败伏诛。

  靠排挤寇准夺得相位的丁谓,还想立一大功,于是“并发朱能所献天书妖妄事”。

  朝廷急派入内供奉官卢守明、邓文庆带人到永兴军,抓捕朱能极其党羽乾祐观主王先、道士张用和,殿直刘益、借职李贵、康玉、殿侍唐信、徐原,免死黥面,发配儋、梅、高、崖、雷、琼、万安、循等州。

  朱能他爹和他妈以及儿子们,一个也没落下:他爹朱谔被退休,他妈周氏被罚铜百斤,几个儿子分别发配到邵、蔡、道州,家产充公,与他爹朱谔有往来的结社人员,处以杖刑后全都发配各州。

  朱能的奴仆和周怀政的奴仆,处以杖刑后发配到海岛等不毛之地。

  被处理的,还有以下人员:入内供奉官谭元吉、高品王德信,处以杖刑后发配唐州;高班胡元则、黄门杨允文处以杖刑后发配西京。

  这些人的罪名,是“尝受命乾祐县,与周怀政协同妖妄”。

  一个叫元吉的,也很快黥面配宾州。

  当朱能得知朝廷派来使者,自知难逃法网,就在衣服里面穿上铠甲,从家里冲出来,杀了入内供奉官卢守明。

  随后,他率所部兵马,带着家属反叛、逃逸。

  永兴军赶紧上奏,朝廷诏令内殿承旨江德明、入内供奉官於德润发兵追捕。

  朱能等人被追到一片桑树林,眼看无路可退,朱能自缢而死,脑袋被砍下献给朝廷。

  朱能完蛋后,时为安州知州的寇准受此案牵连,再贬道州司马。

  处理仍在继续:

  九月,朝廷下诏,刘益、康玉、徐原等十一人活钉示众三天,然后断其手足,具五刑处死;

  王先、李贵并断手足处斩;

  唐信等八人处斩;

  文思院画匠、军士、百姓十五人免死,杖脊黥面,发配沙门岛及广南牢城(囚禁流配罪犯之所);

  朱能仆使及道士、军士十二人并杖脊黥面,发配江、湖、福建牢城;

  朱能弟朱文显免杖,黥面配邓州牢城;

  朱能妻、母和弟妇,以及女仆、家僮十二人并决杖,分别发配湖南、京东、西州军;

  朱能儿子朱件歌以幼不胜杖,黥面配澧州牢城,听随母之配所;

  永兴军知府朱巽、陕西转运使梅询并削一任;

  本军通判、幕职官并赎铜释罪;

  凤翔知府臧大圭与朱能交结,罚铜二十斤;

  军士封进、凤翔府孔目官朱日昌等八人皆因系朱能常从,预为矫妄,处以杖刑,分别发配海岛、远郡牢城;

  乾祐知县,以及蒲城、长安、万年、乾祐主簿、县尉,并坐削绌…

  当殿中侍御史王博文与内臣岑守素等人,奉命到永兴查验弹劾,具狱以闻,而降此诏。

  这桩由一份伪造的天书引发的著名政治丑闻,才算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