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是《红楼梦》中人物,贾琏之妻,王夫人的内侄女。接下来听听杂盒子小编讲一讲他的一些故事。

  王熙凤是《红楼梦》中少有的智商、情商都在线的金钗之一,甚至放在当代,将她当作独立女子之典范也丝毫不为过,而在书中,王熙凤的机敏言谈、能说会道则是她最大的人设标签。

  王熙凤太会说话了,堪称是荣国府的开心果,放眼荣国府的各个活动,只要阿凤在场,便没有不热闹的,王熙凤一说笑话,连小丫鬟们都争相传告,围得是里三层、外三层,无怪乎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盛赞阿凤:年纪虽小,行事却比世人都大呢,少说有一万个心眼子,再要赌口舌,十个会说话的男人,也说她不过!

  而纵览全书,王熙凤开过贾母的玩笑、开过林黛玉的玩笑、开过贾宝玉的玩笑,甚至开过薛姨妈的玩笑,可唯独对自己的表妹薛宝钗,鲜少开过玩笑,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

  单论亲戚关系,王熙凤和薛宝钗的关系明显更近一些,两人骨子里流着相同的“王家血”,可王熙凤似乎对薛宝钗很少亲近,更别说彼此之间开玩笑了,这个现象是值得细细分析一番的。

  王熙凤开玩笑,都带有目的性

红楼梦中王熙凤与薛宝钗之间的关系怎么样?亲密吗?

  王熙凤很少跟薛宝钗开玩笑,其最核心的原因是:对宝钗开玩笑,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收益”!

  王熙凤不是一般市侩妇女,而是荣国府的管家,这一层身份、地位、阅历注定她做任何事都不是简单的为了做而做,而是带有一定的目的性。

  纵观《红楼梦》前80回,王熙凤的每一个玩笑都有“目的”,这也是为何她的大部分玩笑都开在了贾母身上——贾母是贾府的老祖宗,王熙凤能这么顺利坐上管家的位置,有相当一部分原因在于贾母的喜欢和支持。

  于是我们看到,第3回“林黛玉进贾府”,王熙凤姗姗来迟后,上来就满脸堆笑,热情接待了黛玉,并盛赞了林黛玉一番,可这些话听着是在赞黛玉,实则是在赞贾母:

  这熙凤携着黛玉的手,上下细细的打量了一回,便仍送至贾母身边坐下,因笑道:“天下真有这样标致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头心头一时不忘。”——第3回

  这就是王熙凤的情商,她的言行举止似乎以黛玉为中心,上来就携着黛玉的手,恭敬地上下打量,可眼睛的余光时刻在注意贾母,本是夸赞黛玉貌美,最终还是扯到“老祖宗的外孙女儿”这层身份上,她时刻在笼络贾母的欢心。

  再有第38回“螃蟹宴”,贾母看着藕香榭的风景,想着自己小时候在枕霞阁玩儿,结果不小心掉下水,被木钉子碰破了头,直到现在脑袋上还有一个坑,这本是件伤心往事,结果就连这件事,也被王熙凤拿来奉承贾母:

  凤姐不等人说,先笑道:“那时要活不得,如今这大福可叫谁享呢?可知老祖宗从小儿的福寿就不小,神差鬼使蹦出那个窝儿来,好盛福寿的。寿星老儿头上原是一个窝儿,因为万福万寿盛满了,所以倒凸高出些来了。”未及说完,贾母与众人都笑了。——第38回

  细细较来,全书中王熙凤的大部分笑话,几乎都是此类情境下的产物,或是为了奉承贾母,或是为了调节聚会氛围,又或者是通过笑话,掌握现场话语主动权。

红楼梦中王熙凤与薛宝钗之间的关系怎么样?亲密吗?

  也就是说,王熙凤的玩笑是为目的服务的,如果没有了这个目的,这些笑话就不会出现,比如第36回,王熙凤向王夫人汇报工作情况,当她言辞爽利地报告完情况,得到一旁薛姨妈的夸奖,其中有这么一个细节值得注意:

  薛姨妈笑道:“只听凤丫头的嘴,倒像倒了核桃车子的。只听她的账也清楚,理也公道。”凤姐笑道:“姑妈,难道我说错了不成?”薛姨妈笑道:“说的何尝错!只是你慢些说,岂不省力?”凤姐才要笑,忙又忍住了,听王夫人示下。——第36回

  在当时的情景下,王熙凤其实本来想继续跟薛姨妈开玩笑地聊几句的,但她忍住了,因为她此次前来是向王夫人报告工作的,王夫人不是贾母,她喜欢低调敦厚的女子,王熙凤如果拿她在贾母跟前的那一套奉承王夫人,起不到实际作用,还会引起王夫人的不悦。

  用这个思路来看“王熙凤为何不跟表妹薛宝钗开玩笑”,王熙凤凭什么要跟宝钗开玩笑,促进彼此之间的感情吗?这并不是王熙凤期许的“收益”,王熙凤跟林黛玉、贾宝玉等人都开过玩笑,有相当大一部分原因是宝玉、黛玉两人是贾母的心头肉(当然,王熙凤和宝、黛性情亲近也是其中一个原因),通过跟宝、黛搞好关系,可以收获贾母的好感。

  宝钗、凤姐的笑点,不是一个级别

  除了上述原因,还有个人主观性情的因素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薛宝钗博学广识,王熙凤文化程度有限,两人的笑点不同!

  《红楼梦》第42回,薛宝钗曾评价过王熙凤的笑话,可当作此论的佐证素材,且看原文:

  宝钗笑道:“世上的话,到了凤丫头嘴里,也就尽情了。幸而凤丫头不识得字,不大通,不过是一概市俗取笑;更有颦儿这促狭嘴,她用春秋的笔法,将市俗的粗话,撮其要,删其繁,再加润色,比方出来,一句是一句。这‘母蝗虫’三字,把昨儿那些形景全都现出来了。亏她想的倒快。”——第42回

红楼梦中王熙凤与薛宝钗之间的关系怎么样?亲密吗?

  薛宝钗喜欢的是林黛玉“母蝗虫”、“照着园子慢儿慢儿的画”这种高级黑的笑话,这种笑话是有门槛的,而且越品越有味道,越想发笑。

  王熙凤的笑话,其实跟刘姥姥在大观园闹的那些笑话是一个风格,比如突然站起来喊“老刘老刘,食量大如牛,是一个老母猪不抬头”,虽然搞笑,但到底没有脱离“市俗”的范畴。

  对此,曹雪芹笔法精准,刘姥姥宴席上喊“老母猪”这个情节,详细的记录了在场所有人的笑态,从贾母到王夫人、薛姨妈、林黛玉、贾宝玉、史湘云、探春、惜春等人,一一记录,唯独没有提到薛宝钗的反应,这已是不写之写了——宝钗对这类笑话不感冒!

  被曹公誉为“山中高士晶莹雪”的宝钗,她的笑点是有一定门槛高度的。就好比有人捧着幽默讽刺小说《围城》、《堂吉柯德》能笑得前仰后合,却对舞台上敲锣打鼓的二人转毫不感冒一样,宝钗就是这样的人。

  所以,如果抛开上文中提到了“目的”因素,王熙凤和表妹宝钗之间不怎么互开玩笑,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彼此性情不同,就算开玩笑也开不到一起,徒添尴尬,又何必强行幽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