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湘云是《红楼梦》中的人物,金陵十二钗之一,下面杂盒子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第二十六回,贾宝玉被薛蟠邀请赴宴,冯紫英来去匆匆。只说了两件大事,却绝口不提细节。并说十数日内一定回请赔罪

  冯紫英一出场,脂批就有惜“卫若兰射圃”文字不见之说,证明那时会有冯紫英出彩文字。

红楼梦中与史湘云订婚之人是谁?那场赔罪酒宴有何暗喻?

  而冯紫英所说两件事,一件铁网山打围之“不幸之中又大幸”,伏笔日后贾家和冯家卷入皇权斗争失败被抄家,又保全了人员无损之事。

  另一件则伏笔冯紫英与史湘云订婚事宜到了紧关节要,冯紫英着急回去向父亲复命。之所以确定,请看下文。

  第二十八回,冯紫英赔罪的酒宴就有了。除了贾宝玉和薛蟠,席间作陪的,还有他请的蒋玉菡以及锦香院的妓女云儿。

  这里要注意妓女云儿,分明是史湘云的小名。

  贾宝玉提议作[悲愁喜乐]酒令,伏笔宝玉、冯紫英、薛蟠和蒋玉菡四人的婚姻。

  [悲愁喜乐]酒令,是唯一对应史湘云[乐中悲]曲子的线索。

  而冯紫英的酒令,根据程甲本、程乙本为底本的《红楼梦》,几百年来一直是[喜乐悲愁]顺序,完全对应史湘云的[乐中悲]曲子。且酒令内容与[乐中悲]曲子内容也非常契合。都是讲一对郎才女貌的神仙夫妻乐极生悲,丈夫去世后只剩妻子的故事。

  综上可知冯紫英与史湘云才是夫妻。冯紫英当日着急回去面见父亲不敢喝酒,就是因为定亲之事。毕竟几天后史湘云再来贾家,已经基本确准大喜了。

  史湘云和冯紫英的婚后非常幸福,第一胎就生了双胞胎儿子。结果乐极生悲,冯家抄家,冯紫英惨死,只留下史湘云和两个孩子,不得已流落到烟花巷,成了妓女“云儿”,靠卖笑为生养育孩子。

  请看[乐中悲]曲子如何说。

  [乐中悲]襁褓中,父母叹双亡。纵居那绮罗丛,谁知娇养?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厮配得才貌仙郎,博得个地久天长,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终究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这是尘寰中消长数应当,何必枉悲伤!

  史湘云的一生让人很痛苦。襁褓中父母双双离世,成为孤儿。自小是贾母抱过来抚养在贾家,由袭人照顾她到好几岁。

  (第三十二回)史湘云笑道:“你还说呢。那会子咱们那么好。后来我们太太没了,我家去住了一程子,怎么就把你派了跟二哥哥,我来了,你就不像先待我了。”

  史湘云话中凸显了几点需要注意。

  一,她从小在贾府由贾母抚养长大。

红楼梦中与史湘云订婚之人是谁?那场赔罪酒宴有何暗喻?

  二,“我们太太没了”,她才回了史家。

  三,贾母在史湘云离开贾家后,将袭人给了贾宝玉,又将翠缕给了她。

  这里要严重注意“我们太太”,这四个字是称呼嫡母和主母的,不能轻易唤祖母,婶婶更不行。如果史湘云母亲没死,她是嫡出,可以这样叫母亲。

  问题是她母亲和父亲在她襁褓中(几个月大)几乎一同死了,那“我们太太”可以肯定不是续弦,只可能史湘云是庶出。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史湘云父母去世后,她没养在史家,而是贾母代为抚养,只因嫡母不接受她。史家也担心湘云出现不测,才交由贾母代为养育。

  [乐中悲]曲子由湘云小时候的悲惨经历,却写她“英豪阔大宽宏量”的性格,不把“儿女私情略萦心上”。她豪爽、大气、心胸开阔,最有侠义胸怀。

  或许是上天怜悯她幼年坎坷,感念她从不自怨自艾的积极人生态度,赐给她一个才貌仙郎,夫妻郎才女貌一双璧人。婚后感情非常恩爱。

  然而好景不长,上天似乎打定主意每次都给予她很多,再活生生拿走。如果要评《红楼梦》最心疼的女儿,绝不是林黛玉、惜春和迎春,而是史湘云!

  后面又画几缕飞云,一湾逝水。其词曰:

  富贵又何为?襁褓之间父母违。

  展眼吊斜晖,湘江水逝楚云飞。

  史湘云的判词内容也是不断反转对比,她生于富贵却幼年坎坷,长大后豪气干云、潇洒率性,不想恩爱夫妻极为短暂,就如那巫山云雨的神女襄王,不过弹指间。呼应了[乐中悲]的氛围。

  但是,判词和[乐中悲]曲子中,关于丈夫的线索很模糊,只说是个“才貌仙郎”。

  但如果结合端午节前冯紫英宴请贾宝玉,妓女云儿作陪,[悲愁喜乐]酒令等,会发现曹雪芹的伏笔都在此引向了史湘云。

红楼梦中与史湘云订婚之人是谁?那场赔罪酒宴有何暗喻?

  随后史湘云在端午节后出场,就被告知“大喜了”,曹雪芹“欲说还休”地将史湘云定亲,以及性格引向冯紫英的酒令。

  (第三十一回)宝钗笑向那周奶妈道:“周妈,你们姑娘还是那么淘气不淘气了?”周奶娘也笑了。迎春笑道:“淘气也罢了,我就嫌他爱说话。也没见睡在那里还是咭咭呱呱,笑一阵,说一阵,也不知那里来的那些话。”王夫人道:“只怕如今好了。前日有人家来相看,眼见有婆婆家了,还是那们着。”

  这段突出史湘云淘气性格的文章,与她“定亲”联系一起。分明是结合冯紫英的酒令“女儿乐,私向花园掏蟋蟀”,以及唱词:

  “你是个可人,你是个多情,你是个刁钻古怪鬼灵精,你是个神仙也不灵。我说的话儿你全不信,只叫你去背地里细打听,才知道我疼你不疼!”

  曹雪芹从史湘云身上再反证冯紫英酒令,也能证明他们二人才是夫妻。

  随后史湘云带着翠缕去大观园,竟然在荼蘼架下捡到了贾宝玉得自清虚观张道士的金麒麟。脂批在此又留下一句【庚辰:后数十回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提纲伏于此回中,所谓“草蛇灰线,在千里之外”。】

  冯紫英出场时,就有脂批提“卫若兰射圃”,此番史湘云捡到金麒麟,又提到“卫若兰射圃”,所谓“草蛇灰线,在千里之外”,都以为是史湘云和卫若兰为谬误,显然是说湘云与冯紫英有关的故事,主要在“卫若兰射圃”那一回。

  有意思在湘云捡到金麒麟时,正与丫头翠缕论及阴阳。她本刚刚定亲,若论阴阳和合的内容也不复杂,不过是姻缘和生育两点。

  “因麒麟伏白首双星”,拆解开来更简单。

  “白首”指姻缘,代表史湘云定亲,即将与人共携白首。

红楼梦中与史湘云订婚之人是谁?那场赔罪酒宴有何暗喻?

  “麒麟”并非代表姻缘,而是指子嗣。

  晋代王嘉《拾遗记》中描述,孔子诞生之前,有麒麟吐玉书于其家院。“麒麟送子”典故由此而来。而麒麟也因此成为子嗣象征,拜麒麟瑞兽可求子。

  “双星”,就是双生子。

  史湘云自己有一枚金麒麟,又捡到贾宝玉要送她的一个金麒麟成了一双,就是双子。完全对照冯紫英的酒令“女儿喜,头胎养了双生子”。

  史湘云论及阴阳和合,两只金麒麟预示她与冯紫英婚后,会生育双胞胎。

  前后近十章,从贾宝玉和林黛玉偷看《西厢记》,借由小红和贾芸效仿《西厢记》故事影射宝黛爱情的进展,再到牵扯出史湘云与冯紫英的姻缘。

  曹雪芹在铺垫时很有目的。以小红和贾芸的“私情”,预示宝黛爱情没有得到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被祝福的坎坷,再到云英二人被长辈祝福的合法姻缘,却终究抵不过家道崩殂的末世。

  荣华富贵、爱恨情仇,不过都是“南柯一梦”。执着于其中,大梦难醒。但梦醒者又能有几何?也许就像小红说“千里搭长棚没有不散的筵席”才是清醒的人,却到底难逃被薛宝钗形容为奸淫狗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