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英莲是《红楼梦》中人物,金陵十二钗副册女儿,贾府通称香菱。今天杂盒子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红楼梦》中悲剧丛生,用曹雪芹自己的话说就是: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寞时,试遣愚衷。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而在众多女子之中,最让笔者心生哀怜之心的不是泪尽而逝的黛玉,也不是误了终身的宝钗,而是不怎么起眼的香菱。

  细细较来,红楼虽有“万艳同悲”的共性,可大部分女子的悲剧,多多少少都跟她们自身的性格、处事有一定关系。

红楼梦中夏金桂与香菱之间的关系怎么样?她到底有多悲惨?

  比如晴雯若是能低调处事,而不是对其他媳妇、丫环、婆子们动辄吵骂,也不至于落个“墙倒众人推”的结局;

  袭人若是对姨娘之位没有那么强的执念,坦然接受家里人赎她出去的建议,也不会应了“登高必跌重”的谶语,最终嫁给了社会地位最低下的戏子蒋玉菡。

  如此种种,不一而论,可到了香菱这里,我们会惊诧地发现,她几乎没有做错过什么,可还是被命运摆弄。她性格温柔和顺,甚至有些呆萌,她本是姑苏名士甄士隐的女儿,却遭拐子拐卖,每日挨打受骂,最终被卖给薛家,嫁给了薛蟠当妾,堪称将牛粪塞到玉瓶里。

  但凡换成其他女子,有过这么一番复杂的经历,内心多少会变得“暗黑”,可香菱却始终保持最初的娇憨状态,对别人没有一点坏心思。

  这里要插个题外话,曹公匠心独运,给香菱原名安排为“甄英莲”,香菱判词亦写道:根并荷花一径茎香,平生遭际实堪伤。“莲”、“荷花”暗合周敦颐《爱莲说》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香菱从艰难暗黑的环境下长大成人,却丝毫没有沾染世俗之歪门邪气,真真难得!

  于是,《红楼梦》中凡是香菱出现的镜头,皆是那么可爱娇憨,譬如第24回“醉金刚轻财尚义侠,痴女儿遗帕惹相思”中,香菱从背后轻拍黛玉,尽显少女之态:

  话说林黛玉正自情思萦逗、缠绵固结之时,忽有人从背后击了她一掌,说道:“你做什么一个人在这里?”林黛玉倒唬了一跳,回头看时不是别人,却是香菱。林黛玉道:“你这傻丫头,唬了我这么一跳。你这会子打哪里来?”香菱嘻嘻的笑道:“我来寻我们姑娘的,找她总找不着,你们紫娟也找你呢。”——第24回

  脂批云:此“傻”字加于香菱,则有多少丰神跳于纸上,其娇憨之态可想而知。

  读者读之,仿佛看见香菱笑嘻嘻地跑到黛玉背后捉弄她,被黛玉看着后,又满脸笑嘻嘻地问答,俨然是性情纯净之女儿,谁能联想到她之前曾有过七八年的被拐经历?

红楼梦中夏金桂与香菱之间的关系怎么样?她到底有多悲惨?

  再有第48回,众人前去惜春处看年画,别人远观,香菱却走得近近的,指着画上的美人,憨厚地一个一个辨认:

  众人唤醒了惜春,揭纱看时,十停方有了三停。香菱见画上有几个美人,因指着笑道:“这一个是我们姑娘,那一个是林姑娘。”探春笑道:“凡会作诗的,都画在上头,快学罢!”说着,顽笑了一回。——第48回

  细按《红楼梦》文本,会发现香菱有一个特点——特别爱笑!全书中香菱出现的章回有第7回、第24回、第48回、第62回、第79回,香菱每次出现,只要出言说话,必定是“笑嘻嘻道”、“笑道”,这是一个怎样乐观豁达的女孩啊!

  香菱的笑容止步于第79回,因为薛蟠要娶亲了,这也是全书最让人痛心处,我们难以想象香菱是以怎样的善意忖度新奶奶的到来,且看原著中文字:

  香菱道:“这门亲原是老亲,且又和我们是同任户部挂名行商的,也是数一数二的大门户。前日说起来,你们两府里也都知道的。合长安城中,上至王侯,下至买卖人,都称她家是‘桂花夏家’……我也巴不得早些过来,又添一个作诗的人了。”——第79回

  脂批云:香菱声口段不可少。看他下作死语,知其心中略无忌讳疑虑等意。真是浑然天真,余为之一哭。

  香菱对夏金桂没有丝毫提防,她以最大的善意忖度夏金桂的到来,还想着以后跟夏金桂一起吟诗作对,由此恨不得夏金桂快些嫁过来。可结果呢,她等来了一个凶狠恶毒的夏金桂,一个想要她命的夏金桂!

  读《红楼梦》之香菱文字,始信孟子之“性善论”,读夏金桂之文字,又思荀子之“性恶论”,一善一恶,相逢遭际,受伤的总是善良的一方。

  香菱无意争宠,她对夏金桂也没有丝毫威胁,可她还是被夏金桂列入了“暗杀名单”,你问夏金桂为何要这么做?答案是没有理由,香菱没有得罪她、薛姨妈没有得罪她、薛宝钗亦没有得罪她,可她却将这些人全部列为自己的敌人,想要将这些人全部踩在自己脚下,自己做薛家的主人!

红楼梦中夏金桂与香菱之间的关系怎么样?她到底有多悲惨?

  正邪两赋,这便是世间的真相,有人看着别人痛苦,自己亦心受折磨,这是仁人之心,也有人看着别人受苦,自己反而能获得凌驾他人之上的快感,夏金桂明显是后者。

  按照书中所记,夏金桂“爱自己尊若菩萨,窥别人秽如粪土,外具花柳之姿,内秉风雷之性”,这是一个极端的利己主义者,夏金桂只爱她自己。

  看着薛蟠有一个美妾香菱,便生了“宋太祖灭南唐之意”、“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之心”,看着薛姨妈慈祥和蔼,是个好说话之人,便要压她们一头,而香菱则成了第一个牺牲品。

  夏金桂先是篡改了香菱的名字(改为秋菱),进而步步紧逼,每日深夜让香菱给自己捶腿服侍,动辄打骂,最后还有意让香菱撞破薛蟠和宝蟾的丑事,诬陷香菱扎小人诅咒自己,惹得薛蟠大怒,抄起门闩追着香菱殴打……

  曾经笑嘻嘻的香菱,再也没有了笑容,她的好日子在夏金桂进薛家的第一天就结束了,80回后,香菱还遭受了怎样的折磨,我们不得而知,但有一件事是确定的——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香菱判词)!

  “两地生孤木”便是一个“桂”字,香菱的命运最终葬送了夏金桂手上,这位命运多舛的女孩,最终还是难以逃脱命运的诅咒,踏向了人生的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