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又称史太君,《红楼梦》中的主要角色之一。下面杂盒子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解答。

  贾母一生,清楚记录有三个孩子,长子贾赦次子贾政,小女儿贾敏。当然,老太太曾对外孙女林黛玉说“我这些儿女,所疼者唯有你母”,“这些”中包含的数量也可能更多。毕竟冷子兴说过贾敏共有姐妹四个,不排除还会有贾母亲生或者庶出的女儿。但儿子确定只有贾赦和贾政亲兄弟。

红楼梦中都是贾母的儿子,长子贾赦与次子贾政之间的关系如何?

  (第二回)自荣公死后,长子贾代善袭了官,娶的也是金陵世勋史侯家的小姐为妻,生了两个儿子:长子贾赦,次子贾政。如今代善早已去世,太夫人尚在。长子贾赦袭着官。次子贾政,自幼酷喜读书,祖父最疼。原欲以科甲出身的,不料代善临终时遗本一上,皇上因恤先臣,即时令长子袭官外,问还有几子,立刻引见,遂额外赐了这政老爹一个主事之衔,令其入部习学,如今现已升了员外郎了。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说得很清楚,却也留下很大疑问,就是贾赦才是嫡长子,为什么他袭爵之后不住在敕造荣国府,反而是贾政当了家。

  有说法指贾母偏心,实际并不对。敕造荣国府是荣国公爵位附属,贾家任何人没有权力私下分配。除非贾政获得了敕造荣国府的合法继承权。

  君笺雅侃红楼的观点是贾代善死后,荣国府第三代继承人出现分裂。贾赦袭爵,贾政袭爵产。两房分袭分治才形成贾政“鸠占鹊巢”的局面。

  贾政以次子的身份获得敕造荣国府的继承权,还有大部分爵产。

  贾赦嫡长子名正言顺继承,结果却失去敕造荣国府和大部分爵产,灰溜溜搬到旁边分隔出的大宅子里,损失巨大,还成为京城权贵圈的笑柄。

  贾赦和贾政兄弟俩有此嫌隙,必然不能再兄友弟恭。贾母为弥合两房嫌隙,不但嫡长孙贾琏娶了王夫人的亲侄女王熙凤,贾政长子贾珠死后,贾琏和媳妇王熙凤还借调来了叔叔家里,替贾政管家。

  但荣国府内部贾赦为首,贾政当家,看似相安无事实则貌合神离,只看邢夫人和王夫人的龃龉就清楚。

红楼梦中都是贾母的儿子,长子贾赦与次子贾政之间的关系如何?

  贾赦、贾政年近花甲,聚在一起也是“火花四射”。可见利益不均,兄弟反目纯为利!

  中秋节,贾政外放三年学政回来。贾母晚年难得一家人团聚,在大观园内赏月。但这顿饭却是吃得火药味十足。

  首先,众人击鼓传花做游戏。先在贾政手里停了,贾政就给贾母讲了一个“怕老婆”的故事。

  故事讲得很恶心,贾政说:“他老婆便恼了,要打,说:‘你这样轻狂!’唬得他男人忙跪下求说:‘并不是奶奶的脚脏。只因昨晚吃多了黄酒,又吃了几块月饼馅子,所以今日有些作酸呢。’”

  “作酸”一语双关,即是说媳妇悍妒讥讽王熙凤悍妒,又指无法怀孕不能生子,嘲笑贾琏无子。

  贾政借笑话嘲讽贾赦嫡长房后继无人,贾赦当然忍不了。随后他就讲了一个老母亲偏心的故事,借以讽刺贾政现在的一切,都名不正言不顺,不过是父母偏心分得了原本属于他的利益。

  其实根据贾赦字恩侯,贾政字存周的隐喻,贾赦袭爵、贾政继承爵产,确实与贾代善主动申请有关。但却不是贾代善、贾母私下分配,而是请得圣旨允许。

  贾赦不成器,犯错失去继承权,才造成荣国府自断一臂被迫分裂。他不赖自己反而埋怨父母,可见其人之差。他对母亲心怀怨怼,借笑话嘲讽母亲和弟弟,注定家宅不宁。贾母老年人想来也是委屈,后边听了点音乐,伤心地哭了起来。

  不过贾赦讽刺贾政“夺了”他的产业,也确有其事,毕竟荣国府分开继承极为少见,甚至罕见。

  这还不算完,贾赦讽刺完母亲和弟弟,还就“偏心”攻击贾政。

红楼梦中都是贾母的儿子,长子贾赦与次子贾政之间的关系如何?

  (第七十五回)贾赦乃要诗瞧了一遍,连声赞好,道:“这诗据我看甚是有骨气。想来咱们这样人家,原不比那起寒酸,定要‘雪窗荧火’,一日蟾宫折桂,方得扬眉吐气。咱们的子弟都原该读些书,不过比别人略明白些,可以做得官时就跑不了一个官的。何必多费了工夫,反弄出书呆子来。所以我爱他这诗,竟不失咱们侯门的气概。”因回头吩咐人去取了自己的许多玩物来赏赐与他。因又拍着贾环的头,笑道:“以后就这么做去,方是咱们的口气,将来这世袭的前程定跑不了你袭呢。”

  贾赦夸贾环的诗好,说了几点内容。

  一,嫡长房有爵位继承权,不需要辛苦学习就有官做。

  二,贾政虽然继承了敕造荣国府,却没有爵位继承权,只能自己努力教养后代读书科举。可教养的贾宝玉只是不问世事的“书呆子”。

  三,贾环的诗很好,符合贾府的志气。贾赦用“世袭的前程跑不了你袭呢”回击贾政,就算嫡长房没孙子,耽搁贾琏袭爵,也轮不到贾宝玉捡便宜,宁可给贾环。气死贾政等偏心人。

  贾赦、贾政斗争不休,贾母活着尚且如此,如果死了,就算不抄家也得分崩离析,即便不兄弟阋墙,也会树倒猢狲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