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词分婉约派和豪放派。婉约词,如一首江南小曲,用最柔软的音调,激起你内心的涟漪。今天杂盒子小编盘点了10首将婉约之美发挥到极致的中国诗词,送给大家。

  《望江南·梳洗罢》唐·温庭筠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蘋洲。

  这是一幅美丽却又忧伤的画面。女子梳洗完,整理好妆容,坐在江楼上,望着那来往的船只,一天过去了,不见归人,唯有残阳相伴。

  25个字里,感情从满心期待到无奈失望,令人断肠。

  虽时光流转,你依旧是我等待春日的那一抹暖阳。

将婉约之美发挥到极致的中国诗词,就是这10首

  午夜梦回,叫醒我的是遥远的思念

  《摊破浣溪沙·菡萏香销翠叶残》

  五代·李璟

  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

  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

  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

  多少泪珠何限恨,倚阑干。

  李璟一生只留下四首作品,却因一句“小楼吹彻玉笙寒”而流传千古。

  这是一个秋日,池塘里的荷花已然衰败,人也憔悴,不忍见这满目萧瑟的景象。思念的人仍在塞外,站在风雨高楼上,将那首曲子吹完,因吹久而凝水,笙寒而声咽。

  思念有多苦,也许,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吧!

  无法言说的痛苦,不止爱情,还有人生

  《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

  五代·李煜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

  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谁说婉约词只能写爱情,在李煜笔下,婉约而含蓄的词句中充满了离乡去国的锥心之痛。

  他默默无言,孤孤单单地登上了一座楼阁,一钩冷月在天边,梧桐寂寞地立在院中。徘徊在心中久久不散的熟悉,那挥之不去的痛苦正是一个亡国之君的心情。

  如果你经历过的痛苦,你一定能理解我今夜的哭泣。

  伤离惜别,在柳永的笔下,凄婉动人

将婉约之美发挥到极致的中国诗词,就是这10首

  《雨霖铃·寒蝉凄切》

  宋·柳永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柳永要离开京城了,无奈,他将告别红颜知己虫娘。

  也许是天公也同情他们,天上下起雨来,告别更加难舍难分。雨水落在脸上,不知是泪还是雨。

  怎么办,没有你的日子,我将如何度将来的岁月。可即使锥心,柳永不得不走。也许,只能将这一份情,埋藏在心中,成为永远的回忆。

  我不知道离别的滋味是这样凄凉,我不知道说声再见要这么坚强。

  对于时间的流逝,我们总是充满了伤怀

  《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

  宋·晏殊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

  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小园香径独徘徊。

  叶嘉莹先生说:(晏殊词)触动了读者有关整个人生的一种哲想。

  这首《浣溪沙》就是如此。词人用轻妙的语言表达了时光易逝,难以追挽的伤感。

  世界上,最让人追悔的,莫过于时间。

  在婉约凄凉的意境中,不只是爱情,还有一个人踽踽独行的背影

  《满庭芳·山抹微云》

  宋·秦观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

  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

  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

  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

  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

  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

  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

  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因为一句“山抹微云”,秦观留名词史,恩师苏轼亦非常赞赏这一句,称他为“山抹微云君”。

  全词表面写缠绵的别情,实写漂泊的身世,在秦观笔下,他将身世漂成一种的极美的境界,语言精妙,令人拍案叫绝。

  叫人肝肠寸断的,从来不只是爱情。

  所有回不去的良辰美景,都是举世无双的好时光。

  《天仙子·水调数声持酒听》

将婉约之美发挥到极致的中国诗词,就是这10首

  宋·张先

  时为嘉禾小倅,以病眠,不赴府会。

  水调数声持酒听,午醉醒来愁未醒。

  送春春去几时回?

  临晚镜,伤流景,往事后期空记省。

  沙上并禽池上暝,云破月来花弄影。

  重重帘幕密遮灯,

  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

  张先是婉约派的重要人物,他是使词由小令转向慢词的过渡过程中的一个不能忽视的功臣。

  一首《天仙子》让张先享誉北宋词坛。

  拒绝了赴宴的邀请,词人独自在家把酒听曲,感慨人生匆匆一场,永不再来。全词把一腔自怨自艾、自甘孤寂的心情写得格外惆怅动人,表面上却又似含而不露,真是极尽婉约之能事了。

  所有回不去的良辰美景,都是举世无双的好时光。

  多少青春都付给了等待

  《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

  宋·李清照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李清照与赵明诚新婚不久,赵明诚就负笈远游,独居在家的李清照思念丈夫,于是有了这首《一剪梅》。

  全词不饰雕饰,明白如话,以女性特有的沉挚情感,丝毫不落俗套的表现方式,展示出一种婉约之美,格调清新,意境幽美,称得上是一首工致精巧的别情佳作。

  相思,永远是是婉约词中最动人的存在。

  周邦彦的婉约里,此处无声胜有声

  《少年游·并刀如水》

  宋·周邦彦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

  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调笙。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

  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词中所写的男女之情,意态缠绵,恰到好处,不沾半点恶俗气昧;又能语工意新。人物心情的宛曲,心理活动的幽微,人物形象的刻画和生活细节的描写更是十分细腻逼真。

  全词曲折细致地刻画人物的心理状态,表露出彼此相爱的心情,为后世历代词家所称赏。

  什么是爱情?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那一树梅花的清绝,乱了谁的浮生

  《暗香·旧时月色》

将婉约之美发挥到极致的中国诗词,就是这10首

  宋·姜夔

  辛亥之冬,余载雪诣石湖。止既月,授简索句,且征新声,作此两曲,石湖把玩不已,使工妓隶习之,音节谐婉,乃名之曰《暗香》、《疏影》。

  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唤起玉人,不管清寒与攀摘。何逊而今渐老,都忘却春风词笔。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瑶席。

  江国,正寂寂,叹寄与路遥,夜雪初积。翠尊易泣,红萼无言耿相忆。长记曾携手处,千树压、西湖寒碧。又片片、吹尽也,几时见得?

  这是一首咏梅的绝唱,词人借咏石湖的梅花,思今念往。

  全词写梅花的同时,句句又在写人。清新脱俗,不拘泥于事物本身,景中有情,情中有景,余韵悠长。

  今夜,我在梅花盛开的地方,思念我们的过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