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贾宝玉贾环是异母兄弟,还不知道的读者,下面杂盒子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接着往下看吧~

  《红楼梦》这本字字珠玑的小说中,每个故事的发生都必定有其缘故,纵览全书,弟弟贾环对哥哥贾宝玉的报复之举动,着实不少。

红楼梦中面对贾环的报复,贾宝玉是什么表现?

  先是第25回“魇魔法叔嫂逢五鬼,通灵玉蒙敝遇双真”,贾环因见贾宝玉和丫环彩霞言语亲热,便心生了嫉妒之心,加上对贾宝玉一向怀有恨意,竟以推倒灯油报复贾宝玉,且看原文记载:

  二人正说,原来贾环听得见,素日原恨宝玉;如今又见他和彩霞厮闹,心中越发按不下这口毒气。虽不敢明言,却每每暗中算计【已伏金钏回矣】,只是不得下手。今儿相离甚近,便要用蜡灯里的滚油烫他一下,因而故意装作失手,把那一盏油汪汪的蜡灯向宝玉脸上只一推。——第25回

  试想贾环年纪不过十岁上下,行事用心却颇为狠毒,不同于一般的“坏心眼”孩子,最多心中有愤恨,不敢外露,贾环却坏已露形,无怪乎脂砚斋批语痛责贾环:环儿种种行为,毫无大家规范,实实可恶之至。

  同时,“推灯油”一段文字又有脂批“已伏金钏回矣”,暗合第33回“手足耽耽小动唇舌,不肖种种大承笞挞”中,贾环为了报复贾宝玉,不顾手足之情,在贾政面前添油加醋诽谤贾宝玉,称宝玉哥哥对王夫人房中的金钏图谋不轨,欲行苟且之事,气得贾政按住贾宝玉就是一顿家法伺候,若不是其后王夫人、贾母等人及时赶来,宝玉之命危矣!

  曹公笔法善用略写,即便如此,贾环对哥哥贾宝玉的坏心眼,仍用此二情节告知读者,有再一再二,必有再三再四,只是被曹公略过而已。

  由此,便有读者心生疑惑:这贾宝玉的脾气也太好了吧,他的弟弟贾环这么坑害他,他居然都没有动气,也没有采取行动报复贾环,他是不是好的有点不切实际呢?

  要分析这个问题,必定绕不开贾宝玉的三观。单分析人物生存境界,贾宝玉无疑是《红楼梦》中的佼佼者,他对世界、人生有自我独特的见解,也正是因为他的这种独特,导致外人常常评判他是个“痴人”、“呆人”。

  对此有一个很好的切入点,那就是贾宝玉的枕边书——《南华经》(即《庄子》)

红楼梦中面对贾环的报复,贾宝玉是什么表现?

  贾宝玉对《庄子》很是推崇,每每遇到问题之后,他总是喜欢通过读《庄子》来排遣,譬如第22回“听曲文宝玉悟禅机,制灯谜贾政悲谶语”,在薛宝钗将笄之年生日宴上,史湘云直言林黛玉跟戏子长得像,贾宝玉连忙打圆场,结果弄得个里外不是人——同时得罪了黛、湘两人。

  贾宝玉细想,自己明明是好心,结果却惹得两个人都不理自己,由此开悟,而他在开悟时的“理论依据”正是《庄子》中之言词,且看原文:

  (贾宝玉)细想自己原为她二人,怕生嫌隙,方在其中调和,不想并未调停成功。反已落了两处的贬谤,正与前日所看《南华经》上有“巧者劳而智者忧,无能者无所求。饱食而遨游,泛若不系之舟”。又曰“山木自冠”、“源泉自盗”等语。因此,越想越无趣。再细想来,目下不过这两个人,尚未应酬妥协,将来犹欲何为?——第22回

  贾宝玉的思想随时都在开悟,他能根据自己遇到的各种事情,窥探世间的真相,除了“戏子事件”,再如第36回“绣鸳鸯梦兆绛芸轩,识分定情悟梨香院”一回,贾宝玉看贾蔷买雀儿逗龄官开心,又想起第30回的“龄官划蔷”,自此深悟人生情缘,各有分定。

  贾宝玉一边深受《庄子》影响,一边又深具悟性,加上他本人对“美的事物”的不懈追求,最终酿造了他“情不情”的个性。

  何为情不情,就是对世间万物中有生命、无生命之物,都能给予尊重和爱护的可贵性情。试举第19回一例来证明:

  宝玉见一个人没有,因想:“这里素日有个小书房,内曾挂着一轴美人,极画的出神。今日这般热闹,想那里美人也自然是寂寞的,得我去望慰她一回。”说着,便往书房里来。——第19回

红楼梦中面对贾环的报复,贾宝玉是什么表现?

  贾宝玉很奇怪,画上的美人是实打实的无生命之物,可他却像爱护有生命之物一样爱护她,甚至还要专门找出时间去陪伴她,这就是贾宝玉对普天下所有美好之物给予的情感和尊重。

  也正是因此,贾宝玉的心始终放在他所认为的美好之事上,比如纯净如水的女儿、精美绝伦的诗作、天上飞鸟、水中游鱼等,这让他达到了《庄子》内篇《逍遥游》之“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的境界——对世间美好之物太过专情,以至于忘了自己。

  由此,贾宝玉的心从来不会放在那些俗事上,比如为官做宰、读仕途迂腐之文章、跟贾雨村等人交际等,其实这也是“忘己”的一种体现——如果贾宝玉在乎自己,他必定要做这些事,以便为自己谋得一个实实在在的前途。

  至此,大家应该能明白贾宝玉为何不“报复”贾环了,他对贾环这种不具备美的特点的人,没有丝毫兴趣,贾环也不值得他浪费时间去“报复”,他如果报复了,说明他还没有“忘己”,便堕入了他一直厌恶的俗人之列,这样的贾宝玉,便不再是真正的贾宝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