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琏是古典小说《红楼梦》中的人物,贾琏是荣国府贾赦的长子。杂盒子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

  王熙凤生日,贾母带领全家大小学小户人家攒钱凑份子给她过生日。尤氏负责办得热热闹闹。原本是王熙凤最风光的时刻,却成了她最丢脸的日子。更有甚者,王熙凤至此失去与贾琏的夫妻平衡。“一从二令三人木”,贾琏开始摆脱王熙凤“令”的束缚。

  生日当天,王熙凤仿佛有预感,带着平儿就要回家看看,结果就撞见了贾琏在家与鲍二家的不轨。王熙凤怒极,一场大闹下来,荣国府鸡飞狗跳。以贾琏认错,鲍二家的上吊自尽终结,看似王熙凤赢了,却她被贾母认为不该“喝多酒吃起醋来”。

  妒忌是古代女人的大罪,为七出之条之首。女人吃醋堪称家宅不宁,祸延子嗣,家教门风的败笔。贾母用“吃醋”提醒王熙凤,代表她已经对凤姐“妒忌”不满了。

  本文不提王熙凤妒忌,要讲一下贾琏这次与鲍二家的出轨。

  鲍二家的是贾府仆人鲍二的老婆。从作者为其命名为“鲍”,可知取得是。这女人是又“臭”又坏(无意冒犯‘鲍’姓人)。

  不过,鲍二家的并不是贾家家生子。她自杀后,她的家人闹起来要告官,证明是外头娶的女人。

  鲍二家的极坏,她与贾琏床笫之欢后,竟然诅咒王熙凤早死,挑唆贾琏把平儿扶正。这种损人不利己的行为,远比多姑娘坏得多。

红楼梦中贾琏在王熙凤生日会,为何要找鲍二家的鬼混?

  而鲍二家的被王熙凤捉奸在床后上吊自尽,如此气性很难与她的恶毒品行关联。反而证明她的死并不那么简单。但她的死,经过家人那么一闹,对王熙凤“妒忌”之名越发坐实是真的。不提。

  说到多姑娘,不免让人想起为什么贾琏宁可再拿钱叫鲍二家的来家里,也不去多姑娘家找她呢?如果他去找多姑娘,就不会有暴露被捉奸的事。

  很多人会说贾琏喜新厌旧不是正常?多姑娘再好,也不如鲍二家的新鲜。

  从贾琏派丫头去叫鲍二家的情形看,他们也是老相识。他叫鲍二家的不叫多姑娘,与喜新厌旧应该无关,而是与偷情地点和要达成的目的有关。

  多姑娘在贾家鼎鼎大名,她考试过贾府上下近一半的男人,可却安之若素。谁也没把她怎么样。贾家那些厉害的媳妇们,也没人找她的麻烦。主要原因就是多姑娘虽然糜烂,做事却有分寸。

  多姑娘“欺负”多浑虫不管她,直接把贾琏带回家,而不在外头书房乱搞。这就是她的自保之策。在自己家里,一般人不容易发现。她关起门来想如何,谁管得着。

  另外,多姑娘从来不介入别人的家庭,不会像鲍二家的那样诅咒主母,挑唆人家夫妻妻妾关系。

  多姑娘立于不败之地,只有她将男人玩弄股掌之间,不会有人愿意沾染她。谁若找她麻烦,都证明家里男人与她“不干净”。

  多姑娘的谨慎,让她注定不能被王熙凤捉奸在床。不捉奸在床又如何让王熙凤闹起来,被长辈发现她“妒忌”?

  鲍二家的比多姑娘合适在于不会让人去家里,会听从召唤来找贾琏。王熙凤再突然回家,就被捉了个正着。

  王熙凤会回家“抽查”,贾琏并不陌生。上次与多姑娘厮混后,他搬回来行李后平儿在收拾,王熙凤不在,二人难得独处。贾琏就想向平儿求欢。

红楼梦中贾琏在王熙凤生日会,为何要找鲍二家的鬼混?

  结果王熙凤竟然连续回家两次“查探”,要不是平儿警觉,拒绝贾琏求欢。他们早被堵了个正着。

  王熙凤妒忌成性,不会放心她长时间不在家,留贾琏逍遥。一定会抽空回家“查房”。

  贾琏深知王熙凤,若非故意怎么可能就派两个小丫头放风,完事后还有心情和鲍二家的相拥聊天不散伙?

  显然,贾琏叫鲍二家的来家里,根本就是有意为之。他故意在王熙凤生日的大好日子里,闹一出“捉奸记”。看似他丢了人,实则是王熙凤吃亏最大。

  王熙凤一场大闹,坐实妒忌。逼得长辈不得不表态。邢夫人、王夫人都说她还不够。贾母更说凤姐:

  (第四十四回)“什么要紧的事!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那里保得住不这么着。从小儿世人都打这么过的。都是我的不是,他多吃了两口酒,又吃起醋来。”

  “吃醋”是贾母给王熙凤定上的妒忌标签。贾母已经不满意她乱吃醋,提醒注意。你看贾母的话哪有责难孙子的意思?错的反而是王熙凤。注定日后她的悲剧结局不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