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刘姥姥大观园堪称是整本书最经典的章节之一。你们知道吗,接下来杂盒子小编为您讲解

  《红楼梦》第40回,刘姥姥畅游大观园,一番观看后,刘姥姥感慨大观园的风景比他们乡下过年墙上贴的年画还好看,贾母很中意这样的评价,于是喜从中来,看孙女惜春就在身边,便忍不住借她又“炫耀”了一把:

  贾母听说,便指着惜春笑道:“你瞧我这个小孙女儿,她就会画。等明儿叫她画一张,如何?”刘姥姥听了,喜的忙跑过来,拉着惜春,说道:“我的姑娘!你这么大年纪儿,又这么个好模样,还有这个能干,别是个神仙托生的罢。”——第40回

红楼梦中刘姥姥畅游大观园时,贾母为何让惜春画年画?

  因何说贾母此举“炫耀”的成分居多呢?因为贾母压根不了解惜春的画画功力如何,也不问惜春愿不愿意,直接“赶鸭子上架”,这个任务,可着实害苦了惜春。

  时光稍逝,到了第42回,惜春正式开始构思作画,各种问题也都纷纷出现,惜春原以为只是画大观园的风景即可,不料贾母却说“单画了园子,成个房样子了,叫连人都画上,就像行乐似的才好”,惜春忍不住向众姊妹倾诉:我又不会这工细楼台,又不会画人物,又不好驳回,正为这个为难呢!

  这期间有一个“林黛玉打趣惜春”的情节,看似只是寻常玩笑,实则大有意味,且看原文:

  李纨道:“我请你们大家商议,给她多少日子呢?我给了她一个月,她嫌太少。你们怎么说?”黛玉道:“论理,一年也不多。这园子盖才盖了一年,如今要画,自然也得二年的功夫呢!又要研墨,又要蘸笔,又要铺纸,又要着颜色,又要照着这个样儿,慢慢的画,可不得二年功夫么。”众人听了,都拍手笑个不住。——第42回

  惜春生性冷淡,不喜欢参加诗社活动,所以借着贾母让她作年画的机会,就想要辞去诗社副社长的职位;而事实上,惜春并不仅仅想摆脱诗社,她也想拒绝贾母的任务,只是贾母言语重于泰山,惜春不敢拒绝而已。

  林黛玉无疑看穿了惜春心中的真实想法,故而以“作画时间”为契机,李纨要给惜春放一个月的假,林黛玉却提出放两年的假,比李纨多了整整24倍,何也?

  黛玉此言,既是打趣,也是基于她对惜春的了解——让惜春作年画,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绝不单单是因为画功,更是因为惜春的“心魔”!

  惜春为何要摆脱诗社,是因为她生性冷淡,不喜欢参加这样的活动,之前参加,是被李纨架在了副社长的位置上下不来,她内心是拒绝的;这跟贾母让她作画的内在逻辑完全一致——我不想作年画,只是没办法拒绝贾母,只能硬着头皮上。

红楼梦中刘姥姥畅游大观园时,贾母为何让惜春画年画?

  亦如王荧荧之文《撵走入画,惜春其实有苦衷》(载《东方艺术》杂志)中对惜春画画的分析:

  描画大观园是惜春因色见空、看破红尘的重要契机。调和颜料,度量方寸,构思画面,然后一笔一划,将景、物、人铺陈。精致的笔触、绚丽的色彩,或能引来观者的赞叹。而画者自己心下明白,这一切皆是苦心经营。于白纸上,无中生有。色相再美丽,也不是真的。笔笔刻画的,是机心、人力。可以说,绘画这种艺术活动,天然便于参禅悟道。

  惜春作画的“画”字,对应了红楼梦的“梦”字。重彩临摹,勾勒出盛世之景,亦如红楼一梦,梦中的人生再美,也还是梦,画上的景物再美,也还是画,一切都是虚妄。

  曹公匠心独运,于情节中埋下了惜春悟道的伏笔。《红楼梦》中惜春的丫环有入画、彩屏、彩儿,入画于第74回“抄检大观园”,被惜春自己强行撵了出去,“画”已逝;

  再有第62回,彼时探春正在管理大观园,一日林之孝家的抓着一个女人来见探春,这个女人正是彩儿的娘:

  林之孝家的便指那媳妇道:“这是四姑娘屋里的小丫头彩儿的娘,现是园内伺候的人,嘴很不好,才是我听见了,问着她。她说的话,也不敢回姑娘,当撵出去才是。”……探春点点头,道:“既这么着,就撵出她去。等太太来了,再回明了,再定夺。”——第62回

  这是一个可怕的伏笔,后文中,惜春能因为入画私藏哥哥财物,进而舍弃入画,将其撵走;惜春是否会因为彩儿她娘嘴里不三不四,为了躲避灾祸,就“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远避彩儿,甚至将她也撵走呢?

  不知不觉间,惜春“逐画”、“褪彩”,她内心的那副画卷上,再也没有任何色调。

  一个领悟解脱之道,不愿被尘世各种羁绊缠住的女子,贾母却让她作一副色彩缤纷、有景有人的大观园玩乐图,这怎么可能实现?一个不认同这幅画内容的画家,如何画的出来?

红楼梦中刘姥姥畅游大观园时,贾母为何让惜春画年画?

  于是乎,我们看到,惜春一直在拖延,众姊妹每次来暖香坞看她画画,她要么将画用纱盖上,要么一个人看着画发呆,就是不动笔,她找了各种理由来拖延,譬如第50回,贾母亲自前来暖香去催促她快快作画,惜春早已想好了理由应对:

  大家进入房中,贾母并不归坐,只问:“画儿在哪里”惜春因笑回:“天气寒冷了,胶性皆凝涩不润,画了恐不好看,故此收起来了。”贾母笑道:“我年下就要的。你别拖懒儿,快拿出来给我快画。”——第50回

  整个大观园,唯惜春所居暖香坞最为暖和,何谈“天气寒冷,胶性凝涩不润”,贾母估计也看出来惜春在拖延,干脆直接给出时间限制——我年下就要,你赶紧给我画。

  镜头一转,贾母走后,“一时众人都来看她如何画,惜春只是出神”,于是,直到前80回结束,惜春的这幅年画也没有画完,也再没有人提起这件事。

  惜春很聪明,不懂如何勾勒工细楼台、人物的她,却能迅速掌握画画技巧,可在“十亭画了方有三亭”后,她的创作越来越乏力,一幅大观园行乐图,让她“自色悟空”,加上“勘破三春景不长”,元、迎、探三个姐姐的人生悲剧更让她清楚地意识到人生的虚妄,这幅画,再也画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