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紫英是《红楼梦》中的人物,与贾府中贾宝玉薛蟠等人都有来往。下面杂盒子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解读,接着往下看吧~

  “潇湘馆春困发幽情”,贾宝玉听闻林黛玉“每日家情思睡昏昏”,一时心痒难耐,信口胡说:“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叠被铺床……”林黛玉听他如此唐突自己,又一次发怒,让贾宝玉再次手足无措。好在又是袭人赶来解救他,说外面传来消息,贾政叫他。

红楼梦中冯紫英是什么人?说了两件怪事指的是什么?

  贾宝玉一听仿佛五雷轰顶,林黛玉也不敢再责难,急忙让他走了。

  没想到唤他的并不是父亲,而是薛蟠让焙茗假传旨,谎称贾政传唤,实则是他攒了局,为让贾宝玉早点出来而已。

  薛蟠“浑人”,贾宝玉也无可奈何。于是众人赴宴。不过宴会上,却有几件小事特别有意思。

  首先,薛蟠提到他五月初三的生日。还向贾宝玉讨要礼物。表兄弟二人的感情很好。但这里也带出来贾宝玉生日的问题。

  关于贾宝玉的生日,有观点认为是四月二十六日应该不对。因为薛蟠约贾宝玉那天是四月二十五日,第二天明确说了是四月二十六日芒种节,要饯花神。

  如果第二日是贾宝玉生日,薛蟠和众人不可能不提前预祝他生辰。

  所以,贾宝玉的生日肯定不是四月二十六日,君笺雅侃红楼认为更可能是四月十八日。后文宝玉生日时再说。

  其次,贾宝玉提到要送薛蟠字画,引出薛蟠说他看到一幅“春*”精品,署名是“庚黄”。瞬间就给贾宝玉整不会了,想了半天才记起可能是唐寅。

  薛蟠闹了个大笑话,到底也罢了,他目不识丁不是一两天,众人笑过也不以为意。

  最后,还要书接上文,薛蟠请贾宝玉吃得“这么粗这么长粉脆的鲜藕,这么大的大西瓜,这么长一尾新鲜的鲟鱼,这么大的一个暹罗国进贡的灵柏香熏的暹猪”,要结合薛蟠打杀冯渊抢走香菱这段情节,伏笔的是日后贾宝玉逢冤,林黛玉被皇家赐婚远嫁海外异国王为王妃。不提。

  薛蟠这边正因为“庚黄”尴尬,那边来了一个人替他解了围,就是神威将军冯唐的儿子冯紫英。

  冯紫英之前出现过。最早是秦可卿生病时,冯紫英推荐了曾经的老师张友士过来诊病。

  秦可卿死后,冯紫英也与卫若兰等人一同出场。“冯陈褚卫”四人也是京城四大公子。

  (第二十六回)正说着,小厮来回:“冯大爷来了。”宝玉便知是神武将军冯唐之子冯紫英来了。薛蟠等一齐都叫:“快请。”说犹未了,只见冯紫英一路说笑,已进来了。众人忙起席让坐。冯紫英笑道:“好呀!也不出门了,在家里高乐罢。”

红楼梦中冯紫英是什么人?说了两件怪事指的是什么?

  冯紫英一出场就让人好感。他为人英气,豪侠,迥异于贾宝玉的脂粉气。能与冯紫英比侠义的只有柳湘莲。但湘莲家道败落的破落户,不免市井气有余,富贵豪气不如冯紫英。

  不过,冯紫英一出场的感觉让人非常熟悉,如果还记得史湘云出场,就会发现他们二人的性格很相似,同样都是说笑不止,同样的爽朗豪气。

  冯紫英在朋友中的人缘也与史湘云类似,薛蟠、贾宝玉都与他亲近。正应了史湘云最喜欢的那句话“是真名士自风流,唯大英雄能本色”,首句是湘云,尾句是冯紫英。而他们的缘分才开始。

  冯紫英一来就说了两件怪事:

  一,他脸上带伤,据他说是陪父亲“前日打围,在铁网山教兔鹘捎一翅膀。”

  “打围”就是打猎。因须多人合围,故名。宋代孔平仲《孔氏谈苑·吴长文使虏》:“吴长文使虏,虏人打围无所获,忽得一鹿,请南使观之。”

  “兔鹘”是局部羽毛带褐色的白鹰,也被熬成猎鹰,可捕捉野兔等小型猎物。

  冯紫英随父亲在铁网山围猎,反被自己养的猎鹰所伤。此事看似寻常,却绝不简单。

  (第二十六回)紫英道:“可不是家父去,我没法儿,去罢了。难道我闲疯了,咱们几个人吃酒听唱得不乐,寻那个苦恼去?这一次,大不幸之中又大幸。”

  不过是一次打猎,冯紫英却形容成“大不幸之中又大幸”,显然是有额外的大事发生。可惜冯紫英说错话后闭口不谈,任凭贾宝玉和薛蟠刨根问底,甘愿领罚了两碗酒,也一直没说具体为何!

  那么,这“大不幸之中又大幸”究竟是什么事?其实冯紫英不说,在于作者已经伏笔清楚。

  冯紫英和父亲神威将军围猎铁网山。围猎者,“逐鹿”也。可见这件大事伏笔日后朝堂的权力斗争。

红楼梦中冯紫英是什么人?说了两件怪事指的是什么?

  铁网山也非第一次出现,薛蟠给秦可卿的樯木棺材板,就出自“潢海铁网山上”。

  铁网山出棺材,也预示贾家、冯家这些野心“争权逐利”的“逆臣贼子”因此而抄家。正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又云“迷津易堕,尘网难逃也”。

  冯紫英被自己养的“兔鹘”所伤,暗示他们所谋大事被内部的“自己人”背叛失败。

  至于冯紫英说“不幸之中又大幸”,当然是指这一次化险为夷了,但他们最终可没有这么幸运,算数家族覆灭。

  “不幸之中的大幸”是贾家和冯家只抄家,竟然没有都杀头,绝大多数族人留下了性命没治罪,可不就是大幸。算是伏笔后文结局之语。

  当然,对冯紫英来说也有不幸,就是他说与仇都尉儿子打架一事,日后必然会伏笔他的命运。

  二,冯紫英坐下不久就要走。“论理,我该陪饮几杯才是,只是今儿有一件大大要紧的事,回去还要见家父面回,实不敢领。”

  冯紫英当日有什么事,他也绝口不提,只说要回去回复父亲。任凭薛蟠宝玉死拉着不放也是不说。那么,冯紫英当日又有什么事呢?也许一条脂批能够表露一二。

  【庚辰眉批:紫英豪侠小文三段,是为金闺间色之文,壬午雨窗。】【庚辰眉批:写倪二、紫英、湘莲、玉菡侠文,皆各得传真写照之笔。丁亥夏。畸笏叟。】【庚辰眉批:惜“卫若兰射圃”文字无稿。叹叹!丁亥夏。 笏叟。】

  “卫若兰射圃”文字前后出现两次。第三十一回结尾脂批【庚辰:后数十回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提纲伏于此回中,所谓“草蛇灰线,在千里之外”。】

  史湘云捡到贾宝玉的麒麟,有“金麒麟伏白首双星”之说。脂批提示这个麒麟日后在卫若兰射圃时会佩戴。以至于一直有种声音说卫若兰是史湘云的丈夫。

红楼梦中冯紫英是什么人?说了两件怪事指的是什么?

  但是,如果结合冯紫英出场这条批语会发现“卫若兰射圃”这段故事被畸笏叟提起,证明冯紫英才是当时主角。惜“卫若兰射圃”文字无稿,看不到冯紫英的风采了。而后文又提“卫若兰射圃”关联史湘云。预示冯紫英和史湘云有关系。

  其实,从冯紫英与史湘云性格类似,加之“卫若兰射圃”主角冯紫英与史湘云有关系。史湘云的丈夫不是卫若兰而是冯紫英。

  冯紫英说“今儿有一件大大要紧的事”,要赶着回去禀告父亲,就应该是与史湘云的亲事。因为没有定准,自然打死不能说。

  按时间算,当日四月二十五,到端午一过,史湘云再来贾家时,就已经“大喜”了。时间完全契合。

  尤其在端午节前,初一冯紫英宴请贾宝玉他们喝酒。宴会上[悲愁喜乐]酒令对应史湘云[乐中悲]曲子。冯紫英找的妓女云儿与史湘云同名。还有更多的线索证明史湘云与冯紫英是夫妻。

  所以,冯紫英说的“大事”,就是指冯家与史家联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