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氏姐妹的悲剧,是《红楼梦》前八十回中非常突出的悲剧。杂盒子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

  王熙凤先以好言好语将尤二姐从花枝巷骗进大观园,颇有“请君入瓮”之风;随后凤姐自导自演了“张华告官”,将矛头对准了宁国府,上演一场“酸凤姐大闹宁国府”的戏码,断了尤二姐的后路(贾珍、尤氏、贾蓉不敢相帮尤二姐)。

  就这样,尤二姐就像羊入了狼群一般,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能任凭王熙凤对她进行衣食住行上的克扣,同时小妾秋桐将尤二姐不堪的过往全部兜出,对尤二姐进行精神上的打击,最后“胡庸医乱用虎狼药”,打下了尤二姐腹中的胎儿,二姐终于万念俱灰,选择吞金的方式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

  但这当中有一个可疑点引起了读者的注意:尤二姐既然怀有身孕,她为何不求救于贾母?要知道贾母可是最喜欢孩子,也最喜欢家中添丁了,若是二姐能得到贾母的保护,凤姐恐怕也拿她没办法了。

  可是翻览《红楼梦》中尤二姐的心理,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她一直在隐瞒自己怀孕的事实,不敢让任何人知道,且看原文:

  等贾琏来看时,因无人在侧,便泣说:“我这病便不能好了,我来了半年,腹中也有身孕,但不能预知男女。倘天见怜,生了下来,还可;若不然,我这命就不保,何况于他?”贾琏亦泣说:“你只放心!我请名人来医治。”出去即刻请医生。——第69回

红楼梦中王熙凤克扣,尤二姐并没有向贾母求救是为何?

  尤二姐的反应真是太奇怪了,别的女子怀孕,都是巴不得让别人知道,可她却一直隐藏自己怀孕的身份,甚至对贾琏也瞒着,直到贾琏来看望自己,她才趁着没人,偷偷告知了他。

  尤二姐为何这般隐晦,她为何不敢将怀孕的消息告知贾母,以寻求贾母的庇佑呢?

  细按《红楼梦》文本,实际情况远远没有我们想象得这么简单,简而言之:尤二姐的怀孕,是见不得光的。

  我们读者站在上帝视角,自然知道贾琏早于第62回便偷娶了尤二姐,两人在花枝巷过了一段风花雪月的日子,但问题在于,贾母以及贾府诸人都是不知道的。

  王熙凤当时骗尤二姐进大观园时,曾带着尤二姐去见了贾母,但不是以“贾琏之妾”的身份见的,而是以一个寻常女子,意欲将其嫁给贾琏做妾的身份见的贾母。

  这其中也有原因,当时正值宫中老太妃薨了,宁国府贾敬去世,也就是通俗所说的国孝、家孝,按照封建政策,这个期间是不让办红事的,贾琏偷娶尤二姐,违背了当时的政策,所以王熙凤在向贾母介绍尤二姐时,故意隐去了“贾琏、尤二姐早已成亲”的事实,尤二姐自己也心知肚明,她也默认了这一点,毕竟偷娶本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凤姐听说,笑着忙跪下,将尤氏那边所编之话,一五一十,细细的说了一遍,“少不得老祖宗发慈心,先许她(尤二姐)进来住,一年后再圆房。”贾母听了道:“这有什么不是?你既这么贤良,很好。只是一年后方可圆得房。”——第69回

  诸君细品,贾母其实从头到尾都不知道贾琏、尤二姐已经有过夫妻之实,在她老人家看来,贾琏、尤二姐甚至都没有见过面,是王熙凤相中了尤二姐,主动要将二姐纳入贾琏房中。

  看看,多么狡猾的王熙凤,不仅要折磨死尤二姐,还要为自己揽得好名声。

红楼梦中王熙凤克扣,尤二姐并没有向贾母求救是为何?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尤二姐其后的怀孕,并不是一件喜事,反而成了一件大大的坏事——你明明和贾琏都没有圆过房,怎么就怀孕了?你怀的到底是谁的种?

  加上秋桐的添油加醋,将尤二姐过往的不堪之事在贾府内部传播了个遍,尤二姐哪里还敢说自己怀孕了。她的怀孕,并不能给她带来待遇上的提升,反而会为自己招来“淫”的骂名。

  而且立足时代背景,如果贾母得知尤二姐怀孕,恐怕并不会优待她,反而会觉得这个女子损害了贾府的名声,甚至有可能会将尤二姐撵走,因为贾母是封建礼教的坚定守护者,别说尤二姐,贾母对贾宝玉也是这么要求的,所以第56回,甄家婆媳在说贾宝玉懂礼时,贾母曾有这么一番言论:

  贾母道:“可知你我这样人家的孩子,凭他们有什么刁钻古怪的毛病儿,见了外人,必是要还出正经礼数来的。若他不还正经礼数,也断不容他刁钻去了……若一味的没里没外,不与大人争光,凭他生的怎样,也是该打死的。”——第56回

  在贾母看来,她即便喜欢贾宝玉,前提是贾宝玉懂礼、守礼,若他也是一般纨绔子弟的习性,恃宠而骄,没大没小,这么不懂礼数的孩子,根本不值得疼爱,就算长得再好,也是该打死的。

  贾宝玉尚且如此,何况一个默默无闻的尤二姐?她安敢以怀孕为名,寻求贾母的庇佑,若她真的这么做的,只能是往阎罗殿又迈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