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雯的死,可谓《红楼梦》中一大惊天冤案。今天杂盒子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详细介绍。

  凡读《红楼梦》者,必晓“晴为黛影,袭为钗副”八字真言,简而言之:晴雯是黛玉的影子,袭人是宝钗的分身。

红楼梦中晴雯死后,黛玉是什么表现?为何没用难过?

  其中林黛玉和晴雯的关系算是不错的,第79回“痴公子杜撰芙蓉诔”,彼时晴雯去世,贾宝玉作《芙蓉女儿诔》祭奠晴雯,林黛玉刚好经过,于是两人就诔文内容进行讨论,期间贾宝玉有这么一番话:

  宝玉笑道:“论交之道,不在肥马轻裘,即黄金白璧,亦不当锱铢较量。倒是这唐突闺阁,万万使不得的。如今我越性将‘公子’、‘女儿’改去,竟算你诔她倒妙。况且素日你又待她甚厚,故今宁可弃此大文,万不可弃此‘茜纱’新句。”——第79回

  宝玉口中一句“你素日待她甚厚”,可谓点出了晴雯和林黛玉素日的交情。

  细细思之,晴雯天真率性,虽有待下暴戾之弊,但终究是率性而为,非城府深沉之女子,而在人人勾心斗角的荣国府,能保持这份初心和正直的丫环,真可谓少之又少,黛玉喜晴雯之纯净无邪,亦如宝钗欣赏袭人之低调稳重,诸君心照,笔者不消赘述。

  我们要探讨的问题是:既然“晴为黛影”,两人交情不错,为何晴雯去世之后,林黛玉却一点悲伤的情绪都没有,反而笑嘻嘻地跟贾宝玉讨论《芙蓉女儿诔》的遣词造句。

  要知道林黛玉可是看着落英缤纷,都会心生伤感的女子,为何她对落花都抱有这样的同情之心,却对晴雯之死的悲剧,没有动一点儿恻隐之心呢?

  撰写此文之前,笔者也曾看过其他论者的分析,发现有很多论者认为:林黛玉、晴雯两人,一个是主子,一个是仆人,封建等级制度异常森严,尤其在荣国府这样的豪门公府,丫环不过是“劳动工具”一般的存在,就好比小猫小狗,身为主子阶层的林黛玉,为何要对晴雯之死有所反应呢?

  此论看似立足时代视角引喻失义,实则捡了芝麻,丢了西瓜,这个观点分析贾母、王夫人、王熙凤等人是可以的,但不适合用来分析贾宝玉、林黛玉这些人,因为他们的最大特征就是“重情不重理”,以“理”来分析黛玉,真乃南辕北辙,越走越远。

红楼梦中晴雯死后,黛玉是什么表现?为何没用难过?

  分析林黛玉的表现,必须站在“情”的角度,才能一窥真相。

  诚然,根据《红楼梦》书中的记载,面对晴雯之死,林黛玉并未有明显的悲伤情绪,甚至笑着和贾宝玉讨论祭奠晴雯的《芙蓉女儿诔》的措辞,这似乎不符合林黛玉一向的多情敏感,在诸多读者看来,林黛玉至少应该触景伤情,感伤一番,这才显得正常,是否曹公笔法有误呢?

  非也,我们先来说说林黛玉为何会对落花心生感触,流泪伤怀?

  这是因为林黛玉很心疼这些落花的命运——无人收拾,零落成泥碾作尘,无端端被人践踏。所以第23回“西厢记妙词通戏语,牡丹亭艳曲警芳心”中,贾宝玉看着落花掉在地上,就想着将花全部抛到水中,以免被人践踏,但林黛玉却不同意这种做法:

  林黛玉道:“撂在水里不好。你看这里的水干净,只一流出去,有人家的地方,脏的、臭的混倒,仍旧把花糟蹋了。那畸角上我有一个花冢,如今把它扫了,装在这绢袋里,拿土埋上,日久不过随土化了,岂不干净?”——第23回

  林黛玉是个很感性的人,她本身父母双亡,小小年纪便经历了人生大悲,故而对整个人类的悲欢离合有着别样的理解,看着树上的花儿掉落,她格外感伤——这些花儿就像我一样,无依无靠,落在地上,有谁管它们呢?只能任凭它们被人践踏,融入污浊的烂泥中。

  所以她以最高的规格对待这些落花——用粉色的手绢将落花包起来,自己专门做了一个花冢,将这些落花葬在里面,日久随土化了,倒也干净,这也是黛玉《葬花吟》中“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的由来。

  我们以这种感性思维再来看待林黛玉对晴雯之死的反应,很多疑问便会迎刃而解。

红楼梦中晴雯死后,黛玉是什么表现?为何没用难过?

  林黛玉对晴雯的死,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伤心,有相当大一部分原因是:晴雯并不孤单,至少有贾宝玉心心念念牵挂着她,甚至专门长篇大论专门作了《芙蓉女儿诔》来祭奠晴雯。

  林黛玉关注的重点并不是“死亡”本身,而是“死”的形式,如果晴雯去世后,所有人都视若无睹,还像往常那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林黛玉作为跟晴雯私交甚厚之人,她必定触景伤情,看着一个年轻的生命消逝,可这个世界貌似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她如何能不替晴雯伤心呢。

  可实际情况并不是如此,晴雯之死,并非一团死水,而是激起了一定的浪花,这个浪花就是贾宝玉。

  晴雯并非像那些落花一样无人牵挂,有一个痴心的贾宝玉对她心心念念,乃至于月夜之下,备晴雯素日所喜之物四样,亲捧到芙蓉花前,洒泪祭奠,作长文以表心迹,在黛玉看来,晴雯之死,能得到贾宝玉这么一个知己牵挂,已然值了,死又有何遗憾?

  这也折射出林黛玉自己的人生观: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只要有知心人牵挂,吾命值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