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雯这个和她一样从老太太屋里拨过来的丫鬟,不仅人长得比她标致,而且深得贾母的赏识。下面杂盒子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

  《红楼梦》以荣国府作为全书的创作背景墙,而整个荣国府中,单是丫环,便有上百人之多,其中能获得主子认可的丫环寥寥无几,而能被目高于顶的贾母相中的丫环,更是少之又少。

红楼梦中晴雯有什么特别之处,能让贾母看中她?

  纵观全书,能得到贾母宠爱的女孩,都是林黛玉、薛宝琴、史湘云这些有西施之貌,咏絮之才的女孩。而在贾府众多丫环中,只有一个丫环得到了贾母的认可,并将其当作亲孙子贾宝玉的姨娘人选培养,那就是晴雯!

  且看《红楼梦》第78回,彼时王夫人以莫须有的传染病“女儿痨”为理由,强行将晴雯撵出大观园,并在贾母跟前一通添油加醋,称晴雯“为人不稳重”、“性格有些调歪”、“整天闹事”,可即便如此,贾母仍毫不避嫌地表示了自己对晴雯的好感,并直言自己是将晴雯当作贾宝玉未来的姨娘人选来培养的,且看原文:

  贾母听了,点头道:“这倒是正理。我也正想着如此呢。但晴雯那个丫头我看她甚好,怎么就这样起来?我的意思,这些丫头们那模样儿、爽利言谈、针线,多不及她。将来只她还可以给宝玉使唤得,谁知变了。”——第78回

  纵观《红楼梦》全书,贾母亲口承认自己相中丫环做姨娘的人选,仅晴雯一人,连她身边最得意的鸳鸯、琥珀等人,都没有获得贾母的青目。

  贾母为何偏偏喜欢晴雯一人,按照此处贾母自己的解释,她相中的是晴雯的相貌、言谈和针线活,而这三种品质中,笔者想重点谈谈“针线活”,因为这一点被众多论者所忽视。

  晴雯的针线活到底有多好?书中有明写,也有暗写。

  先说明写,且看《红楼梦》第52回“勇晴雯病补雀金裘”,贾母赏赐给贾宝玉一件哦啰斯国的雀金裘,通身用孔雀毛和金线制成。

  不料贾宝玉去舅舅王子腾府上拜见,回来的时候发现衣服上被烫出一个指头大小的洞,麝月立即让人将衣服送出去,找能工巧匠织补,希望能赶在次日补好,别被贾母、王夫人发现。

红楼梦中晴雯有什么特别之处,能让贾母看中她?

  可衣裳怎么送出去,又被怎么送回来,整个京城的能工巧匠都不敢补,为啥?因为他们从来没见过这种材质,不敢接这个活儿,贾宝玉亦苦恼不已:上哪儿找哦啰斯国的裁缝?就在这种情况下,晴雯挺身而出:

  晴雯道:“这是孔雀金线织的。如今咱们也拿孔雀金线,就像界线似的界密了,只怕还可混得过去。”麝月笑道:“孔雀线现成的,但这里除了你,还有谁会界线。”晴雯道:“说不得我挣命罢了。”——第52回

  麝月一句“这里除了你,还有谁会”,可谓点出了晴雯在怡红院,乃至整个贾府的独特价值——针线活超群。

  曹公也是不吝笔墨,详细描绘了重病中的晴雯是如何织补衣裳的:晴雯先将里子拆开,用茶杯口大的一个竹弓钉牢在背后,再将破口四边用金刀刮的散松松的,然后把针纫了两条,分出经纬,亦如界线之法,先界出地子,后依本衣之纹,来回织补。

  此是明写,足可见晴雯之针线活的能力,远远超过她的相貌、言谈带来的独特价值,更为关键的是,她的这份价值,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贾母对她的喜欢,这就涉及到我们接下来要说到的暗写。

  《红楼梦》第42回,彼时刘姥姥游览大观园完毕,将要离开时,丫环鸳鸯带了一些贾母的旧衣裳相赠,期间鸳鸯的言语间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

  到了下房,鸳鸯指炕上一个包袱说道:“这是老太太的几件衣服,都是往年间生日节下众人孝敬的。老太太从不穿人家做的,收着也可惜,却是一次也没穿过的。昨日叫我拿出两套儿送你带去,或是送人,或是自己家里穿罢,别见笑!”——第42回

  诸君注意,鸳鸯言之“老太太从不穿人家做的”,那么贾母穿谁做的衣裳呢?按照贾母old money的格局,必然一般货色难入她眼,笔者搜寻书中各处,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终于找到一处例子,或能解答这个问题。

  跳到《红楼梦》第74回“惑奸谗抄拣大观园”,王善保家的在王夫人跟前进了晴雯的谗言,王夫人大怒,生怕晴雯会将自己心爱的宝玉带坏,于是她命人前去怡红院,将晴雯叫来询问。期间晴雯的话中就有上述问题的答案:

红楼梦中晴雯有什么特别之处,能让贾母看中她?

  晴雯道:“我原是跟老太太的人,因老太太说园里空大人少,宝玉害怕,所以拨了我去外间屋里上夜,不过看屋子……至于宝玉饮食起坐,上一层有老奶奶、老妈妈们,下一层又有袭人、麝月、秋纹几个人,我闲着还要作老太太屋里的针线,所以宝玉的事,竟不曾留心。”——第74回

  晴雯的话中,说自己“闲着还要做贾母屋里的针线”,联系前文,不难看出,贾母的“不穿别人做的衣裳”,恰好严丝合缝地对应了晴雯给贾母做针线活,想来不是意外之笔。

  换言之,如果要问晴雯在贾府的最大实用价值,恐怕就是她的针线活,她能得到贾母的青睐,将其当作贾宝玉未来的姨娘人选培养,绝不是一个意外,她优秀的针线活为她赢得了这份殊荣,若是误认作晴雯凭借美貌上位,便当真小看了晴雯,更小看了贾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