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围绕着贾府写了许许多多的人,唯有宝玉与黛玉是两个独特的存在。“遥望历史的河流,感受历史的沧桑,下面和杂盒子小编一起走进了解。

  林黛玉为何偏偏会爱上贾宝玉?立足时代背景,大环境似乎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因为封建礼教下,大观园众多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能接触的男性实在有限,这似乎就注定了宝玉、黛玉的爱情基础。

  我们可以从《红楼梦》中很多细节窥探到这一点,比如第2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彼时贾雨村在林家给黛玉当家教,已有一年有余。

  可冷子兴提起林黛玉的母亲贾敏时,贾雨村居然完全不知道“贾敏”这个人,还是听闻冷子兴的分析后,他才缓缓意识到——原来林黛玉的母亲叫贾敏!

  雨村拍案笑道:“怪道这女学生读凡书中有‘敏’字,她皆念作‘密’字,每每如是;写字时,遇着‘敏’字,又减一二笔,我心中就有些疑惑。今听你说,是为此无疑矣。怪道我这女学生言语举止另是一样,不与近日女子相同。度其母不凡,方得其女。”——第2回

  由此观之,贾雨村在林家待了整整一年,却从未见过林黛玉的母亲,也从未听过林黛玉母亲的名讳,这便是封建古代社会的规矩体统——女子普遍不见外男!

红楼梦中宝玉是个纨绔子弟,待遇喜欢他什么?

  独木难成林,笔者不妨再举一例。

  《红楼梦》第25回“魇魔法叔嫂逢五鬼”,赵姨娘买通马道婆,偷偷给贾宝玉、王熙凤下了蛊,这对叔嫂登时变得疯疯癫癫,一时间阖府大乱,期间薛蟠无意间看到了林黛玉,被她的美貌给迷住了,且看原文记载:

  别人慌张自不必讲,独有薛蟠比诸人忙到十分去:又恐薛姨妈被人挤倒,又恐怕薛宝钗被人瞧见,又恐香菱被人臊皮,因此忙得不堪。忽一眼瞥见林黛玉风流婉转,已酥倒在那里。——第25回

  从语境观之,薛蟠必定是第一次见到林黛玉,所以反应才会这般激烈,这也证实了笔者上述结论——薛家三口进贾府,是在第4回,眼下到了第25回,薛蟠才第一次见到林黛玉,可见贵族之家,女眷不见外男之规矩体统。

  目今所谓的古装电视剧,动辄小姐们出门逛街,亦或者和其他外戚少爷们同桌而食,聚会作乐,真真只能当作娱乐剧来看,切莫当作历史真相来观。

  言归正传,我们继续说回林黛玉和贾宝玉的爱情。正是因为这种规矩体统,导致大观园内的姑娘们,可接触的男性太少,除了自家哥哥、弟弟、父亲等人,出嫁之前,这些小姐再无见其他外男的可能,所以貌似林黛玉之所以爱上贾宝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接触的男性过少。

  另有论者提出,若是林黛玉生活在现代,能接触到更多优秀的男性,亦或者贾宝玉将不会是她的唯一选择。

  这个说法固然有一定的道理,但对宝黛爱情的看法过于简单化、肤浅化,贾宝玉和林黛玉属于“心灵知己”,具有一定的不可替代性,他俩的“心灵”有多相通,笔者仅举薛宝琴赠送的水仙花一例,来帮助大家认识这一点。

  《红楼梦》第52回,薛宝琴偶获两盆水仙花,便赠送给林黛玉一盆,恰逢贾宝玉前来。林黛玉便想将此花转送给贾宝玉。贾宝玉最初不愿接受,因为他觉得这花儿是宝琴送黛玉的,若是黛玉“借花献佛”送给自己,未免显得黛玉太不懂事了,可最终贾宝玉还是被林黛玉说服了:

红楼梦中宝玉是个纨绔子弟,待遇喜欢他什么?

  黛玉道:“我一日药吊子不离火,我竟是药培着呢。哪里还搁得住花香来薰,越发弱了。况且,这屋子里一股药香,反把这花香搅坏了。不如你抬了去,这花也清净了,没杂味来搅它。”——第52回

  林黛玉是个惜物之人,她并不想将这盆上好的水仙花据为己有,而是想帮这盆花找个好归宿,这间接透露出林黛玉个性中很重要的一个特点——重情不重礼。

  包括黛玉葬花,她也是一样的思路,花儿随风飘荡,落入泥土未免被人践踏,林黛玉便自己用粉色手帕将花瓣抱起来,然后专门挖一个花冢将其埋葬:

  林黛玉道:“撂在水里不好。你看这里的水干净,只一流出去,有人家的地方,脏的、臭的混倒,仍旧把花糟蹋了。那畸角上我有一个花冢,如今把它扫了,装在这绢袋里,拿土埋上,日久不过随土化了,岂不干净?”——第23回

  但凡是一个正常人,都不会多此一举,甚至有诗言“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强调了花瓣被践踏后的实用价值——为树木当肥料!

  可林黛玉是一个痴人,她看不得这些美好的事物被糟蹋,既不忍心让薛宝琴送自己的水仙花遭受药味的熏制,也不忍心看着落花被人践踏。

  纵观整本《红楼梦》,能懂林黛玉这一点,并且认同她这一点的,只有贾宝玉一人。

  岂不见第19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意绵绵静日玉香烟”一回,元妃省亲刚刚结束,宁荣两府纷纷唱戏庆贺,期间贾宝玉的思维逻辑却很奇怪,他不想看戏,却想去陪“画上的美人”,且看原文:

  宝玉见一个人没有,因想:“这里素日有个小书房,内曾挂着一轴美人,极画的出身。今日这般热闹,想那里美人也自然是寂寞的,得我去望慰她一回。”说着,便往书房里来。——第19回

  脂批云:极不通,极胡说中写出绝代情痴。宜乎众人谓之“疯傻”。

红楼梦中宝玉是个纨绔子弟,待遇喜欢他什么?

  试问,“画上的美人”如何值得用情?贾宝玉就认为值得,普天下所有具备“美”的特征之物,他皆能以情相待,这与黛玉葬花的心理内核是一致的。

  因此,贾宝玉和林黛玉的心灵是完全相通的,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能成为心灵知己,你懂我,我懂你。

  第44回王熙凤生日宴,贾宝玉偷偷前去祭奠死去的金钏,众人都被贾宝玉“我去北静王府”的谎言给骗了,唯独林黛玉明白宝玉去干了什么,故而用戏中的“王十朋江边祭奠”敲打宝玉;

  再如第14回,林如海去世,林黛玉前往姑苏吊丧,王熙凤闻之笑曰:你林妹妹可在咱们家住长了。只有宝玉替黛玉担心感慨:了不得!想来这几日,她不知哭得怎么样呢?

  林黛玉、贾宝玉的爱情,就藏在这些细节当中,若是简单以林黛玉见过的男子太少,所以爱上宝玉,实属浅尝辄止之论,不足以登大雅之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