麝月是贾宝玉身边一等丫鬟。怡红院里的四大丫鬟之一。下面就一起来看看杂盒子小编带来的文章。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红楼梦》以贾家荣国府为主要叙事场所,从主子到丫环,单是有名有姓的人物便有三四百人之多,人一多,便不免有“牙齿咬到舌头”之类的事发生,曹公便趁机塑造人物,怡红院之麝月,便是众多吵架好手中的佼佼者!

  贾宝玉所居怡红院,丫环众多,但能称得上有脑有胆的丫环却很少。

  比如袭人固然为怡红院第一丫环,可为人处世太过谨小慎微,能大事化小,绝不采取行动;

  晴雯虽然脾气火爆,遇事不怂,无奈脑子不够用,吵个架总是吵不明白,最经典的例子就是第31回的“撕扇子作千金一笑”,晴雯摔坏扇骨,宝玉责之,晴雯不服,并恃宠而骄称:要是嫌我,就撵了我换别的丫环来伺候你!一来二去,宝玉大怒,声称要去回王夫人撵走晴雯,晴雯这才哭哭啼啼道:我一头碰死在这,也不出去!

  晴雯啊晴雯,把话说满的是你,最后自相矛盾的还是你,小小细节,可见晴雯爱吵,但却吵不好。

  其余丫环更不必多说,秋纹、碧痕等人皆是胸中无格局之人,王夫人赏赐件旧衣裳,都能跟别人炫耀嘚瑟半天,难成大器。只有麝月一个,可称得上有脑子,又有胆子。

  《红楼梦》中麝月的经典吵架有两处,其一是第52回“虾须镯事件”,麝月寥寥数语,句句见血,将坠儿她娘怼的无话可说;另有一处是第58回的“芳官洗头水事件”,袭人不擅长辩论,看着院内一团乱,请求麝月出场,谈笑间就将芳官她干娘说得“羞愧难当,一言不发”。

  笔者谨从第52回的“虾须镯事件”,来简要为大家分析下麝月的思辨能力和吵架逻辑,她无愧是怡红院仅次于袭人、晴雯的二等丫环。

红楼梦中麝月是个什么样的人?相比晴雯袭人有何优点?

  我们回到第52回“俏平儿情掩虾须镯”,坠儿偷了平儿的镯子,后被查实,平儿为了给贾宝玉面子(坠儿是怡红院的丫环,打狗须看主人),将此事隐瞒了下来,平儿担心晴雯脾气火爆,会将事闹大,于是单告诉了麝月,让其日后随便找个理由将坠儿“开除”。

  不料晴雯还是得知了真相,登时大怒,抓着坠儿就用一丈青狠扎,并叫来坠儿的娘,让其将女儿领走。坠儿她娘也不是个吃素的,看着女儿被撵,便和晴雯吵闹起来,可争吵内容却是东拉西扯,偏离主题:

  那媳妇冷笑道:“我有胆子问他(贾宝玉)去?她哪一件事不是听姑娘们调停?他总依了,姑娘们不依,也未必中用。比如方才说话,虽是背地里,姑娘就直叫他的名字,在姑娘们就使得,在我们就成了野人了。”晴雯听说,亦发急红了脸,说道:“我就叫他的名字了,你去老太太跟前告我去,说我撒野,也撵出我去。”——第52回

  坠儿她娘故意躲避核心问题,以“晴雯敢叫贾宝玉的名字”为由,将话题引向晴雯行为不当,这是个言语陷阱,可晴雯并未察觉,直接被气得红了脸,并跟着坠儿她娘的思路走,喊出“我就叫了,你怎么的”这样的话,如果任由这两个人争吵,不知要吵到什么时候,在这种情境下,麝月正式登场。

  不谈废话,直指核心

  麝月在旁看着晴雯吵不明白,便上来拦住晴雯,自己与坠儿她娘辩论起来,她没有顺着坠儿她娘的思路走,而是直指“撵走坠儿”这个核心事件:

  麝月忙道:“嫂子,你只管带了人出去,有话再说。这个地方岂有你叫喊讲礼的?你见我们和谁讲过礼?别说嫂子你,就是赖奶奶、林大娘,也得担待我们三分。”——第52回

  撵走坠儿,是怡红院的决定,叫坠儿她娘过来,只是通知,并不是商量,这个决定坠儿她娘没有丝毫插嘴的余地,所以麝月先把结论抛出来,让坠儿她娘断了“商量”、“谈谈”这样的想法。

  可以试想,坠儿她娘在听到麝月的这番话后,必然如同被“偷了水晶”一般,因为麝月的话,让她知道,眼下即便再吵,也改变不了女儿被撵的结局,失去了这个核心诉求,她已然矮了三分。

  麝月紧随其后,让坠儿她娘意识到自己的身份,麝月称“赖奶奶、林大娘等人也要让自己三分”。

红楼梦中麝月是个什么样的人?相比晴雯袭人有何优点?

  赖嬷嬷是荣国府的老人,林之孝家的是荣国府的管家媳妇,她们算是婆子中有头有脸的人物了,可即便是她们,也要对我们以礼相待,你确定要继续和我们作对?

  麝月这话,是为了进一步将坠儿她娘拉回现实,大观园中这些主子身旁的二等丫环,有一个外号,叫做“副小姐”,顾名思义就是她们的地位很高,待遇很好。

  甚至第74回抄检大观园前夕,王善保家的在王夫人跟前进谗言,称大观园的丫鬟们都太嚣张了,个个像千金小姐一般,王夫人亦称:这也有的常情。跟姑娘的丫头,原比别的娇贵些。可见这些丫鬟在大观园内的待遇,一直皆是如此。

  麝月这番话就是要让坠儿她娘意识到这一点。

  举例论证,有理有据

  另外,麝月没有放过坠儿她娘对她们的诽谤——小小丫环,竟然直呼主子名字!

  麝月道:“便是叫名字,从小儿直到如今,都是老太太吩咐过的,你们也知道的,恐怕难养活,巴巴的写了他的小名儿,各处贴去,叫万人叫去,为的是好养活,连挑水、挑粪、花子都叫得,何况我们!”——第52回

  为什么我们敢直呼贾宝玉这个名字,因为是贾家的老祖宗贾母制定下的“政策”,我们只是按照贾母吩咐的实施而已,你要是不服气,就去找贾母咨询,看看老太太是站在你这边,还是我们这边。

  麝月这逻辑无可挑剔,坠儿她娘将矛头指向丫环,麝月就将矛头引向坠儿她娘无论如何不敢得罪的主子身上,并用“挑水、挑粪、叫花子也都叫”来佐证自己的观点,让坠儿她娘无法反驳。

  乘胜追击,以振余威

  经过麝月前番的解释,坠儿她娘既没有了矛,也没有了盾,只能眼巴巴看着麝月教训自己,麝月也不和稀泥,居高临下地实施了最后一击:

红楼梦中麝月是个什么样的人?相比晴雯袭人有何优点?

  麝月道:“嫂子原也不得在老太太、太太跟前当些体统差事,成年家只在三门外头混,怪不得你不知我们里头的规矩。这里不是嫂子久站的,再一会儿不用我们说话,就有人来问你了。有什么分证话,且带了她去,你回了林大娘,叫她来找二爷说话。”——第52回

  麝月这话说的太绝了,她以云端俯瞰凡尘的口气,牢牢掌握住话语主动权,让坠儿她娘意识到一个事实:你和我们不是一个级别的,我们安排什么,你执行就行了,你要是想分辨,自有和你交接的人来找你,别在我们这儿撒泼打滚,没用!

  麝月每句话都紧扣主题,那就是:撵走坠儿,这件事已经确定,你别再浪费口舌了。如果你想找事儿,那么去找林之孝家的,你要的解释,她会跟你说,如果真的要辩解,那也是林之孝家的和贾宝玉辩解,咱们这些人在这里吵来吵去的没意思。

  麝月这番话说完,坠儿她娘只有一个反应:无言可对,亦不敢久立,赌气带了坠儿就走。

  纵观全书,这样酣畅淋漓的吵架争辩,惟麝月一人完成得最为精妙,无怪乎其后第58回的“芳官洗头水事件”,袭人非要让麝月出场劝阻,看来袭人亦有自知之明,更有知人之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