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是名著《红楼梦》中的人物,贾府的丫鬟。今天杂盒子小编就为大家详细解读一下~

  却说贾芸走后门获得凤姐赏识。他的种花工作也已经确定,只是王熙凤还没告诉他。贾芸当时没得到承诺也没办法,想起贾宝玉叫去找他,就又去了绮霰斋书房,不想遇到了终身的姻缘

  (第二十四回)正是烦闷,只听门前娇声嫩语地叫了一声“哥哥”。贾芸往外瞧时,看是一个十六七岁的丫头,生得倒也细巧干净。那丫头见了贾芸,便抽身躲了过去。

  来的丫头便是怡红院的小红。他们这次邂逅堪比贾雨村和娇杏,都是冥冥之中自有天定。

  《红楼梦》除了宝黛钗故事之外,还有几段姻缘线索。贾雨村与娇杏,香菱与冯渊,贾芸与小红,秦钟与智能儿,贾蔷与龄官,柳湘莲与尤三姐……

  这些姻缘无一例外有个主旨,或多或少都会汇总于宝黛钗三人的[终身误]中去,贾芸与小红更是重要。

  贾芸不甘心碌碌无为,努力寻求上进,争取到出人头地机会。

  小红叶不甘心在怡红院被排挤和边缘,妄图改变命运,掌控人生。

  从性格来看,二人堪称天造地设的一对。不过开始时,小红的目标可不是贾芸这芸二爷,而是她的主子宝二爷。

红楼梦怡红院的丫鬟小红与林黛玉之间有何联系?

  小红大白天跑出大观园,来到贾宝玉的书房绮霰斋找“哥哥”,证明她的哥哥是贾宝玉的一个随从。她来找哥哥,也不是真有事,不过还是为了贾宝玉而来。

  小红的身世有争议,原文说她父母是荣府管着各处房田的管事。大观园修好后,她被派去怡红院当职,倒也轻松。有些人认为小红是三等丫头,其实她也是二等丫头,只不过是做“外务”,没资格伺候主子罢了。

  不想贾宝玉选了怡红院,小红顺势划归给宝玉名下。她自恃有三分颜色,不甘雌伏。奈何群芳毕集的贾宝玉身边,没有她见缝插针的“空儿”。贾宝玉都住进来一段时间,还没见过她。

  小红以前没机会也就罢了。如今守着贾宝玉,不由她不动心思。此时她已经十六岁,再过一两年就到了被主子“指婚”的年纪。

  贾府丫头配小厮,祖祖辈辈当奴才做家生子,算是一生尽毁。

  贾宝玉是她最好的机会。从目的性来说,小红与袭人不谋而合。只可惜她却没有袭人的运气。

  (第二十四回)原来这小红本姓林,小名红玉,只因“玉”字犯了林黛玉、宝玉,便都把这个字隐起来,便都叫他“小红”。原是荣国府中世代的旧仆,他父母现在收管各处房田事务。

  按说小红的身世很清楚,然而到后文李纨说起她父母时,却称他们是林之孝夫妇,荣国府赖大夫妇之下的二管家。

  小红是林之孝的女儿,怎么可能没资格伺候主人,且需要自己努力往上攀爬?这是《红楼梦》谜案,知道就好。

  这还不算,小红最了不得的地方是她名“林红玉”,名字与林黛玉只有一字之差。“红”字又直通“绛珠”,严格来说林黛玉叫“林红玉”似乎更妥帖。

  小红叫“林红玉”,注定她是作者设定给林黛玉的一个“影”。

  就像“晴为黛影”,晴雯、小红这些人的故事经历,可以反应林黛玉的很多不写之写。小红的作用与晴雯不同,她代表的是林黛玉的思想以及另一种人生。这且不说。

  小红想接近贾宝玉,苦于近不得身。书房绮霰斋就成了她的机会,不想却碰到贾芸,为日后二人的姻缘埋下伏笔。

  焙茗请她进去带口信给贾宝玉,小红却清楚今天不得见:“他今儿也没睡中觉,自然吃得晚饭早。晚上他又不下来。难道只是耍的二爷在这里等着挨饿不成!不如家去,明儿来是正经。便是回来有人带信,那都是不中用的。他不过口里应着,他倒给带呢!”

  小红的意思今天贾宝玉不会来,叫贾芸别等。她回去禀告,约定明天再见,才是最佳方案。

红楼梦怡红院的丫鬟小红与林黛玉之间有何联系?

  小红思路清晰,口齿伶俐,与贾芸正是同类。才刚贾芸刚用这优势得了王熙凤青睐,如今小红再来一遍,也让贾芸刮目相看。有意思在后文小红仍旧靠思路和口齿得了王熙凤的眼,被要过去跟她工作。也有了更多与贾芸相处的机会。这是后话了。

  不提贾芸回去,第二天得了王熙凤安排的种树工作。却说贾芸拜访的事,倒给了小红接近贾宝玉的机会。她认为机会难得不能浪费。回去之后也缄口不言,并没有禀告给贾宝玉身边的大丫头们传话,而是创造机会自己禀告。

  小红有野心,自然有办法。第二天晚上她就拒绝了秋纹、碧痕派她打洗澡水的活儿,等来了独自接近贾宝玉的机会。

  贾宝玉没见过小红,蓦然见到个俏丽的丫头出现还被吓了一跳。小红倒也没那么肤浅,不过就给贾宝玉倒了茶,又禀告了贾芸的事。趁机在贾宝玉心中留下了印象。

  如果事情这样发展,小红很有机会像四儿一样上位,成为贾宝玉身边丫头。以她的心机,不难搅风搅雨。至于结局就不好说了。

  可倒霉就在小红出师未捷身先死,她正与贾宝玉说话,就被秋纹和碧痕给堵到了。如果是袭人、麝月也就罢了。那秋纹碧痕的心胸可不开阔。小红之前拒绝给她们抬水已经不满,如今看到她和贾宝玉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如何不明白被小红“可趁之机”了。

  这二人安排好贾宝玉洗澡后,就杀到小红跟前,将其毫不留情地折辱一番。

  (第二十四回)秋纹听了,兜脸啐了一口,骂道:“没脸的下流东西!正经叫你去催水去,你说有事故,倒叫我们去,你可等着做这个巧宗儿。一里一里的,这不上来了。难道我们倒跟不上你了?你也拿镜子照照,配递茶递水不配!”碧痕道:“明儿我说给他们,凡要茶要水送东送西的事,咱们都别动,只叫他去便是了。”秋纹道:“这么说,不如我们散了,单让他在这屋里呢。”

红楼梦怡红院的丫鬟小红与林黛玉之间有何联系?

  小红受辱固然咎由自取。可秋纹她们骂人也太难堪。怡红院“倾轧”由此可见一斑。

  她们一个萝卜一个坑,想要上位抢了大丫头风头,小红不过是痴心妄想。

  小红既然是林黛玉的“影”,注定她如今受挫,除了影射宝黛爱情受阻之外,也伏笔日后晴雯遭遇。秋纹、碧痕一类容不得小红,必然也会内部“厮杀”。她们八个大丫头狼多肉少。如果真要是晴雯挡了路,又该如何?

  袭人固然未雨绸缪早有打算,晴雯却始终毫无机心。最终被有心算无心,她不吃亏谁吃亏!

  小红受到的羞辱和打击,只是怡红院内部残酷“斗争”的冰山一角。贾宝玉被大丫头们严密封锁,背后人想要出头,完全没有可能。

  他问小红:“你也是我这屋里的人么……你为什么不做那眼见的事?”小红都懒得跟他解释这种“何不食肉糜”的傻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