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儒家经典著作,由战国中期孟子和他的弟子万章、公孙丑等人所著,与《大学》《中庸》《论语》合称“四书”,也是四书中篇幅最长,部头最终的一本,直到清末时期都是科举必考内容。《孟子》共七篇,记录了孟子与其他各家思想的争辩、对弟子的言传身教、游说诸侯等内容,其学说处罚点为性善论,护长德治。

  孟子·梁惠王章句下·第三节

  【原文】

  齐宣王问曰:“交邻国有道乎?”孟子对曰:“有。惟仁者为能以大事小,是故汤事葛1,文王事昆夷2。惟智者为能以小事大,故太王事獯鬻3,勾践事吴4。以大事小者,乐天者也;以小事大者,畏天者也。乐天者保天下,畏天者保其国。《诗》云:‘畏天之威,于时保之5。’”

  王曰:“大哉言矣6!寡人有疾,寡人好勇。”对曰:“王请无好小勇。夫抚剑疾视曰:‘彼恶敢当我哉!’此匹夫之勇,敌一人者也。王请大之!

  “《诗》云7:‘王赫斯8怒,爰9整其旅,以遏徂莒10,以笃周祜11,以对于天下。’此文王之勇也。文王一怒而安天下之民。“《书》曰12:‘天降下民,作之君,作之师13,惟曰其助上帝宠之。四方有罪无罪惟我在,天下曷敢有越厥14志?’一人衡15行于天下,武王耻之。此武王之勇也。而武王亦一怒而安天下之民。今王亦一怒而安天下之民,民惟恐王之不好勇也。”

《孟子》:梁惠王章句下·第三节,原文、译文及注释

  【译文】

  齐宣王问道:“和邻国打交道有什么方法途径吗?”

  孟子答道:“有的。只有仁爱的人才能够以大国的身份服事小国,所以商汤服事葛伯,文王服事昆夷。只有聪明的人才能够以小国的身份服事大国,所以太王服事獯鬻,勾践服事夫差。以大国身份服事小国的,是乐行天命的人;以小国身份服事大国的,是敬畏天命的人。乐行天命者能保有天下,敬畏天命者能保有本国。《诗经》说得好:‘敬畏上天的威灵,〔因此谨慎又小心,〕文王之道能安定。’”宣王说:“这话真伟大!不过,我有个小毛病,就是太喜爱勇武。”孟子答道:“那么,请王不要喜好小勇。有种人,只会手按着剑柄圆睁双眼说:‘那人怎么敢抵挡我呢?’这只是凡夫俗子的勇武,只能镇得住一个人。希望王能把它扩大。

  “《诗经》说:‘我王赫然一发怒,整肃军阵如猛虎,阻止侵莒的敌人,增添周室的福禄,报答天下的拥护。’这便是文王的勇武。文王一发怒便使天下的百姓生活安定。“

  《书经》说:‘天降生了芸芸众民,也为他们降生了君主,也为他们降生了师长,这些君主和师长的唯一职责,就是帮助上帝来爱护人民。因此,四面八方的有罪者和无罪者,都由我负责。普天之下,谁敢超越他的本分〔胡作非为〕?’当时有个人在世上横行霸道,武王便认为是奇耻大辱。这便是武王的勇。武王也一发怒而使天下的百姓生活安定。如今王若是也一怒而安定天下的百姓,那么,百姓还生怕王不喜爱勇武呢。”

《孟子》:梁惠王章句下·第三节,原文、译文及注释

  【注释】

  (1)汤事葛:《滕文公下》第五章论之较详,可参。

  (2)昆夷:亦作“混夷”,周朝初年的西戎国名。

  (3)太王事獯鬻:太王即古公亶父(dǎn fǔ);獯鬻(xūn yù)即猃狁(xiǎn yǔn),当时北方的少数民族。

  (4)勾践事吴:越王勾践惨败于吴,卑辞厚礼求和,勾践替吴王当马前卒;后返国,十年生聚,十年教训,终于兴国灭吴。

  (5)畏天之威,于时保之:见《诗经·周颂·我将》;保,安定。

  (6)大哉言矣:意谓,这话真伟大呀!这是一句赞美的话,而不是说这话太夸大其词了。许多书证可以证明这点:“林放问礼之本。子曰:‘大哉问!’”(《论语·八佾》)“大哉尧之为君也!”(《论语·泰伯》)“大哉孔子!博学而无所成名。”(《论语·子罕》)“居移气,养移体,大哉居乎!”(《孟子·尽心上》)“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周易·乾》)“大哉死乎!君子息焉,小人休焉。”(《荀子·大略》)因为有的书解释为“夸大其词”,所以有必要指出这点。

  (7)《诗》云:此诗见《诗经·大雅·皇矣》。

  (8)赫斯:勃然大怒的样子。

  (9)爰:句首语气词,无实义。

  (10)以遏徂莒:遏,止;徂,往;莒,国名。

  (11)以笃周祜:笃,厚;祜,音hù,福。

  (12)《书》曰:以下引句为《尚书》逸文,《伪古文尚书》采入《泰誓》上篇。

  (13)作之君,作之师:为他们造作君主,为他们造作师长。

  (14)厥:略同“其”。

  (15)一人衡:一人,指商纣王;衡,同“横”。